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全機制 保護修復草原

發佈時間:2022-08-10 17:05:00丨來源:中國綠色時報丨作者: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我國是草原大國,面積位居世界第一。草原在生態建設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為更好地保護草原生態環境,充分發揮“四庫”巨大功能,我國推出多項舉措,用實際行動精心呵護寶貴的草原資源。

此時是草原最迷人的季節。

我國是草原大國,面積位居世界第一。草原在我國生態建設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為更好地保護草原生態環境,充分發揮“四庫”巨大功能,我國政府和林草部門推出多項舉措,用實際行動精心呵護著我國寶貴的草原資源。

2021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草原保護修復的若干意見》,明確了新時代草原保護修復的指導思想、工作原則和主要目標,提出了一系列加強草原保護修復和合理利用的政策措施。明確到2025年,草原保護修複製度體系基本建立,草畜矛盾明顯緩解,草原退化趨勢得到根本遏制,到2035年退化草原得到有效治理和修復,到21世紀中葉草原生態系統實現良性迴圈的目標。意見的印發,為我國未來草原保護工作指明瞭方向,給中國草原人吃了一顆“定心丸”。

風吹草低見牛羊(供圖:李曉毓)

充分發揮草原“四庫”功能

2022年3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首都義務植樹活動時指出,森林是水庫、錢庫、糧庫,現在應該加上一個“碳庫”。

草原是我國面積最大的陸地生態系統,也同樣具有重要的水庫、錢庫、糧庫、碳庫功能。

“逐水而居”是自古至今人類爭取生存與發展一直遵循的基本規則。草原是眾多大江大河的發源地和水源涵養區,孕育了眾多湖泊。位於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草原區,是世界上河流發育最多的區域,被譽為“亞洲水塔”,長江、黃河、瀾滄江等河流大都發源於此,湖泊星羅棋佈,總面積超過3萬平方公里,約佔全國湖泊總面積的46%。內蒙古東部草原區的河流湖泊眾多,是松花江、嫩江、額爾古納河等河流重要的水源涵養區,分佈的湖泊有500余個。黃河水量的80%、長江水量的30%、東北河流水量的50%以上直接來源於草原地區。我國90%以上的冰川也分佈在草原地區。如祁連山地區現有大小冰川2859條,總面積達1972.5平方公里,儲水量811.2億立方米,多年平均冰川融水量高達10億立方米。如果説草原是地球的皮膚,那麼,湖泊、冰川與河流就像血液從草原流過,共同維護著祖國的生態安全。

在我國文字沒有創造前,畜牧業就已萌芽,草原給人類創造了巨大的經濟財富。據測算,全國近40億畝草地每年畜牧業産值可達2000多億元。2021年,全國天然草原鮮草總産量近6億噸,折合乾草1.9億噸。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天然打草場産草量18萬噸,按照每噸1000元計算,打草價值可達1.8億元。2021年,青海省冬蟲夏草總産值達201.6億元,蟲草採挖直接從業人員10萬人,採挖期每人平均工資1.1萬元左右,實現勞動收益120.1億元,受益農牧民近216.5萬人,每人平均年增收5000元左右。我國草原地區能源資源十分豐富,除化石能源和生物質能源外,草原風能和太陽能資源極為豐富,具有無污染、可再生、分佈廣的特點。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草原這座“財富大山”,是老百姓致富的寶庫。

高山草甸綿延不絕(供圖:李曉毓)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草原與耕地、水域共同為人類三大食物來源。草原養活著世界50%的家畜,支撐著全球30%人口的需求。我國的草原生産了全國45%的牛羊肉、49%的牛奶和75%羊絨,為人們提供著食品、纖維、燃料和清潔的水源。

統計顯示,我國牧區、半牧區縣牛羊肉供給量佔全國的比例正在大幅增加:2020年,我國牧區、半牧區牛存欄量佔全國牛存欄量50%,比1998年提高了32.8個百分點;牛出欄量佔全國牛出欄量26.4%,比1998年提高了12.5個百分點;牛肉産量佔全國牛肉産量39%,比1998年提高了27.5個百分點。2020年,我國牧區、半牧區羊存欄量佔全國羊存欄量38.1%,比1998年提高了10.8個百分點;羊出欄量佔全國羊出欄量30.4%,比1998年提高了2.1個百分點;羊肉産量佔全國羊肉産量35.1%,比1998年提高了13.9個百分點。2020年,我國牧區、半牧區提供的奶産品産量佔全國的20%左右。草食畜産品正逐漸成為年輕人餐桌上的主流食品。

草原是我國僅次於森林的第二大碳庫。據測算,我國草原碳總儲量佔我國陸地生態系統的16.7%,我國的草原生態系統碳儲量佔世界草原生態系統的8%左右。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國內專家學者利用不同方法對我國草原的生物量碳庫和土壤碳密度進行了估算,其中草原植被碳儲量在10.0億—33.2億噸,草原土壤碳儲量在282億—563億噸。與森林等生態系統相比,草原固碳更為穩定、成本更低,草原固碳的成本是森林固碳的44%。據估算,目前通過每年實施種草改良4600萬畝左右,落實38億畝草原禁牧和草畜平衡,我國草原每年碳匯量可達1億噸。

全面加強草原保護修復

作為整個生態系統的一部分,草原在保持水土、防風固沙、保護生物多樣性、維護生態平衡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018年,機構改革草原監管職責劃轉至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以來,草原監管體制進一步理順,草原管理實現了由以生産為主向以生態為主的歷史性轉變。為實現林草融合發展奠定了體制基礎。國家林草局抓住歷史機遇,著力加強草原治理體系建設,草原監測評價、草原保護、生態修復、草業發展、執法監督、保障支撐等草原治理“六大體系”初步形成。

