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土地”上刨出“新收成” 田間地頭豐收忙

發佈時間:2020-10-14 16:31:30丨來源:青海日報丨作者:洪玉傑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得益於“天下黃河貴德清”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及氣候條件,貴德縣比其他地區較早邁入豐收季。

得益於“天下黃河貴德清”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及氣候條件,貴德縣比其他地區較早邁入豐收季。

仲秋時節,記者走進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新街回族鄉陸切村,田間地頭一派豐收的景象,已經形成地域發展特色的長白蔥、紅筍,以及試種成功的洋蔥,整車整車的裝箱,村民們在田間地頭鏟菜、捆綁、裝車運輸。

農業多元化發展(攝影:洪玉傑

“我們正在搶抓豐收工期,一週後,我們的長白蔥、紅筍將出現在廣州、福建、深圳等地群眾的餐桌上。”在新街回族鄉,鄉長馬林圃不僅是長白蔥的“推銷員”,還是種植長白蔥、紅筍的“專家”。“長白蔥和紅筍抗寒性極強,日照長度不影響其生長,而且産量高、口感好,不必專門人工培土,所以適應大面積栽培。”目前新街回族鄉種植長白蔥已實現機械化,長白蔥長勢越來越好,畝産達到7000公斤。

馬林圃掰著手指頭算了一筆賬,按照每公斤3元計算,村裏80%的種植戶每戶至少有10萬元左右的純收入,只要不“等靠要”,加上在家門口打零工賺錢,怎麼都有20萬元的收入。

平均海拔2930米的新街回族鄉是海南州惟一的回族鄉,全鄉有1800多公頃的耕地面積,自2015年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新街回族鄉通過大力調整農牧産業結構,80%以上引進大戶種植露天蔬菜。

地裏不種糧食種什麼?通過新街回族鄉9個村積極調整種植結構和産業發生的“嬗變”,我們似乎找到了答案。

老虎口村馬忠良的經歷最具代表性,通過近5年的種植,馬忠良逐漸掌握了一些種植蔬菜的技術,他還編寫出種植蔬菜經驗推廣手冊,內容從選土地,到澆水、防蟲、收割,通俗易懂,全面、實用,針對性強,印刷三千份後免費發放給了新街全鄉的種植戶。

“我就是不甘心,憑啥別人可以從我們金子一般的土地裏‘刨’出金子,我們怎麼不可以?”今年是鄉上試種紅筍成功後村民種植規模最大的一年,通過大量引進外地種植大戶,積極鼓勵群眾流轉土地,全鄉種植面積達到230公頃。馬忠良也承包了近20公頃的土地種植,“我們這裡的地理位置和氣候適合紅筍生長,一年可以種兩茬,達到一定的生長期就可以銷售,預計年底收入能達到30萬元。”馬忠良説。

依託當地一村一品的政策,魚山村的村民們將土地流轉給外地種植大戶種植特色蔬菜已成了一種新趨勢。“魚山蒜苗”因品質優良、營養豐富、辛辣可口,深受省內外消費者青睞。

這要是在幾年前,魚山村做夢都不會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光景。王吉雲是魚山村三社社長,在他先前的記憶中,魚山村的糧食幾乎沒有熟透一説。“以前我們家都是種植油菜籽,每年將收好的菜籽拿去榨油,顏色都是綠的,榨出的油味道也不好。”眼瞅著自家靠種地都吃不飽肚子,愁壞了王吉雲。

面對“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窘迫處境,鄉領導帶頭向其他種植能手取經,到縣上向技術員請教,甚至還到菜市場向商販和顧客探討種什麼、種多少、怎麼種,最終決定調整種植思路,選擇種植蒜苗。

“祖祖輩輩都是種小麥、油菜,一聽説改種蒜苗,誰都不願意。”為了帶動群眾,2012年,鄉黨委書記更青才讓組織村上十七八個黨員幹部,你兩畝、我五分、他三分……大大小小加一起,那一年,魚山村共種了3.33公頃蒜苗。

“奇跡”發生在秋天。蒜苗平均畝産達到了近萬公斤。按照每公斤1.8元來算,一畝地的收入能達1.8萬元。這個消息很快傳遍了全村,第二年村上的7名幹部帶頭成立“貴德禾順蔬菜種植專業合作社”,種植面積達到35公頃。曾經最困難的魚山村靠著小小的蒜苗一躍成為新街回族鄉發展的佼佼者。

在“老土地”上刨出“新收成”,這樣的例子還有太多太多,已經不滿足現狀的新街回族鄉陸續辦起了多元化的牦牛養殖、中藏藥種植、土雞蛋雞養殖、青稞酩餾酒加工等發展模式,進一步實現了産業發展、生態保護、牧民增收的“三贏”。

(作者:洪玉傑,原標題:“老土地”上刨出“新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