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綠水長流 書寫壯美答卷:內蒙古推動水利高品質發展綜述

發佈時間:2022-11-07 11:18:28丨來源:新華網丨作者:恩浩 李建國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水是生命之源、生産之要、生態之基。作為水資源嚴重短缺地區,內蒙古交上了築牢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的壯美答卷。

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自治區完成水利建設投資1600多億元,是之前10年總和的3倍;建成57個縣域節水型社會達標旗縣、15所節水型高校、93家水利行業節水型單位;完成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面積5.7萬平方公里;新建和改擴建集中式供水工程1.7萬處,分散式供水工程10萬餘處,累計受益農牧民達861萬人。

水是生命之源、生産之要、生態之基。作為水資源嚴重短缺地區,內蒙古交上了築牢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的壯美答卷。

堅持黨建引領 助推水利發展

把水管控住,逢旱能灌,遇澇能蓄能排,這是千年來的治水理想,也是新時代的治水目標。如何把水管控住?黨建引領,水利工程支撐,內蒙古水利事業正大步向前。

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自治區水利廳堅持“圍繞中心抓黨建,抓好黨建促發展”的工作思路,為推進自治區水利改革高品質發展提供了堅強的思想政治和組織保證。

自2011年起,自治區水利廳對興安盟突泉縣永安鎮四家子村開展定點幫扶工作,共實施幫扶項目20個,協調投入資金1839萬元,推動當地水利基礎設施建設,發展壯大四家子村集體經濟,不斷增強內生動力。

通過幫扶,四家子村水澆地面積由過去的840畝增加到6832畝,每人平均水澆地由不足0.5畝增加到4.5畝,玉米畝産量提高了五六百斤,全村牲畜存欄8000頭,每人平均收入由2011年的3356元提高到2020年的1.1萬元。

昔日落後貧窮的四家子村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村民生産生活水準大幅度提高,還被命名為中國少數民族特色村寨。四家子村的美麗逆襲,只是內蒙古水利事業發展中的一個縮影。

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堅決貫徹落實“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治水思路,拼搏進取、奮勇爭先,通過實施一系列自治區史無前例的重大水利工程和流域綜合治理,推動水利事業蓬勃發展。

全自治區跨區域調水、防洪抗旱減災、水生態環境修復治理等工作都取得了明顯成效和階段性成果,水安全、水環境、水生態、水文化呈現出良性發展態勢。

通遼市所在的內蒙古東部西遼河流域屬於嚴重缺水地區。儘管10月天氣轉冷,興安盟引綽濟遼工程工地上的工人依然加班加點,全力施工目的是讓通遼市群眾早日告別用水困難的日子。正在實施的引綽濟遼工程是國家172項重大水利工程、國家水網骨幹工程之一,也是內蒙古迄今為止投資規模最大的水利工程。工程從嫩江支流綽爾河引水至西遼河下游通遼市,向沿線城市及11個工業園區供水,結合灌溉,兼顧發電等綜合利用。

10年來,海勃灣、紅花爾基、德日蘇寶冷、三座店、阿塔山、美岱、霍林河、楊旗山、烏不浪等一大批重點水利工程高標準施工建設,如期竣工驗收,造福一方。內蒙古大江大河防洪體系、流域和區域水資源配置格局進一步完善,洪水和水資源調控能力明顯增強,防洪標準、水資源配置和保障體系實現跨越式發展。

保護水資源 守護生命線

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用水總量得到有效控制,完成國家下達的年度用水總量控制目標。

水權轉讓試點成效顯著。內蒙古成立全國首家省級水權交易平臺,累計轉讓黃河干流水權4.06億立方米,解決了256個工業項目用水問題,為灌區籌集節水改造資金50多億元。全區用水效率顯著提升,2021年萬元國內生産總值和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當年價)較2012年分別下降29.46%和43.7%,農田灌溉水利用系數達到0.568,較2012年提高15.45%。地下水超採(載)治理取得階段性成果。重點推進33個超採區治理,2018年以來,通過採取水源置換、退減不合理灌溉面積、節水等綜合措施,形成壓採能力6.28億立方米。這份成績單的取得得益於內蒙古精準有效的舉措。

內蒙古是水資源嚴重短缺地區,必須堅持量水而行,以水資源為最大剛性約束,強化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不斷強化水資源剛性約束,推進水資源管理機制創新,著力破解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難題,努力為自治區生態保護和高品質發展提供更加可靠的水安全支撐和保障。

