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源頭千湖歸

發佈時間:2021-08-12 14:05:00丨來源:新華網丨作者:微果洛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對於生於斯、長于斯的人們而言,眼前最大的變化就是千湖美景再度歸來,植被長勢良好,野生動物種群數量增加。

雪山和冰川融水匯聚成滔滔向東的黃河自巴顏喀拉山流出,洶湧澎湃的河水載滿青海人堅決扛起築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的豪情與壯志,恩澤著生活在黃河臂彎中的廣大人民,大家手挽大河在其溫暖的河床上生産、生活,在綠水青山轉變為金山銀山的實際行動中,人們護佑黃河,黃河養育子民。

禁遊後的年保玉則平靜地休養生息

青海是三江之源,被譽為“中華水塔”,每年將有逾600億立方米的清潔水源滋潤下游廣大地區。黃河又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其在青海流域面積達15.23萬平方公里、幹流長度佔黃河總長的31%、多年平均出境水量佔黃河總流量的49.4%。

沿著黃河溯流而上,懷著一份敬畏與感恩之心,前行的腳步終於踏上了海拔4610米的黃河源頭,這裡是位於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境內的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湛藍蒼穹之下,成群的藏野驢或悠閒覓食或結隊奔跑,扎陵湖和鄂陵湖靜靜地依偎在高原大地的懷抱中,倒映著遠處的雪山和近處的草原,一幅渾然天成的高原生態畫卷躍然眼前。

冬日的鄂陵湖清秀婉約

早在2016年,我國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在青海啟動,這項與我省而言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的“大動作”也如一股勁風吹到了黃河源頭瑪多縣,此後一場生態文明“大考”在這裡展開。

在很多瑪多人的記憶中,他們目睹了草場退化嚴重、野生動物淡出視野、大小湖泊逐漸消失,大自然向人類發出了警示信號。後來,這裡從成為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到相繼實施三江源生態保護與建設工程一期、二期,再到如今建設三江源國家公園,生態的不斷向好大家看在眼裏,所以今天生活於此的人們也更加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果實,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管護著這裡的山川、河流、草原以及眾多野生動植物。

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以來,黃河源園區從解決“九龍治水”、執法碎片化和科學合理設置生態公益崗位入手,舉全縣之力整合國土、水利、環保、林業等部門職責和機構,組建了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形成了“山水林草湖”一體化的管理體制,實現了“一件事情由一個部門管理”的目標,從根本上解決了政出多門、職能交叉、職責分割和執法碎片化等長期影響生態保護成效的很多遺留和現實問題,為實現園區範圍內自然資源資産管理,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兩個統一行使”和自然資源資産國家所有、全民共用、世代傳承奠定了體制基礎。

成群的藏野驢在悠閒覓食

從黃河源園區到面積達12.31平方公里的三江源國家公園內,在理順體制打破“九龍治水”管理模式、創新生態管護公益崗位等一項項具體工作中,三江源國家公園正成為我省創建國家公園示範省的“主力”,廣大牧民群眾正在從草原利用者到草原保護者的身份轉化中享受著生態“紅利”,國家公園內17211名牧民吃上了生態飯,全面實現了“一戶一崗”。

作為三江源國家公園的重要組成部分,黃河源園區始終堅持生態惠民、生態利民、生態為民,結合精準脫貧,創新生態管護公益崗位機制,3042名生態管護員持證上崗,戶均年收入增加2.16萬元。

同時作為建設國家公園的一項創新之舉,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還構建了“六位一體”生態保護模式,賦予生態管護員“基層黨建、生態保護、精準扶貧、維護穩定、民族團結、精神文明、義務教育”等職責,形成了“點成線、網成面”的管理體系,初步探索走出了一條生態生産生活聯動融合發展之路。

今天,對於生於斯、長于斯的人們而言,眼前最大的變化就是千湖美景再度歸來,植被長勢良好,野生動物種群數量增加。從黃河源頭放眼新青海建設,願每一個青海人都成為國家公園示範省創建的一分子,用小小行動匯聚生態環保大力量,當好生態的守護神,確保一江清水向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