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棲息地的再次啟程

發佈時間:2022-11-24 09:10:00丨來源:檢察日報丨作者: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冬季南遷、夏季北移是阿魯科爾沁草原牧民千百年來恪守的古老習俗。延續和發展傳統遊牧生産生活方式和極具民族特色的歌舞音樂、民間工藝等各類傳統文化,被更多守護力量賦予更新的意義。

“雄偉蒼翠的罕烏拉山景,猶如父親威武的身影;清澈流淌的黑哈爾河水,好比是母親的甘甜乳精。這是我們溫暖的故鄉,阿魯科爾沁美好的地方……”又是一年秋意濃,悠揚渾厚的牧歌在內蒙古自治區阿魯科爾沁草原飄揚,巴彥溫都爾蘇木的牧民們結束了近4個月的夏營地生活後,陸續整裝出發。經過兩三天的路程,他們終於趕在天黑前來到冬營地,開始忙著為牲畜準備過冬的草料。嫋嫋炊煙升起,給廣袤寧靜的草原平添了幾分煙火氣。

冬季南遷、夏季北移,這是阿魯科爾沁草原牧民們千百年來恪守的古老習俗。2022年5月,阿魯科爾沁草原遊牧系統被聯合國糧農組織正式認定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産,也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個蒙古族特色的草原遊牧系統。

延續和發展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騎馬射箭的傳統遊牧生産生活方式和極具民族特色的歌舞音樂、民間工藝等各類傳統文化,在今天,被更多的守護力量賦予更新的意義。

和希格都楞的幸福與擔憂

今年32歲的和希格都楞高中畢業後外出打工,兜兜轉轉一圈後,又回到了阿魯科爾沁草原——他土生土長的地方。這也是他周圍很多小夥伴的選擇。

“捨不得離開這裡,有時候做夢都會想起。”和希格都楞略帶羞澀地説。

清晨,天剛濛濛亮,家住巴彥溫都爾蘇木那日蘇臺嘎查的牧民們就已經開始騎馬放牧。和希格都楞一個轉身,也跨上了馬背。草原上沒有明顯的標誌,但對他來説,這裡的一草一木早就如同自家的牛羊一樣,全都記在心裏。

作為中國古代草原遊牧文化的發祥地,阿魯科爾沁草原有文字記載和文物佐證的歷史就達5000多年,其核心區巴彥溫都爾蘇木總面積500萬畝,涉及23個嘎查,養育著1.5萬餘名牧民。除了放牧,和希格都楞還做了件父輩們想都沒想過的事情。他和小夥伴們一起,努力把遊牧文化、本地特産推向更廣闊的市場。如今,本地的牛羊肉、奶製品……不僅線上下土特産實體店得到推廣,更成了網店裏的“銷量爆款”。

但和希格都楞也有為草原苦惱的時候:生産生活日漸現代化,草原旅遊業越來越紅火,可嘎查裏的生活垃圾、建築垃圾也越來越多。

2020年,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檢察官到巴彥溫都爾蘇木開展普法宣傳時,發現這裡存在生活垃圾露天堆放、焚燒等問題,不僅影響當地牧民的生活環境,還有向外擴散影響整體草原生態的趨勢。該院及時向巴彥溫都爾蘇木政府發出公益訴訟訴前檢察建議,對方接到檢察建議後立即開展“居住環境、河湖環境整治”專項行動,堆放的垃圾很快得到清理,嘎查公益崗的保潔員也上了崗,環境衛生實現常態化管理。

垃圾運走了,嘎查變乾淨了,草原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看到家鄉環境的變化,和希格都楞也主動加入公益訴訟檢察宣傳行列,成為一名“編外宣傳員”。

“牧民的貨車車輪從未離開過轉場路上唯一的車轍印,展示奶食文化的牧民怕洗潔精污染草原,便不厭其煩地用沸水擦洗碗筷……草原就是我們最珍貴的‘綠水青山’。”和希格都楞向檢察官説起牧民對草原的深情。

但是,和希格都楞的擔心還是揮之不去,“現在氣候不斷變化、遊牧人數也不斷下降,草場還是受到不少威脅,接下來該怎麼辦?”