落實制度保障。內蒙古先後出臺《內蒙古自治區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實施意見》《內蒙古自治區地下水保護和管理條例》等一系列法規和規範性文件,印發《內蒙古自治區“十四五”水資源配置利用規劃》《內蒙古自治區“十四五”節水型社會建設規劃》,正在推進編制《強化水資源最大剛性約束 全面推進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的實施方案》《農業節水實施方案》,為強化水資源剛性約束、加強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提供重要制度保障。

強化源頭管控和過程監管。2014年起,建立了覆蓋自治區、盟市、旗縣三級行政區域取用水總量控制指標體系,按年度分解下達並作為對各盟市水資源管理監督考核的重要抓手和依據。

要求工業園區、開發區開展水資源論證或區域評估,按照“四水四定”原則,促進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和産業佈局與水資源承載能力相適應。對黃河流域水資源超載地區嚴格實行取水許可限審限批。

全面實施取水許可“電子證照”,推行取水許可告知承諾制,不符合區域用水總量和先進水耗要求的項目一律不予審批,嚴格禁止高耗水工業使用地下水和侵佔生態用水。

水利部門在全自治區範圍內布設國控、區控地下水監測井1963眼,2020年起安排1.14億專項資金在全自治區範圍內推廣農業灌溉用地下水“以電折水”,與蒙東電力有限公司簽署水電數據共用戰略合作協議,解決自治區第一用水大戶農業灌溉用水計量率低的突出問題,為探索推進農業灌溉用水“水電聯管”機制建立基礎。地下水計量監測網路基本建成。

與此同時,內蒙古還深入實施節水控水行動。將節水貫穿到經濟社會發展全過程,大力推進農業節水增效、工業節水減排和城鎮節水降損,不斷提升各領域水資源利用效率。

近年來,通遼市科爾沁區為了實現節水增效,大力推廣淺埋滴灌技術。河套灌區等大中型灌區實行節水改造和現代化灌區建設,推進農業綜合水價改革。內蒙古各地嚴控高污染、高耗水、高耗能項目建設,建成自治區級節水型企業80家。火電、鋼鐵、紡織染整、造紙、石油煉製5個高耗水行業規模以上企業全部建成節水型企業。截至2021年年底,全自治區累計建成節水型高校15所,建成率達27%,超額完成水利部下達的年度任務。推進城鎮節水降損,開展呼和浩特市、包頭市、鄂爾多斯市、烏海市典型地區再生水利用配置試點建設。將非常規水源納入水資源統一配置,2021年全自治區非常規水利用量達4.28億立方米,是2012年的2.58倍。一串串數字背後積澱著內蒙古水利事業的銳意進取。

水清岸綠 人水和諧

在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秋日高空下的烏梁素海,波光粼粼、畫舫點點,遠處,輕雲與萬鷗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美麗的景色離不開烏梁素海綜合治理。生態補水起到了關鍵、顯著作用。

與烏梁素海一樣受到補水潤澤的,還有阿拉善盟額濟納旗的居延海。自2000年黑河開始實施水量統一調度與管理以來,截至2022年,東居延海實現連續18年不乾涸,生態水量調度持續提質增效。

生態向好,鄉村美麗了,鄉愁留住了,人們生活的幸福指數攀升,生態流量管控和河湖生態補水功不可沒。內蒙古將流域作為整體統籌治理,實施上下游、左右岸一體治理,供水保障、防洪減災、生態修復等措施協同發力,築牢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分批分級確定重要河湖生態流量目標並開展保障工作,黃河干流頭道拐,嫩江流域雅魯河、洮兒河等重要省界斷面生態流量全部達到管控目標要求。

實施重點河湖和生態脆弱區生態補水。2012年以來,內蒙古充分利用黃河淩洪資源實施重點湖泊生態補水,累計向烏梁素海實施應急生態補水43.13億立方米,向生態脆弱區補水8.1億立方米。

通過綜合施治,“一湖兩海”等重點湖泊水面維持在合理區間,周邊地下水水位逐步回升,烏梁素海水質整體達到Ⅴ類、局部Ⅳ類的標準,東居延海水域面積維持在40平方公里以上,水生植物和珍稀鳥類等生存環境有效改善。同時,有效阻止了庫布齊沙漠、烏蘭布和沙漠的漫延和侵襲,大幅度減少泥沙入黃,生態“鎖邊”作用顯現。

實施察汗淖爾流域生態保護與治理,提出了流域地下水用水總量和水位管控指標,烏蘭察布市開展了機電井整治、計量監測和濕地周邊地下水井封閉工作,完成“水改旱”24萬畝。

深入推進西遼河流域“量水而行”,印發了《內蒙古西遼河流域水量調度辦法》等7項制度。通過水量調度,累計下泄生態水量7億立方米,西遼河干流實現連續3年“有水”目標,乾涸多年的莫力廟水庫累計進水0.5億立方米。下泄水對復蘇河道生態環境,回補地下水起到重要作用。