我國是世界上草原面積最大的國家,解決草原底數不清問題迫在眉睫。

為此,國家林草局組建專班編寫包括13項技術文件在內的《全國草原監測評價工作手冊》,在林草綜合監測框架下,首次開展草原基況監測,完成外業監測樣地2.9萬個。累計劃定草原草班10萬個、小班1900萬個,每個小班都有植被蓋度、生産力、植被碳儲量等屬性資訊。2021年,草原監測評價工作整體納入到林草綜合監測中,實現林草一體化監測評價,解決了長期以來草原底數不清問題,為加強草原保護修復、提高草原科學利用水準提供了科學依據。

有了草原底數監測的基礎,我國持續在草原資源保護上下功夫。

黨的十九大以來,國家以組織實施第二輪草原保護補助獎勵政策為抓手,投入資金750億元,全面開展草原禁牧和草畜平衡,使近40億畝草原得到休養生息,重點天然草原超載率從2017年的11.3%逐年下降到2020年的10.09%,有效減輕了天然草原承載壓力,促進了農牧民增收。從2021年開始,國家繼續實施第三輪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政策補助標準不變,覆蓋草原面積進一步擴大,政策內容進一步完善。監測結果顯示,全國草原綜合植被蓋度從2011年的51%提高到2020年的56.1%,鮮草産量達到11億噸。13個實施補獎政策省區的農牧民每人平均每年得到補獎資金700元,戶均增加轉移性收入近1500元。農牧民的腰包鼓了,保護草原生態的意識也在不斷增強。

近年來,我國在草原生態修復上下足了功夫。從摸著石頭過河到生態穩中向好,我國草原生態保護修復已初見成效。

黨的十九大以來,落實中央資金組織實施退牧還草、京津風沙源草地治理、退耕還草、草原生態修復治理補助等草原生態修復工程項目,通過人工種草、補播改良、圍欄封育、黑土灘治理、草原鼠蟲害和毒害草防治等措施開展退化草原保護修復,加快恢復草原植被,草原生態服務功能和生産能力顯著提升。大力發展人工種草,提高飼草供給能力,有效緩解天然草原放牧壓力。2021年全國完成種草改良4600萬畝,通過實施草原生態保護修復措施,工程和政策實施區內草原植被明顯恢復,生態品質進一步提高。截至2021年底,各地共完成人工種草1888.35萬畝、草原改良2766.4萬畝,完成全年任務量的101%。在草原生態修復工程的支援下,各地順利推進國土綠化種草改良任務的實施,促進草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和現代牧業轉型升級。通過任務區內外監測對比,區域內草原植被蓋度比區域外高7.10個百分點,草群平均高度比工程區外高7.12釐米,單位面積鮮草産量比工程區外每公頃高4891.23千克。

近年來,九三學社中央整合多方資源,在有關地方林草主管部門的配合下,組織實施了“草原生態修復與生産力恢復”免耕補播科技示範試點項目,取得明顯成效。2021年,國家林草局聯合九三學社中央印發《關於大力推廣免耕補播技術提升草生態品質的通知》,積極推廣免耕補播技術,擴大試點規模,加強技術示範輻射,促進草原科學修復。

如何才能充分發揮草原生態和文化功能?

2020年,國家林草局公佈了內蒙古自治區敕勒川等39處全國首批國家草原自然公園試點建設名單,將資源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區域生態地位重要,生物多樣性豐富,景觀優美,以及草原民族民俗歷史文化特色鮮明的草原納入國家草原自然公園試點建設,致力於打造一批草原旅遊景區、度假地和精品旅遊線路,推動草原旅遊和生態康養産業發展。

推動草原生態可持續發展

無規矩不成方圓。

1985年6月18日,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審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標誌著我國草原保護進入法制化的軌道。2003年3月草原法修訂施行後,為依法保護管理草原進一步提供了法治保障。目前,形成由1部法律、1部司法解釋、1部行政法規、20余部地方性法規和規章組成的草原法律法規體系,為依法保護草原資源和生態環境,打擊各類破壞草原資源的違法犯罪行為提供了強有力的法律武器,也為草原資源保護注入了強心劑。

草原法律法規最大的受眾就是農牧民,而他們往往遠離都市,缺少資訊來源。越是偏遠地區,越要把法送進去。國家林草局堅持每年6月組織開展以“依法保護草原、建設生態文明”為主題的草原普法宣傳月活動,深入草原牧區走進基層,將草原普法引向深入。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以來,受宣群眾累計超過1000萬人次。

同時,我國也加大了對草原違法犯罪的打擊力度。據統計,2018—2021年,各地共依法查處各類破壞草原案件近5萬起。各地加強草原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向司法機關移送草原涉嫌犯罪案件近千起。2022年4月,國家林草局通報了2018年以來各地查處的草原違法案件中的16起典型案例,要求各地始終保持打擊破壞草原資源違法行為的高壓態勢,為鞏固草原生態保護修復成果和建設美麗中國保駕護航。

有了法律法規的護航,也需要政策的大力支援。

黨的十九大以來,特別是2018年機構改革以來,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成為國家戰略,草原地位空前提高,各項草原保護制度得到有效落實。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實施10年來,國家累計投入資金超1700億元,1200多萬戶農牧民受益,38億畝草原得到休養生息;禁牧休牧和草畜平衡制度讓全國38億畝以上的主要草原牧區得以休養生息;草原承包經營制度使43.08億畝草原的利用更加合理、規範;落實基本草原保護制度,把維護國家生態安全、保障草原畜牧業健康發展所需最基本、最重要的草原劃定為基本草原,實施更加嚴格的保護和管理,確保基本草原面積不減少、品質不下降、用途不改變。據統計,目前各地已劃定基本草原面積36億畝以上。(文:王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