那些“想到並正在做”的事

成立遊牧系統管理委員會、內蒙古塔林花國家草原自然公園管護中心等管理機構,制定出臺《阿魯科爾沁草原遊牧系統保護與發展規劃》《阿魯科爾沁草原遊牧系統保護暫行辦法》等一系列規劃和政策性文件,不斷加強生態保護、落實草畜平衡,推動遊牧系統可持續發展。和希格都楞的擔心,其實一直也是近年來阿魯科爾沁旗相關部門“想到並正在做”的事情。

在草原保護過程中,遊牧人數下降、氣候變化造成的草場退化等問題客觀存在,“草原遊牧系統想要持續良性迴圈,必須要有法律的監督與守護、要有相關部門的協作配合。”阿魯科爾沁旗農業文化遺産保護中心主任王志偉這些年一直奔走在保護草原的最前線。在他看來,“所有的精兵強將,一個也不能少”。

檢察官在草原盛會“那達慕”現場為牧民開展法治宣傳。

今年8月,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副檢察長李博和同事們又一次來到該旗蒙古族傳統那達慕盛會上“擺攤”普法。“現在,毀壞草原、獵捕動物的事情不多了,草原越來越美了!”聽著牧民們的話,李博咧著嘴笑開了花。生於斯、長于斯,沒有什麼比能為家鄉做點實實在在的事更讓她開心的了。

5年前的一起案件,讓檢察官們至今難忘。當時,鐘某和外孫李某因家庭困難,在嘎查分配的草牧場上非法開墾,種植了50多畝綠豆和玉米。被當地林草局發現並下達責令整改通知書後,爺孫倆仍拖著不整改。案件被移送至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辦案檢察官耐心地和他們溝通後才發現,爺孫倆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在草原上種草和種豆不都一樣嗎?”

考慮到綠豆和玉米馬上就能收割,不能因為辦案讓牧民生活“遭了殃”,檢察機關能動履職,適當延長整改時間。不久,收割了農作物的爺孫倆第一時間恢復了草原植被。考慮到爺孫倆犯罪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並主動認罪認罰,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對兩人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

“部分牧民對法律較為陌生,對開墾草原的行為更是缺少系統認識。”案結時,當地申報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産的工作剛開始。開發先“開智”,李博和同事們決定,“一定要讓牧民們知道,法律就是草原的‘守護神’。”

檢察官走進牧民家中了解牧民法律訴求。

5年來,檢察官的足跡遍佈草原的每個嘎查。牧民們看不懂漢語,他們便將自己翻譯製作的蒙漢雙語普法宣傳冊送到牧民們手中,上萬份的宣傳冊中詳細寫著保護草原的相關法律知識,也留下了線索反映方式。

蒼茫草原上,每一株草、每一棵樹、每一個生命,都值得尊敬。151種鳥類、30種野生哺乳動物、13種魚類,作為多種生物賴以生存的家園,阿魯科爾沁草原隨時可見野生馬鹿、大鴇、黑鸛等動物自由穿行。

2017年底,高格斯臺罕烏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被一起非法獵殺野生動物案打破了寧靜。木某等4名盜獵者非法獵殺一頭國家二級保護野生動物馬鹿。三天后,貪心不足的盜獵者又來到保護區內,獵捕了一隻國家“三有”保護動物野豬(現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木某等人在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非法獵殺野生動物的行為嚴重破壞了生態環境資源。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依法對4人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2018年12月,阿魯科爾沁旗法院作出判決,支援檢察院的全部訴訟請求,盜獵者分別被判處十個月至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各並處罰金。4人當庭賠償了生態價值損失1.55萬元。

一案激起千層浪。該案辦結後,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開始定期開展生態檢察專項監督工作。高格斯臺罕烏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地處大興安嶺南麓,有森林、灌叢、草原、濕地等多樣的生態系統,是東北平原和蒙古高原的重要水源涵養地。為有效促進草原遊牧系統的生態文明建設,該院于2019年7月與該保護區管理局簽署公益訴訟合作意向書,建立常態化聯絡、聯席會議、調查取證相互配合等多項機制,明確了在森林、草原、濕地保護,重點、瀕危動植物保護以及水資源保護等領域公益訴訟工作中的合作範圍。

檢察院與管理局牽起了手,檢察官也與牧民們結成了保護聯盟,守護草原遊牧生態系統的“防火牆”愈發牢固,盜獵案件也鮮有發生。

草原的事,沒有一件是小事

牛羊成群,浩浩蕩蕩。每年6月和9月,阿魯科爾沁草原上都會上演一幅上萬頭馬牛羊大遷徙的圖景,當地牧民通過夏冬牧場“轉場”放牧方式,確保草原植被保護和水資源合理利用。“牧場就是牧民們生産生活的保障。對我們公益訴訟檢察官來説,涉及草原的事,沒有一件是小事。”李博的態度很明確。

2021年5月的一天,高格斯臺罕烏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工作人員給負責常態化聯絡的檢察官打來電話:“草原上有根電線桿歪了,我們聯繫了電力部門,但一直沒人來修。”檢察官趕到現場,一番查看後發現,年久失修的電線桿周邊還有牧戶居住,牲畜數量也不少。

