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利用西部生態資源優勢推動經濟綠色高品質發展

發佈時間:2021-10-25 16:46:34丨來源:人大國發院丨作者:杜倩倩 馬本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充分利用並挖掘自身的生態資源優勢,將綠水青山的生態價值轉化為金山銀山的經濟效益,是西部地區實現經濟綠色高品質發展的重要路徑。

杜倩倩 中共北京市海澱區委黨校教師;

馬本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敦煌文化學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

2020年中國提出“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戰略目標,低碳發展成為國家重點戰略方向;“十四五”時期中國經濟社會發展面臨全面綠色轉型的重大需求。在高水準保護生態環境的基礎上,充分利用優質的水源、乾淨的空氣、豐富的風能光照、優美的自然景觀等生態環境資源,大力推動生態産品價值實現,是中國經濟綠色、低碳、高品質發展的重要路徑和重點方向。

我國西部地區幅員遼闊、山清水秀,水源充沛、空氣潔凈,風能和光照資源富裕,森林、土地、湖泊、草地、濕地、沙漠等廣泛分佈,生態資源豐富,是中國經濟綠色高品質發展的蓄水池和後花園,在生態安全保障和資源能源供給方面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2019年,西部地區每人平均水資源量為13994.3立方米,是全國平均水準的6.7倍;擁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209個,佔全國總量的44.1%;森林蓄積量100.99億立方米,草原面積33144.2萬公頃,濕地面積30323.5千公頃,木材産量為5046.2萬立方米,分別佔全國總量的57.5%、84.4%、56.6%和50.2%。但是,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相對落後,2019年西部地區城鎮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為36040.6元,比東部地區落後約40%。

生態資源包括提供生態産品或服務的自然資源以及各自然資源要素相互作用形成的生態系統等。生態産品可定義為生態系統通過生態過程或與人類社會生産共同作用為增進人類及自然可持續福祉提供的産品和服務。因此,生態資源不一定是生態産品,生態産品是生態資源産生可供消費、産生效用,且能夠實現市場價值的物品或服務。比如甘肅省敦煌市光照資源豐富,太陽光屬於生態資源,通過光伏或光熱發電,産生的電作為清潔能源就是生態産品;敦煌屬典型的大陸性氣候,日照時間長,晝夜溫差大,非常適宜種植糧棉瓜菜水果等生態農産品;敦煌地處西北內陸、屬於沙漠綠洲,自然景觀優美、壯觀,依託獨特的自然風光打造的旅遊景區屬於生態旅遊産品。敦煌市擁有鳴沙山、月牙泉、陽關、玉門關、雅丹地貌等著名生態旅遊資源,配套産業也十分豐富。近年來由於科學考察、沙漠戈壁探險和休閒度假旅遊逐漸興起,其旅遊業逐漸由傳統景區旅遊向沙漠露營、戶外運動、會展遊、鄉村旅遊等新興業態發展。因此,充分利用並挖掘自身的生態資源優勢,將綠水青山的生態價值轉化為金山銀山的經濟效益,是西部地區實現經濟綠色高品質發展的重要路徑。

生態産品價值實現過程的本質是將生態環境資源與土地、勞動力、資本等要素一起,作為現代經濟體系的核心生産要素納入生産、分配、交換和消費等社會生産全過程,實現生態環境保護效益外部化和生態環境保護成本內部化。生態資源的價值實現路徑主要包括通過政府主導的生態補償實現保護和通過市場交易的現金流經濟價值實現。

一是高水準保護生態環境資源是其價值轉化的前提與基礎。只有將生態資源保護好才有産生經濟效益的基礎和條件。生態保護是有成本的,例如敦煌退化林分修復、人工灌木林、喬木林營造的建設成本分別約為1000元/畝•年,2000元/畝和3000元/畝,而林草管護成本更高,是建設成本的10倍。劃入生態紅線範圍內的地區是禁止開發的,這就無可避免地導致當地放棄一部分經濟發展的機會成本。生態環境保護是屬於公共物品,是市場失靈的領域,需要政府承擔保護的主體責任。因此,保護生態環境需要政府投入財政資金;同時,生態環境保護是具有跨行政區邊界的正外部效應,保護生態環境不僅本地區受益,周邊地區也受益,通常是具有跨行政邊界的區域性、甚至全國性;所以生態保護資金不僅需要本地投入,還需要上級政府、乃至國家層面的支援補貼。譬如,生態保護補償制度,西部地區可以積極申請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和專項轉移支付,如林業草原生態保護恢復資金、天然林保護工程補助經費、林業補助資金,退耕還林、退牧還草、政府水利工程投入等資金支援,既能保護生態又可以為當地爭取到一部分補償資金,實現生態保護的價值。

二是通過市場手段實現生態資源的經濟價值流。借助市場手段實現生態資源的經濟價值需要政府制定政策進行引導和激勵,目的是讓生態産品的價值更好地發揮,進而實現經濟綠色高品質發展。經濟增長需要各類要素投入,根據經濟增長理論,在特定技術水準下,生態環境作為一種生産要素,通過提供環境容量資源、生態農産品,以及從自然界獲取的原材料、能源、光照氣候等,可産生經濟價值。若要實現生態價值,不僅要有生態資源,還需要資本、勞動、人才等諸多要素的投入。其中,資本投入是非常關鍵的,只有人造資本和自然資本有機結合才能創造産值。比如,建設農牧産品精深加工廠,依託優質的生態環境投資打造生態旅遊項目,修建生態廊道、道路防護等。其次,需要勞動力和人才,尤其是要引進先進的管理人才,提供生態價值轉化的智力支援。技術也至關重要,先進技術的採用可以提高産品附加值,比如種植和養殖技術、農産品精深加工技術、標準化生産技術、節水灌溉技術等。最後,市場需求是價值實現的驅動力。西部地區生態資源和生態産品具有鮮明的地區特色和純天然品質,如敦煌市葡萄、杏、大棗、蜜瓜等優勢瓜果,雖然品質好、産量高,如果通過大力廣告宣傳、擴大知名度,增加消費者的認可度,將助理生態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在這個過程中,改善道路交通基礎設施,提高商品運輸和人員流動的便利性也是必要措施。總之,將生態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需要多種生産要素協同發力、互為支撐,這是西部地區充分利用其生態資源優勢實現經濟綠色低碳高品質發展的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