治水保安,興水為民。守好源頭之水、護好綠水青山,是內蒙古的擔當和使命。在全國首家水土保持生態建設示範縣準格爾旗,種植果樹30多年的沙圪堵鎮福路村村民張乃榮説:“水土保持住,生態環境好,農民就有了留在村裏發展的可能。”10年來,內蒙古堅持不懈推進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強化人為水土流失監管,持續開展水土流失監測。

黨的十八大以來共完成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面積5.7萬平方公里。與2011年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相比,全自治區水土流失面積減少了5.13萬平方公里,減幅為8.1%,中度以上水土流失面積減少11.7萬平方公里,減幅18.6%,水土流失面積和強度呈現雙下降的向好趨勢,為築牢祖國北方生態安全屏障發揮了基礎性作用。

“自從有了河湖長,家鄉的河流湖泊變得更美了。”來自錫林郭勒草原的牧民高娃説。全面推行河湖長制以來,內蒙古共1.64萬名河湖長上崗履職,全面形成了覆蓋自治區、盟市、旗縣、鄉鎮蘇木及嘎查村的五級河湖長制管理體系。“河湖長的責任大,為了水清岸綠景美,我們要像守護母親一樣守護家鄉的河流。”內蒙古自治區最美基層河湖長王龍説。

喝上放心水 築牢水安全

2014年,呼和浩特市武川縣上禿亥鄉群眾王三英終於喝上了沒有苦鹹味的乾淨水。2022年,赤峰市敖漢旗四道灣子鎮四德堂村63歲的村民徐品德終於不用再到1公里外挑水吃了。

百姓吃上放心水,得益於農村飲水安全工程。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以保障民生、服務民生、改善民生為目標,堅持把農牧水利作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和生態安全的戰略性措施和改善農牧民生産生活條件的重要措施來抓,著力加快農村牧區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步伐,為把自治區打造成綠色農畜産品生産加工基地和北方生態屏障奠定了堅實基礎。

農村牧區飲水安全事關民生福祉。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累計投入農村牧區供水工程建設資金78億元,精準解決了18.3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紮實完成貧困人口飲水安全“清零達標”任務。

安全無小事,處處要防範。2016年,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經歷了一次強降水過程,境內“十大孔兌”地區均發生不同程度的洪水。2022年,包頭市、呼和浩特市等中部地區普降大到暴雨,多條溝道發生不同程度的洪水。兩次洪水均得到有效防範,沒有人員傷亡,離不開內蒙古山洪災害監測預警平臺。

2013年以來,內蒙古針對沿河村落開展山洪災害調查評價,完成69.9萬平方公里防治區山洪災害調查評價,涉及約1萬個自然村461.6萬人口,分析了4569個沿河村落防洪能力現狀和預警指標。

2021年起,內蒙古繼續開展重點城集鎮補充調查評價,開展相關地形圖收集、城鎮詳查、控制斷面測量、小流域暴雨洪水分析計算、防洪能力評價、危險區劃分和預警指標分析等工作,以確定重點城集鎮山洪災害危險等級。目前,已完成12個重點城鎮和421個集鎮的補充調查評價工作,為城集鎮山洪災害防治提供了決策依據。

“以前來洪水,我們村民必須立刻逃跑。現在有了防洪減災的‘海綿水庫’,來洪水的時候就不用跑了。”巴彥淖爾市烏拉特中旗烏加河鎮聯豐奮鬥村奮八組村民劉蒙喜説。

除了山洪災害預警體系建設,內蒙古還開展了22條重點山洪溝防洪治理項目建設、小流域預報預警體系建設和山洪災害群測群防體系建設。10年來,累計建設護岸超4.37萬米,堤防超8.13萬米,保護70多萬人生命財産安全。

2020年以來,內蒙古自治區還積極與水利部對接,爭取“十四五”期間完成病險水庫除險加固任務,編制了自治區“十四五”水庫除險加固規劃和分年度實施計劃,53座病險水庫列入“十四五”規劃。

2021年內蒙古編制了自治區水庫資訊化建設“十四五”規劃,將利用兩年時間實現全自治區所有小型水庫水雨情自動化監測全覆蓋。

十年風雨兼程,十年砥礪前行。內蒙古將繼續攻堅克難、勇立時代潮頭,努力書寫出更加波瀾壯闊、氣勢恢宏的水利精彩答卷。(原標題:草原綠水長流 書寫壯美答卷——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推動水利高品質發展綜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