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兵》總導演何燕敏:對馬背英雄的深情敬仰 流淌在我的血液中

發佈時間:2020-10-22 13:58:51丨來源:內蒙古文化和旅遊廳丨作者: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騎兵》不僅僅是我個人的情感,更是整個草原人民的集體記憶和內心豐碑,我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和責任感,要把它搬上舞臺,讓觀眾了解這段歷史,記住這群英雄。”——何燕敏

舞劇是一門不説話的藝術類型,其所能包含的內容非常有限。為了創作大型原創民族舞劇《騎兵》,以何燕敏總導演為首的主創人員多次前往歷史紀念館,探訪老騎兵,並誠心邀請內蒙古騎兵研究會會長阿木蘭教授做騎兵革命史顧問。在深度理解蒙古族藝術的基礎上,主創人員不斷挖掘,大膽地進行藝術創造,將真情和創造融入作品的骨髓裏,生動地詮釋了內蒙古騎兵浴血奮戰的歷史以及勇往直前的蒙古馬精神,使之“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地感染著每一位觀眾。

用真情潛心創作 鑄精品謳歌英雄

“舞劇《騎兵》的創作對我而言,與之前的創作有非常大的不同。以往作品大多都會因為某種生活、某個環境、某一情感而被瞬間激發,但《騎兵》是我多年來心裏一直放不下的創作願望。”何燕敏總導演説。


何燕敏的父親以及她從小生活的內蒙古軍區大院裏的叔叔們,大多都是經歷過偉大解放戰爭的騎兵戰士,至今何燕敏對於他們講過的故事和他們持有的騎兵性格仍記憶猶新。如今,他們大多已過世,在世的也都90歲有餘。“每次回到我父親居住的軍區大院,我都會看到在殘酷戰爭中留下身體疾病的老騎兵,內心總會被撞擊出迫切創作的衝動。202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1週年,曾為新中國的建立赴湯蹈火的馬背英雄們,我們決不能忘記。”何燕敏補充道。

談起《騎兵》這部作品,何燕敏坦言,從個人的角度講,她的父親就是騎兵,她對騎兵的深情敬仰是流淌在血液中的,多年來一直懷有創作願望;從民族的角度講,騎兵英雄是民族集體記憶中的英雄和內心豐碑,他們為新中國的建立作出的貢獻和重大犧牲,值得被頌揚;從文化審美的角度講,蒙古馬精神是蒙古民族精神的最高凝練和體現,對英雄與駿馬的情懷,是蒙古族文化審美中最具代表性的審美;從歷史的角度講,蒙古民族在漫長尋求民族解放的過程中,受到中國共産黨一系列政策的感召,選擇跟定共産黨,成為蒙古民族在歷史上集體的理想選擇,併為此做出了突出貢獻;從創作的角度講,《騎兵》是凝聚了全體創作人員的民族情懷之作、社會責任之作、藝術良心之作。







【人物簡介】

何燕敏:蒙古族,舞劇《騎兵》總導演、編劇,原內蒙古軍區政治部文工團團長、國家一級導演。其代表作品有:舞蹈《頂碗舞》《盛裝舞》《蒙古優雅》《向天歌》;舞劇《庫布其》《騎兵》;舞蹈詩《呼倫貝爾大雪原》;音樂劇《相思樹》等。

(作者:張金芳,攝影:牛菲菲、張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