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醫鬥拉加的堅守

發佈時間:2020-09-18 15:57:54丨來源:新華社丨作者:央秀達珍 王艷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一個人,一個藥箱,一個村莊,一走就是24年。

九月的高原,遠處雪山上的積雪還未融化,草原上的牧草開始泛黃,道路旁的田地裏,飽滿的青稞穗已經低下頭,和村醫鬥拉加背著藥箱的孤獨背影,構成眼前這幅畫。

一個人,一個藥箱,一個村莊,一走就是24年。

鬥拉加(左)為村民王龍講解健康衛生常識(9月15日攝,攝影:新華社記者 央秀達珍)

眼前這位藏族漢子被高原的烈日曬得黝黑,46歲的他看上去有些蒼老,面對記者的鏡頭時,他緊張得眼神閃躲、滿頭大汗,而當他和患者交流時,眼神卻堅定而有力量。

“有個老人來電話説不舒服,我得趕緊去看看。”鬥拉加背著聽診器、血壓計等設備和一些常用藏藥,急忙出了村衛生室的門。他健步如飛,記者有些跟不上,因為在這裡,稍走快些便會大口喘氣。

鬥拉加(左)為村民桑德吉測量血壓(9月15日攝,攝影:新華社記者 央秀達珍)

鬥拉加所在的五一村位於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興海縣河卡鎮,這裡平均海拔3300米左右。

張慧清早早就在家門口等著鬥拉加的到來。她的丈夫王龍患有高血壓、心臟病,因腿腳不便,常年臥床不起,是鬥拉加重點關注的對象。“老頭子這幾天不太舒服,曼巴(藏語意思是醫生)你給看看!”張慧清説。

鬥拉加(左)在五一村衛生室詢問患者身體狀況(9月15日攝,攝影:新華社記者 王艷)

“沒有大礙,血壓也在正常範圍內,我給您帶了些藏藥,您吃三天看看效果。”鬥拉加説。村民們一旦有“頭疼腦熱”,第一時間就會想到村醫鬥拉加,不管颳風下雨,他總是隨叫隨到。王龍説:“他真的比我們的親人還親!”走出王龍家,鬥拉加又順道去看望在村口開小賣部的桑德吉,“前幾天她血壓有些高,不知道這兩天咋樣了。”

鬥拉加20歲起跟隨當地的藏醫學醫術。1996年,他正式成為鄉村醫生。“以前村衛生室就在家裏,要自己上山採藥、制藥,然後騎著馬、背著藥箱去巡診。”鬥拉加説:“以前我們挨家挨戶送糖丸,經常吃閉門羹,藏族老百姓不知道那是啥,説不能給孩子吃。”他經常為此發愁,因為走一天也送不出去幾個。

鬥拉加在五一村衛生室為患者診脈(9月15日攝,攝影:新華社記者 央秀達珍)

如今,走進五一村衛生室,乾淨明亮,時不時有村民前來買藥,還有患者在輸液。診斷室、檢查室、藥房、配藥室、注射室、接種室、公共衛生室七室分開,藥房內整齊地擺放著常用西藥,還陳列著二十五味珍珠丸、七味葡萄散等七十余種藏藥。

為了更好地服務當地百姓,鬥拉加先後在海南州、西寧市學習,考取了成人大專,也取得鄉村醫生執業證書和醫師資格證書。更令他高興的是,這幾年五一村還新添了兩名村醫,他們和鬥拉加一起承擔轄區內422戶1514人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基本醫療服務、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健康扶貧等工作。

鬥拉加(左)和女兒才讓卓瑪一起玩耍(9月15日攝,攝影:新華社記者 王艷) 

雖多了兩名村醫,但很多事他還是願意自己做。“每年4月至10月,很多牧民搬到了夏季牧場,最遠的一戶離村衛生室有35公里。”鬥拉加説,由於村民們居住分散,有時候走半天,可能都見不到一個人。“雖然辛苦,但通過我們到府服務,現在藏族群眾的觀念逐漸轉變,健康意識明顯增強。”

下班後,鬥拉加(左)和女兒才讓卓瑪在衛生室門口玩耍(9月15日攝,攝影:新華社記者 王艷)

每月5日至7日,是村衛生室接種疫苗的日子,只要鬥拉加在群裏喊上一聲,村民們就會早早趕來,按時給孩子接種疫苗。有時候村裏有人生了娃,還會主動聯繫鬥拉加預約接種。“娃娃都怕我,因為害怕打針。”他笑著説。

“在村裏當了一輩子醫生,最讓我高興的就是看著村衛生室建設得越來越好,村醫待遇不斷提升,隊伍也有了接班人。”鬥拉加的辦公桌裏,放著十幾本榮譽證書,“優秀鄉村醫生”“優秀先進個人”……

隨訪工作結束後,鬥拉加走在回衛生室的路上(9月15日攝,攝影:新華社記者 王艷)

當談起孩子們,鬥拉加眼裏泛著淚光。“兒子畢業後打算留在縣城工作。女兒目前在河卡鎮民族寄宿制小學讀二年級,她的願望是去大城市當一名醫生。孩子們有了更多人生選擇,希望他們飛得更高,走得更遠。”鬥拉加説。

(作者:央秀達珍 王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