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素結合正能量綜N代新命題

來源:新華網 編輯:夕雨 發佈時間:2018-05-31 16:58:23

《奔跑吧2》

“兄弟團”部分成員鄧超、陳赫、鹿晗、楊穎。


《高能少年團2》

張一山和好友楊紫一起做常駐嘉賓。

如今,“綜N代”似乎並非什麼值得驕傲的標簽。外界對其的判定多數離不開“疲軟”、“沒新意”,很多節目深陷“三季被砍”魔咒,其中戶外真人秀節目從2014年的23檔,2015的46檔,再到2017年不足50檔,該類型整體數量雖然已經從跟風式噴涌到趨於穩定,但在此期間,不少戶外真人秀也因同質化嚴重、內容缺乏創新,在做了一兩季後便銷聲匿跡。

戶外真人秀應當如何突破?“綜N代”該如何改變審美疲勞的尷尬?在“正能量”的導向之下,真人秀又應當如何兼具可看性?新京報專訪《奔跑吧2》總導演姚譯添,《高能少年團》製片人馬進,分別從老牌“綜N代”和新“綜N代”的角度揭秘一檔戶外真人秀保持高收視的原因。

主題正能量

更有價值和人情味

從由遊戲堆砌、比拼嘉賓謀略的純明星戶外競技,到以劇情為主、傳播溫情的“正能量”星素真人秀,無論是老牌“綜N代”還是新“綜N代”,都在不約而同進行主題上的蛻變。然而也有觀眾質疑,戶外真人秀好像變得不好玩了。對於如何兼具“正能量”和可看性,節目組各有不同的方法。

《奔跑吧2》

姚譯添説,“作為一檔做了六季的節目,我們不想給大家留下的印象只是很好笑。如果能讓大家看到正面引導,即便可看性減弱,但對節目本身來説,會更有價值和人情味。”

姚譯添表示,一季節目他們需要想出近百個主題,篩選出十幾個可行方案,節目組工作人員會參與投票,“有些熱點現象非常有意思,但我們也要考慮能否設計遊戲環節來體現主題內涵。很多主題因為可行性不佳只能放棄。”本季首期的“跑進聯合國”便足夠有想像空間,因為聯合國在此之前從未和任何國內的電視節目合作過,觀眾對這個重要機構也非常感興趣。“雖然和聯合國的協商過程非常艱難,我們寫了好多策劃書,經常半夜給他們打好幾個小時的電話,他們也會對節目提出很多要求。但最終播出效果還是很好的。”姚譯添表示。

《高能少年團2》

馬進表示,“以往很多綜藝都像遊戲拼盤,讓明星完成任務,做一些包袱,就挺有趣的。但綜藝節目不應該是大家笑過之後就忘記了。你看真正能讓觀眾記住的真人秀,一定有能觸動大家的內容。所以這一季我們將‘綠水青山’和‘人文關懷’作為大主題,想試著從中挖掘一些更有價值的內容。”

《高能少年團2》這一季節目只有12期,但節目組卻提前設想了近50個主題方向,最後篩選出12個與當下熱點,例如環保、扶貧、致敬基層勞動者最貼近且可行性最高的主題,“我們的錄製地主要還是集中在國內,因為我想讓節目更接地氣,能更深入到中國普通的基層大眾。加上民族的人文關懷和自然風光,可能更容易引起觀眾的共鳴。”

星素結合

讓素人發揮自己的專長

星素結合是目前綜藝中最常見的表現形式,諸多戶外真人秀也開始從全明星陣容,變為加入素人嘉賓。但由於大多數素人沒有鏡頭感、不懂得綜藝法則,一些綜藝加入素人的方式也過於表面化,以至於很多素人在節目裏顯得格格不入,甚至淪為背景板。

