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澆灌高原上的“格桑花”

發佈時間:2020-09-11 17:57:19丨來源: 求是網丨作者:張淑虹 張建平丨責任編輯:趙明霞

打扮時髦的上海姑娘童心在畢業季看到校園中挂著的西部計劃宣傳條幅——“到西部去,到基層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她的內心涌起一股熱流。

青春無悔

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第一民族中學的一間教室裏,好多張青澀的面孔湊在一起。如果不加介紹,你會以為他們是這裡的學生。事實上,這些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都是通過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雜多專項”招募的志願教師。他們來自五湖四海,此時此刻在這片海拔4200多米的高原上實現著同一份青春理想。

打扮時髦的上海姑娘童心在畢業季看到校園中挂著的西部計劃宣傳條幅——“到西部去,到基層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她的內心涌起一股熱流。

“因為這句話,我就來了。”説起來到這裡的初衷,這個年輕的女孩這樣輕描淡寫地回答。於是,去年8月,童心暫別繁華的大城市,決定“用一年的時間,做一件終生難忘的事”。這一年,她經歷了高原反應和氣候的種種不適,但是很快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今年8月,已經在這裡支教一年的童心主動提出申請再服務一年。

“我想待久一點,填補這裡的教師資源缺口。”與大學畢業時選擇來到這裡的原因不同,“不是發生了某件事觸動了我,而是我在這裡的每一天都在挽留我。”一年的支教經歷,讓童心感受到高原生活的艱苦,更看到在我國西部尤其是高寒高海拔地區教師資源的緊張、藏族孩子對知識的渴望,她深深地感到,自己是被需要的。

“讓青春在黨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綻放絢麗之花。”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新時代青年人發出的號召。在雜多,很多個和童心有著相同經歷的支教老師們,都把這句話銘記在心,因為被藏族孩子們需要,被黨和人民需要,他們覺得自己的“青春之花”綻放得格外美麗。

雜多縣第一民族中學的支教老師在給學生們上課(雜多縣委宣傳部供圖)

由共青團中央和求是雜誌社共同發起的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雜多專項”,是西部計劃中為數不多的向高寒高海拔地區規模化派遣支教團隊的項目。這個開學季,“雜多專項”為雜多的孩子們派去了28名志願教師。這些年輕的老師們努力克服著艱苦自然環境帶來的巨大身心挑戰,堅守雜多,為民族地區教育事業貢獻著青春力量。

河北農業大學的畢業生張宗凡是西部計劃“雜多專項”志願者小組的組長。他的家鄉曾經是河北的貧困縣,一路求學,張宗凡得到很多針對農村學生的政策幫扶,他把自己來到高原支教的選擇叫作“感恩與回饋”。

來到高原支教,不僅是為了做一件“浪漫的事”。今年剛剛從青海大學畢業的英語老師楊海霞説:“來到這裡我挺榮幸,認識這麼多志同道合的小夥伴也很快樂。我始終覺得,我們年輕人不僅要有詩和遠方,更要有家國情懷和偉大理想。”

雜多缺氧,但不缺精神;高原艱苦,但他們不怕吃苦。幾位支教青年都談到了習近平總書記在剛剛召開的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講到的“老西藏精神”。在海拔4200多米的雜多,這樣的精神同樣重要。他們把“缺氧不缺精神、艱苦不怕吃苦、海拔高境界更高”這19個字作為自己的座右銘,激勵自己把青春獻給高原上的教育事業。

雜多縣第一民族中學的支教老師在給學生做課後輔導(雜多縣委宣傳部供圖

格桑花開

扶貧必先扶智。讓貧困地區的孩子們接受良好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如今,雜多縣正在全力夯實義務教育發展根基,努力讓藏族孩子實現從“有學上”到“上好學”的改變,除西部計劃“雜多專項”之外,雜多縣想盡辦法找師資,如今師生比已達到中學1:15、小學1:19的標準。通過“國培”“省培”“州培”等計劃,教師培訓覆蓋率達到100%,教學品質明顯提升,中考成績實現了5個連續增長。雜多教育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馬背教育、帳篷教育,到今天的蓬勃發展。

同時,在教育政策的宣傳和激勵下,更多雜多孩子的父母明白了 “蟲草有價,知識無價”,在他們心中,“讓孩子挖蟲草”的傳統觀念已經轉變為“讓孩子念好書”的強烈願望。高原上的雜多孩子們也不再是“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桃花源中人——因為教育,他們了解到黨和國家的歷史、社會的變革、文化的多樣,他們更加包容、感恩和奮發;因為那些幫助他們成才的年輕老師們,這些孩子懷著“長大後我就成了你”的仰慕和憧憬,在心中悄悄埋下建設家鄉、報效祖國的夢想。

雜多縣第一民族中學的學生正在參加“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歌唱比賽活動(本文受訪者供圖)

雜多孩子的心中常常充滿這樣的感恩之情,因為黨和國家一直在關懷著他們的成長。近年來,北京、遼寧等地的高中陸續開設了青海內地高中班,作為對口支援青海教育的一個重要項目,給成績優異的藏族學生提供了享受城市教育資源的機會。正在北京師範大學大興附屬中學升入高二的雜多女孩格日措毛,在上學期幾次考試中都取得了年級第一的好成績。她在日記中寫道:“我是盛開在雪域高原的格桑花,我不怕風雪嚴寒,不怕風吹日曬,堅強是我的性格。”“讀過《平凡的世界》之後,我很受震撼,我要把苦難化為向前走的動力。”“我長大以後想成為一名作家,描寫家鄉雜多的風土人情,讓更多的人了解那裏,也給家鄉的人帶來幸福和快樂。”

雜多的孩子,喜歡把自己比作“格桑花”,因為這種盛開在雪域高原的花朵美麗又頑強。還有很多同格日措毛一樣的高原“格桑花”,憑著不怕吃苦的堅韌品格,借著新時代教育改革的東風,讓自己的理想插上翅膀。近年來,有很多走出大山的學生回到家鄉、反哺桑梓,還有不少受到感召的高校畢業生,主動選擇、勇擔使命,把個人的職業追求融入鄉村振興的事業中去。

圖為雜多縣第三民族完全小學(雜多縣委宣傳部供圖)

今年4月,雜多縣已經實現脫貧。如期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我們黨向人民、向歷史作出的莊嚴承諾。那些用青春澆灌高原“格桑花”的年輕人,都是這一偉大歷史的見證者,更是參與者、建設者和貢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