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長效脫貧致富新機制:“綠色銀行”發工資 “股東”分紅來敲門

發佈時間:2020-10-21 09:38:18丨來源:新華網丨作者: 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發展扶貧産業,重在群眾受益。建設“綠色銀行”、融入全産業鏈、貧困戶變“股東”……記者近日採訪了解到,一些地方圍繞穩定脫貧機制加快探索,走出了一條條長效脫貧持續增收的新路。

10月17日是第7個國家扶貧日。習近平總書記今年在陜西考察時指出,要延伸産業鏈條,提高抗風險能力,建立更加穩定的利益聯結機制,確保貧困群眾持續穩定增收。

發展扶貧産業,重在群眾受益。建設“綠色銀行”、融入全産業鏈、貧困戶變“股東”……記者近日採訪了解到,一些地方圍繞穩定脫貧機制加快探索,走出了一條條長效脫貧持續增收的新路。

我在“綠色銀行”上班

不久前,黑龍江省海倫市東林鄉平安村村邊的果園迎來豐收,貧困戶許淑艷臉上洋溢著笑容。這個果園45畝,栽植黃太平果樹3300棵,並套種雲杉3300棵,帶動50戶貧困戶增收。

平安村黨支部書記王玉波説,每戶貧困戶可分得果樹、雲杉各60棵,每棵果樹在豐果期預計收益40多元。一旁的許淑艷插話:“關鍵這果樹是我們的了,以後年年可以有收益。”

扶貧“小果園”是國家扶貧開發重點縣海倫市建立長效脫貧機制的新探索。

在海倫市向榮鎮向新村,除了有扶貧果樹一條街,村頭沿溝沿河兩側還栽種了薪炭扶貧林,不僅防止水土流失,還可以帶動脫貧增收。

向榮鎮共栽種了800畝薪炭扶貧林,鎮內貧困戶戶均擁有一畝薪炭扶貧林。向榮鎮黨委書記楊會玉説,薪炭扶貧林將産生持續效益,前3年每年每戶貧困戶增收不低於500元,3年後,貧困戶與村集體按五五比例分成。

扶貧“小林場”成為貧困戶增收“小銀行”。向榮鎮向前村貧困戶張建方笑稱自己在“綠色銀行”上班。張建方管護樹木的公益崗位收入以及扶貧林收益,一年可達5000元。

“小林場”築起長效脫貧的“綠色屏障”,實現了生態和增收的統一。近兩年,海倫市共建生態扶貧“小林場”1260處,面積達1.48萬畝,帶動1.57萬戶貧困戶增收。

在廣西南寧市馬山縣古零鎮古零村弄拉屯,曾經“靠山吃山”的村民痛定思痛,放下斧頭、砍刀。山林得到休養生息,植被日漸繁茂。弄拉屯變成“生態綠洲”,還成立馬山縣弄拉旅遊專業合作社。去年,弄拉屯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2.2萬元,是合作社成立前的6倍。

吃好“生態飯”,“綠”水“金”山帶笑顏。數據顯示,全國生態扶貧共帶動300萬貧困人口脫貧和增收,抓住用好生態扶貧新機遇的新探索正在全國各地蓬勃展開。

我致富有“火車頭”拉著跑

寧夏固原市西吉縣吉強鎮前嘴村貧困戶陳廣同剛度過一個忙碌的國慶節假期,他家20畝艾草第二茬成熟了,陳廣同每日穿梭在半人高的艾草地裏,熟練地割草、晾曬、打捆。有企業來收,他不敢馬虎:“要按標準曬到八成幹才能驗收合格。”

與陳廣同簽訂單的是當地龍頭企業寧夏澤艾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已在西吉縣推廣種植艾草1萬多畝,遍及全縣19個鄉鎮。公司董事長林玉清説,按照乾草每噸1800元的價格收購,既能保障企業原料供應,也能帶動農戶增收。

多地加快探索龍頭企業和小農戶利益聯結機制,構建雙贏共同體。在黑龍江省慶安縣久勝鎮孫廣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一台臺收割機正在作業。久勝鎮久陽村貧困戶辛波是合作社的一員,他一點不擔心水稻銷售。每到春季,這家合作社都會和東禾農業集團簽訂單。

農戶按照東禾農業集團提供的生産方案進行種植。企業按照合同約定,以高於市場價每斤0.05元至0.6元的價格收購,並從利潤中拿出一部分反哺農民,讓小農戶融入企業全産業鏈發展中。

“這樣的利益聯結機制,農民和企業發展綁在一起,提高了農民種植積極性,保障了優質糧源。”東禾農業集團總經理楊曉萍説,集團還註冊成立東禾水稻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聯社。

2014年至2019年,東禾農業集團共拿出5400多萬元利潤獎勵聯社社員。今年東禾水稻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聯社成員發展到26家合作社,帶動379戶貧困戶增收。

沿河土家族自治縣是貴州省9個未摘帽的深度貧困縣之一。該縣黃土鎮沙坪村將部分財政扶貧資金注入一家白茶企業,實行“貸資入企”,帶動20戶貧困戶持續增收。龍頭企業解決技術、銷路等難題,農戶負責種養,兩方面緊密聯繫。

企業與農戶一系列合作新模式在促進傳統農業轉型升級的同時,也給貧困群眾脫貧致富帶來“火車頭”“牽引鏈”。

我成了“股東”還有了分紅

貧困戶變“股東”,分紅來敲門。寧夏固原市隆德縣好水鄉後海村的貧困戶石珍花沒想到,自己60多歲了,居然成了“股東”。

2017年,後海村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全村700多畝土地入股。入股村民享受年底分紅,一畝地算一股,石珍花有14股。這幾年石珍花每年分紅近3000元,加上土地種糧收益,收入總計近2萬元。

類似的扶貧增收模式已在多地推廣。2016年10月,黑龍江省綏棱縣克音河鄉向榮村成立克東向榮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王江等42戶貧困戶以地入股,成為合作社的“股東”。一年後,向榮村大部分耕地實現集中連片經營,實行農資採購、産品銷售等“全統一”的經營模式,減少了投入成本,提高了種糧收益。

“有了分紅,每畝地比自己種多收入200多元,我家有30多畝地,增收6000多元。”王江説。2019年,全村14495畝旱田全部加入克東向榮現代農機專業合作社。

向榮村黨總支書記劉峰説,合作社由村集體牽頭領辦,農民以地入股,通過建立“村集體+合作社+農戶”利益聯結機制,確保鄉親們尤其是貧困戶持續獲益。

富起來的向榮村建設了文化廣場,去年還為村裏205名65歲以上老人每人按年齡發放了200元至500元不等的補貼。

貧困戶變“股東”,還能在家門口上班。吉林省磐石市永豐村貧困戶趙德蘭快60歲了,過去起早貪黑一年也賺不了多少錢。如今,她加入村裏成立的合作社,不僅省心了,還脫貧了。

“合作社改種綠色稻米和黃豆,收益提高,我們年年都有分紅。”加入合作社後,趙德蘭除了土地收入、分紅,每年在合作社打工還能掙3000多元。

(記者:李鳳雙、管建濤、王建,參與記者:孟含琪、馬麗娟、何偉、汪軍,原標題:“綠色銀行”發工資、“股東”分紅來敲門……——探索長效脫貧致富新機制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