《奔跑吧2》

姚譯添表示,《奔跑吧2》在選擇素人時,大多數是根據主題來挑選某個領域的專業人士。例如在維也納拍賣男子氣概的遊戲環節中,節目組請來專業拍賣師以及健身教練;當明星需要學習劃龍舟,節目組便邀請專業教練、體育運動員和龍舟愛好者參與,“當素人做擅長領域內的事情時,他們會和主題非常貼合。其次他們在遊戲中也會非常有參與感。”

但對於如何讓素人有更好的藝能感,姚譯添坦言,他們也一直在思考,“其實大家有個誤區,老愛説節目立人設,但真不是説我想把嘉賓立成什麼樣子,他就能成什麼樣。我們必須基於明星、素人本身的性格來引導他們。”

《高能少年團2》

《高能少年團》在選擇素人時的首要標準是根據每期主題,來選擇領域內的業內精英。“比如第三期是尋找大理金花。‘金花’首先符合大理的特性,《五朵金花》的電影;同時又代表了當地各項技能的能人,比如從事挖掘機、無人機等各領域的優秀女性代表。當素人在節目中從事他比較擅長的東西時,他們才能不違和。”

而為了保證素人表現力,在錄製前執行導演會對素人進行很長時間的采寫,了解他們的人物性格之後,再從中選擇有趣的人。除此之外,明星也需要在錄製前和他們打成一片,減輕他們的錄製壓力,並在錄製時給素人“拋梗兒”,“像張一山、楊紫、王俊凱他們都會主動cue素人,自己也會多創造一些效果。我們後期也會通過花字等效果,把一些實在接不上的尷尬局面,用有意思的方式來二度呈現,儘量保持可看性。”

弱化“撕名牌”和“成長課”?

形式只是外在,更重內核

一檔戶外真人秀在播出伊始會設定一個獨特的標簽,例如“撕標簽”之於《奔跑吧》、“成長課”之於《高能少年團》、“歷史”之於《我們穿越吧》等。但很多節目卻在做到第N季的時候,似乎有意在弱化觀眾熟知的標簽。對此節目組表示,延續獨特的節目氣質,遠比外化的標簽更為重要。

《奔跑吧2》

除了改變主題方向,從上一季開始,《奔跑吧》也明顯削弱了最經典的撕名牌環節。而第二季節目更是直到第六期,才終於出現了久違的“撕名牌”大戰。姚譯添坦言,他們並沒有刻意削弱“撕名牌”,而是節目做到後期,他們更想為觀眾呈現新的東西。“能做的內容還有很多,撕名牌只是其中一個環節。我們通常會根據主題去思考遊戲、任務的排列組合。”

在姚譯添看來,外界將“撕名牌”作為《奔跑吧》的標簽並非準確的定義,它只是遊戲的外化形式,而非節目特質,姚譯添表示,《奔跑吧》與其他節目最大的區別在於氣質,這是節目做到第六季,在蕭條的綜藝市場仍能獲得不俗反響的原因。“不管是正能量,還是趣味性,我們堅持傳達的都是以‘兄弟團’默契和精神為核心的,也是《奔跑吧》節目獨一無二的核心點。這也是為什麼別人也能劃龍舟,但我們劃出來的就和別人不一樣。”

《高能少年團2》

去年《高能少年團》一經播出,便因其特別的“人生十二課”主題和全鮮肉的陣容在眾多戶外真人秀節目中脫穎而出。但到了第二季,節目卻改變了主題,陣容也從5個男明星變為男女混搭。

馬進認為,一檔節目剛開播時,必然需要全新的模式點或內容設計做支撐,才能吸引新觀眾,但這些卻很難撐起“綜N代”的長遠發展。而《高能少年團》最大的特色並非“成長課”,而是主打市場中稀有的“少年感”。“‘年輕’是所有産品都在主打的屬性。商品、百年老店,做到最後都是要吸納年輕消費群體。所以這個方向十分討巧,也是我們為什麼一定強調‘少年團’的原因。我們想表達出的是讓當代年輕人能産生共鳴的事情。”

采寫/新京報記者張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