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青年舞蹈家兼編導拉巴扎西與《天邊牧人》

發佈時間:2021-06-22 15:36:35丨來源:西藏日報丨作者:曉勇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這是西藏青年舞蹈家兼編導拉巴扎西近年來主導完成的又一部西藏藏北草原文化類的歌舞劇,也是那曲市班戈縣政府近年來持續倡導的“旅遊搭臺、文化唱戲”理念的又一次延伸與拓展。

“大雪封山,馱鹽隊伍艱難地走在風雪中,他們用身體和意志開闢出前行的道路。沒有庇護,更沒有捷徑。馱鹽隊伍艱辛地前進著,他們憑著經驗與膽識逐步前行。”

《天邊牧人》第一幕《雪中行》

這是西藏大型原創民族歌舞劇《天邊牧人》的上篇之《雪中行》開場一幕,內容講的是具有悠久歷史的藏北馱鹽的故事。

《天邊牧人》第八幕《喬遷》

這部由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班戈縣政府傾力打造,西藏青年舞蹈家兼編導拉巴扎西主導完成的大型原創民族歌舞劇分上下篇、共8幕,時長約1個小時20分鐘。

整臺劇目以故事敘事為主綱,通過上篇的《雪中行》《純香溢》《黑帳篷》《人之翼》和下篇的《築路》《騎車》《婚慶》《喬遷》等8幕組成。

大幕拉開,《天邊牧人》以對話為始,傳統與新生事物引出的諸多思考,貫穿每一個篇章的主體故事和內容,在新舊西藏的歷史大背景下,以馱鹽、婚慶等藏北草原班戈最獨特的傳統遊牧文化為筆觸,勾勒出美麗草原文化的影廓,《築路》《騎車》《喬遷》又依次遞進呈現了班戈牧人從舊到新、從苦到甜的幸福生活。

這是西藏青年舞蹈家兼編導拉巴扎西近年來主導完成的又一部西藏藏北草原文化類的歌舞劇,也是那曲市班戈縣政府近年來持續倡導的“旅遊搭臺、文化唱戲”理念的又一次延伸與拓展。

青年舞蹈家、編導拉巴扎西

這部大型原創民族歌舞劇《天邊牧人》的所有演員都是班戈縣當地牧民子弟。“這些牧民演員真的很‘硬’!”拉巴扎西感嘆道,從剛開始排練存在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一路堅持下來,進步很大。現在,他們中的多數人依託這個劇在拉薩藏遊壇城實現了就業,白天就在藏遊壇城的商家打工,晚上則在藏遊壇城露天廣場演出《天邊牧人》中的一兩幕。

“《天邊牧人》整劇雖分上下篇共8幕,但每一幕都可拎出來單獨表演。”拉巴扎西説,“目前在拉薩藏遊壇城的演出不收取任何費用,在網上挺火的,一些遊客專門來看,有點網紅打卡的意思吧。説實在的,這部歌舞劇就是一個文化介質,它能很好落地,又能帶動當地年輕人就業,實現了當初我和班戈縣政府合作的初心。”

雖然很年輕,但拉巴扎西的經歷很豐富。他自幼酷愛舞蹈藝術。從上海戲劇學院舞蹈班畢業後,成為家鄉日喀則民族藝術團的首席演員。幾年後,他又考入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在深入學習和研究民族舞蹈創作和表演後,于2014年起創作多元素舞蹈劇場,成功轉型成為了一名藏族青年舞蹈家兼編導。

拉巴扎西表演舞蹈

自2020年6月開始采風、創編、找演員,到完成創作和編排至今,西藏原創大型民族歌舞劇《天邊牧人》已經通過西藏自治區相關部門的審查,目前正等待於近期在各大劇院舉行首演。為了更好地完成首演,2021年3月以來,來自班戈的《天邊牧人》演職人員在拉薩藏遊壇城復排半月後,每晚不間斷地在藏遊壇城廣場演出,收穫了很多市民和遊客的點讚。

打拼了很多年後,現在的拉巴扎西如願以償,在拉薩堆龍德慶區成立了“西藏明覺藝術空間”文化公司,2000余平米的排練廳,足以讓幾百號人一次性排練。

《天邊牧人》中的一幕場景

排在拉巴扎西日程上的劇目還有很多,而他關於《天邊牧人》這部歌舞劇的思考卻從未間斷。他説,這部涵蓋脫貧故事和藏北遊牧文化的歌舞劇,在繼承西藏本土優秀民俗文化的基礎上,加入了現代藝術元素,以西藏進步發展的清晰歷史脈絡為軸,展現時代更疊中西藏人民生活的滄桑巨變,證明只有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走社會主義道路,西藏才會有光輝燦爛的今天和更加美好的未來。“我希望將來的某一天,能將這部劇目移至它的發源地班戈,在聖象天門景區,來一場帳篷內的視聽盛宴,那才是真正的回歸本真!”他説。

(作者:曉勇,圖片:由拉巴扎西提供,原標題:拉巴扎西與《天邊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