“如果到了秋冬季節,草地乾枯,風力加大,很容易引發草原火災。”該院第一時間與阿魯科爾沁旗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進行磋商,建議其督促國網阿魯科爾沁旗供電公司維修上述傾斜的電線桿,及時消除安全隱患,同時責令國網阿魯科爾沁旗供電公司對轄區內的電力設備定期進行檢修和維護。供電公司快速行動,傾斜的電線桿直立起來了,轄區內的電力設備也得到了全面排查,隱患被有效排除。

“我們解決不了的問題,檢察院這麼快就幫我們解決了,以後有難題還找你們。”電線桿修好後,高格斯臺罕烏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負責人由衷地感嘆。今年8月,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相關人員到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駐高格斯臺罕烏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公益訴訟協作辦公室調研,對檢察院在保護區開展的工作給予充分肯定。

2017年以來,阿魯科爾沁旗檢察院共辦理草原保護案件線索71件,立案37件,發出檢察建議37份,恢復草場千余畝。同時,以點帶面對轄區14個蘇木鄉鎮各嘎查村垃圾堆放問題進行了專項調查,發出檢察建議督促相關職能部門提高農村牧區環境保護公共服務水準,農村牧區人居環境得到大幅提升。

作為一個以畜牧業為主體,農林相互依存、優勢互補的複合生産體系,阿魯科爾沁草原遊牧系統入選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産可謂眾望所歸。“讓諸如阿魯科爾沁草原這樣的農業文化遺産更加完整地傳承下去,是我們的重要使命。下一步工作中,農業部門將不斷加強頂層設計,強化規劃引領、監測評估、評選申報、國際交流等務實舉措,著力推動農業文化遺産相關工作高品質發展。同時,與檢察機關等相關部門加強協作,更好研究制定農業文化遺産保護條例,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共同提升全民保護農業文化遺産的意識和水準,更好地造福子孫後代。”農業農村部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談及農業文化遺産保護的重要性,國家文物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我國是農耕社會,孕育了燦爛的農耕文明。農業文化遺産是我國文化遺産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文物局一直以來高度重視農業文化遺産保護工作,先後印發《關於加強鄉土建築保護的通知》、制定《中國傳統村落鄉土建築保護利用導則》,推動農業文化遺産和鄉土建築的保護,有效提升了相關文物保護利用水準。”

“希望檢察公益訴訟在系統推進農業文化遺産保護傳承利用的協同共治中守正創新,充分挖掘中華農耕文化和中華法治文化的智慧力量,助推高品質建設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相融合、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生態文明,為創造人類文明新形態作出積極探索。”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八檢察廳副廳長邱景輝對此充滿期待和信心。

加強協調協作 守護14億中國人的鄉愁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類在歷史長河中創造了璀璨的農耕文明,保護農業文化遺産是人類共同的責任。我國農業文化遺産反映著不同類型的農耕方式、不同地域的自然特徵、不同民族的傳統文化,是人類農業文明發展的縮影,也彰顯著中華民族的勤勞智慧,蘊含著14億中國人的集體鄉愁。加強中國農業文化遺産保護,是我國對世界的責任,也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必然要求。

加強農業文化遺産保護是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工作的重要任務。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近十年來,我國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工作得到高度重視,保護類型、保護數量、保護規模都有顯著增加和拓展。但也必須看到,歷史文化遺産保護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既要加強保護利用的統籌和引導,也要從底線管理的角度,加強監督檢查,推進問責問效。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於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意見》中,要求探索農業文化遺産、灌溉工程遺産保護與發展路徑,加大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公益訴訟力度。我們司參加了這個意見的代擬起草工作,我也因此對檢察公益訴訟有了深入了解。

近些年,檢察機關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部署要求,在浙江湖州桑基魚塘系統、江蘇興化垛田傳統農業系統、內蒙古阿魯科爾沁草原遊牧系統等諸多重要農業文化遺産保護中,加大相關刑事犯罪懲治力度,發揮公益訴訟檢察職能,確保相關法律法規落地落實落細,督促並聯合各方合力共護農業文化遺産。從成效看,公益訴訟針對性更強、程式更嚴密、威懾力更強,彌補了行業監督不及時、地方管理不到位、社會監督力度不足等問題。下一步,各級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門將積極配合檢察機關,進一步加強協調協作,積極推進公益訴訟,共同做好歷史文化遺産保護。

(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建築節能與科技司副司長 汪科)

(來源:檢察日報,文:李娜 沈靜芳 張金碩,原標題:草原棲息地的再次啟程——“聚焦農業文化遺産保護系列報道”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