上海,大步邁向電影之城——第二十二屆上海國際電影節觀察

來源:光明日報 編輯:劉瑞 發佈時間:2019-06-27 17:36:37

光明日報記者顏維琦曹繼軍

6月的上海,儼然一座光影之城。6月23日晚,第二十二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十大獎項揭曉。隨著6月24日金爵獎獲獎影片的展映,為期10天的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落下大幕。

2019上海國際電影節閉幕式現場。光明圖片

來自112個國家和地區的3964部影片報名參展,展映影片511部,放映場次1745場,觀眾超46萬人次,世界首映、國際首映、亞洲首映、中國首映片超過60%;全球15個A類電影節中,包括華沙、戛納、開羅、塔林、莫斯科、東京等6個A類電影節的主席或高管參會,“一帶一路”電影節聯盟33個國家的38個成員電影節機構代表悉數到齊。313家國內外展商在電影節電影市場設展,新設“長三角影視拍攝基地”“電影人才培養”“電影投融資”三大主題館,吸引兩萬多人次專業來賓洽談合作……

強大吸引力的背後,是上海邁向全球影視創制中心的堅實步履,更是中國從電影大國向電影強國邁進的自信身影。經歷了26年不斷積澱和創新,上海國際電影節的下一站在哪?生於上海、長于中國、面向全球的上海國際電影節,能夠為一座城市帶來什麼,能夠為中國電影工業做些什麼?

聚焦亞洲,壯大電影新力量

今年5月,首部在中國內地上映的黎巴嫩電影《何以為家》成為一匹“黑馬”,收穫3.7億元票房,中國觀眾相對陌生的黎巴嫩電影由此走入大眾視野。這部低成本製作的文藝片的成功,得益於上海國際電影節的“溢出效應”,也足見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影響力。

與會者在2019上海國際電影節“電影教育創新論壇”上拍照。光明圖片

就在去年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何以為家》在“一帶一路”電影周進行了戛納電影節後的首次放映,與中國觀眾見面。

2018年,全球票房達411億美元,較2017年上升1.2%。這一增長離不開中國票房的高速增長。目前,中國不僅是全球電影市場第二大票倉,其90億美元的體量佔據全球總票房的22%,9.06%的增幅更令中國仍然穩居全球票房增長最快國家。

而中國電影市場的“億元俱樂部”裏,有了越來越多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影片。越來越多的亞洲國家電影在中國受到禮遇,贏得觀眾的尊重和喜愛,通過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也走出了一條具有示範效應的電影合作引進新路子。

“現在很多導演來參加上海國際電影節,已經不滿足於放場電影、開個發佈會,而是希望深入影迷當中,直接傾聽中國這個大市場中廣大影迷對電影的喜好。他們非常重視我們這個市場,也很尊重中國人對電影價值的選擇。”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上海市電影局局長、第二十二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組委會秘書長胡勁軍説。

在胡勁軍看來,在亞洲,傳統意義的電影大國和強國並不是很多,很多國家都還處於電影工業發展的初期,但是,不能説這些國家沒有好的電影,沒有好的電影人才。“在我們這幾年為亞洲電影服務的過程中,我感覺亞洲電影憋著一股勁兒,在整個區域文明對話深入的當下,用電影來開展國與國、民與民之間的交流,大家有這個自覺和自信。”

上海國際電影節很早就亮出“立足亞洲、關注華語、扶持新人”的定位。設立於2004年的“亞洲新人獎”,是上海國際電影節在金爵獎以外的第二個競賽單元,並在2015年全面升級。無論是選片、展映還是合作、交流,上海國際電影節歷來十分關注亞洲影片的推薦介紹。本屆電影節首次策劃了5個亞洲國別電影展,分別是聚焦印尼、聚焦伊朗、聚焦泰國、印度風情和日本電影周,還將“亞洲新人獎”環節進行創新性擴展,形成了“SIFF·ASIA”框架系列,在展映和評獎之外,增設促進亞洲影人交流互動的亞洲電影沙龍。

經過數年打造,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展的“一帶一路”電影文化交流系列,到今年也步入走深走實、提升品質的階段。從2015年設立“絲綢之路”專題影展,到5個國家簽訂合作備忘錄,最初的交流還停留在碎片化和意向化層面。但是,即使是小小的動作,也引起了更多國家電影人的積極反響。上海國際電影節看到了需求,發現了伸展空間,為此投入更大的精力,終於在2018年成立了由29個國家、33個成員機構組成的“一帶一路”電影節聯盟,還創設了“一帶一路”電影周。去年電影節結束後,上海國際電影節依託聯盟平臺,馬上向各成員機構電影節推送中國新人新作,開啟了“一帶一路”電影巡展機制。到本屆電影節首日,聯盟已擴展到遍及五大洲的33個國家、38家成員機構,而更多國家的電影節紛紛表示,要加入到這個“大家庭”中來。

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流互鑒體系,正在上海國際電影節構築並深化,形成良性發展的生態格局,使得這一年輕的電影節穩居全球A類電影節前列,成為挺立在亞洲文化大地、正在煥發勃勃生機的一棵茂盛大樹。

打造閉環,完善電影工業化體系

一部春節檔科幻電影《流浪地球》,收穫超過46億元人民幣票房。對這部現象級影片的討論,延續到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宏大的場景、瑰麗的想像,開啟了人們對於電影創制的深層次思考:我們的電影行業如何建立強大的工業化體系,為拍出更多精品奠定堅實基礎,並以源源不斷的優秀作品滿足人民大眾的文化需求?

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上,“電影工業化”成為討論熱度最高的關鍵詞。《流浪地球》導演郭帆感慨:“我們攝製了《流浪地球》,知道這條路有多難,有多大差距。”《流浪地球》拍攝時,租了8個國際標準的大影棚,搭建地下城、冰原、行星發動機……光實景搭建就達10萬平方米,相當於14個足球場,極盡所能苛求每一個技術工種合乎品質。

不是能拍電影,就有了工業體系,也不是誕生了票房上億元的作品,就有了工業體系。上海溫哥華電影學院常務副院長、影評人劉海波這樣解釋:“電影製作流程極其複雜,製片體系是否順暢,需要各工種、環節高度配合,就像汽車的生産流水線一樣。”而我們傳統的電影製作往往分工含糊,一人身兼數職,談不上標準和效率。

從電影大國向電影強國邁進,無疑要有強大的電影工業支撐,需要精耕細作、查漏補缺,打造完備的工業化體系,完成全産業鏈閉環的佈局。“探討中國電影工業化,要從基礎設施做起,影視教育體系和人才培養佈局是基礎中的基礎。”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陳旭光強調。

近兩年來,上海一直努力成為電影后期製作的高地。本屆電影節中,上海更亮出覆蓋全産業鏈的“服務牌”“科技芯”“世界窗”重磅舉措,把實施電影工業化體系建設的佈局,轉化為助推上海經濟發展的新動能,全力助推全球影視創制中心的建設。

最好的水下攝影棚,最有經驗的後期調色,最受劇組青睞的後期音效……電影節期間,《上海科技影都總體概念規劃》發佈。根據規劃藍圖,科技影都將擁有佔地面積達15萬平方米的60個攝影棚,其中三分之二為高科技攝影棚,並輔以配套辦公、教育、實訓等機構,打造行業領先的科技影視産業集聚中心和面向全球的中外影視文化交流之窗。與之配套公佈的《松江區關於促進上海科技影都影視産業發展的若干政策》,則以制度保障、政策傾斜,鼓勵和扶持海內外影視企業落戶和項目的實施。

上海優化營商環境、打響“上海服務”品牌的努力,在電影産業服務中也得到了充分體現。本屆電影節電影市場開館當天,服務中外影視拍攝已積累豐富經驗的上海影視攝製服務機構,聯合長三角蘇、浙、皖各大影視拍攝基地,發出共同建立健全長三角影視拍攝服務體系、共同編制《長三角地區影視拍攝指南》、共同宣傳長三角影視拍攝政策和拍攝服務環境、共同建立長三角影視拍攝數據庫等四大倡議,將充分利用和整合豐厚資源,抱團向更多中外影視拍攝提供優質服務。

一業興帶動百業興。上海這兩年在影視方面的大動作不斷。2018年,19部“上海出品”影片在國內外各影節、影展獲獎入圍,“上海出品”佔全國國産片票房27.4%,12部影片票房過億。今天的上海更要沉下心來,完善電影工業鏈條、加快電影人才培養。在邁向電影強國的征途上,作為中國電影發祥地的上海,理應有所作為。

階梯培育,營造電影節的“歸屬感”

好的電影節,一定是讓電影人有歸屬感的。早在2005年還是電影新人的寧浩就以《綠草地》獲得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的肯定,此次作為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的亞新獎評委會主席,寧浩説,來到上海國際電影節,是“回家”的感覺。

以黑色、荒誕風格的類型片成名的寧浩近年來逐漸在內地電影市場站穩腳跟。寧浩也一路發展著自己的影視公司,取名“壞猴子影業”,並在2016年發起“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旨在扶持電影人才,目前已簽約14位青年導演,《繡春刀Ⅱ:修羅戰場》《我不是藥神》等皆從中受益。

扶持新人是上海國際電影節的主要任務之一。從創辦亞洲新人獎開始,上海國際電影節就把發掘年輕的電影新人,為電影産業輸送合格新生力量當作辦節職責。2007年,電影項目創投問世,從這一年起,這個單元與亞洲新人獎一起,扮演著“新人搖籃”的角色,13年來孵化、見證了65部影片進入製作,其中有多部影片還入圍東京國際電影節、柏林國際電影節等。

今年新辟的短視頻“探索”單元,更是上海國際電影節俯低身姿,全力引導年輕人敲開電影大門的創新舉措,短短一個月的徵稿就收到2000多部作品。儘管短視頻藝術含量與技術含量與電影相差甚遠,但同樣需要融入創意、同樣需要發現故事的視角、同樣要學會編輯製作技術。

新人以短視頻創作展示的潛力和才華,敲開電影殿堂的大門,用短片作品參與金爵獎短片評選,以傑出的電影創制才華進入創投訓練營,再以自己的創意在電影項目創投與産業對接,進一步形成長片作品後參與亞洲新人獎評選,最後向著金爵獎的頂峰攀登——以六級臺階完善電影節堅持多年打造的階梯形新人培育體系。這個拾級而上、層次分明的新人培育系列,每一級都對應著不同成長狀態的青年影人,在每一級臺階的攀越時,還給予更多的創作關懷和製作支援。一系列舉措,只為讓有才華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

青年興,則電影興。青年人始終是上海國際電影節的觀影主力軍。今年電影節開票首日,再次出現購票狂潮。當天的購票者中,35歲以下的購票者佔比達74%。戛納電影節藝術總監弗雷茂在上海的電影院中看到那麼多年輕的面孔後驚嘆:“在網際網路十分發達的中國,卻有那麼多的年輕人進入影院,回去後我必須告訴我的同行,網際網路不會使傳統的觀影方式消失,電影院依然是我們要堅守的陣地。”

要了解世界,電影是最好的入口。而電影和城市,始終是絕妙的結合體。電影是上海最鮮明的文化標識之一,光影之間,這座城市散發著獨特的魅力,光影夢想,正在這塊熱土上實現。上海,應當成為名副其實的電影之城。

《光明日報》( 2019年06月27日0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