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問內蒙古林改新困

發佈時間:2020-08-05 16:32:16丨來源: 《瞭望》新聞週刊丨作者:丁銘 張洪河 朱文哲 王靖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林區未來産業發展模式是“1+N”,即突出生態主業,帶動森林旅遊及康養、林下經濟等,産業後續要實現可持續發展,需從“林區一盤棋”出發避免産業發展同質化,留住青山,促轉型升級。

作為我國面積最大的國有林區,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在全國國有林區改革中“第一個吃螃蟹”,經過二十多年深入改革,剝離“企業辦社會”職能基本完成,體制機制不斷優化,職工生活水準得到改善,生態保護建設成效顯著。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近日驅車數千公里來此調研發現,隨著林區改革的深入推進,林區人力資源短缺、民生保障不到位、産業轉型斷續等難題已成為制約林區轉型發展的新阻礙,亟需破解。

內蒙古大興安嶺根河林業局約安裏林場的馴鹿守護者(攝影:于洋)

減員已經到位 又現後續乏人

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是我國東北和內蒙古國有林區中率先探索改革的林區。1998年該林區率先在全國進行“破産重組,減員增效”的第一輪重大改革;2008年進行“事企分開,主輔分離”的第二輪重大改革;2015年又進行“理順資源管理體制,事企管辦徹底分開”的第三輪重大改革。

三輪改革使林區管理機構實現“政事企分開”,機構與人員得到精簡優化。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以下簡稱林管局)改革辦主任李叢明説:“林區自改革以來近10萬人得到一次性安置,原隸屬於林業的138家文教衛生單位全部移交屬地,2160名幹警納入國家政法編制,196戶企業、10388人、25.6億元資産脫離主體,改革成效走在國有林區前列。”

然而,“後繼有林,後繼乏人”的問題正在顯現。林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按照“機構只減不增,人員只出不進”的改革要求,林區職工數量從2015年的9.4萬人減至如今4.6萬人,林區後繼乏人、人員老齡化、男女比例失衡。

防火戒嚴期,圖裏河林業局西尼氣林場緊張地補充裝備庫。滿頭白髮的54歲專業撲火隊員劉剛,吃力地將幾十斤重的補給包舉過頭頂,放在裝備架上,他説:“我們林場一共20名撲火隊員,最大的55歲,最小的51歲,人員老化問題嚴重。”一位林業局幹部透露:“林場裏的白髮撲火隊員太普遍了。多數患有高血壓等疾病,上火場得邊撲火邊吃降壓藥。”

林區男女比例失衡嚴重,影響年輕人紮根林區。某林業局勞動人事科負責人説,該局女職工數量佔職工總人數的14%,而青年女職工佔比僅為女職工數量的20%。林區男女比例4.47:1,部分偏遠林場這一比例甚至達到22:1,年輕男職工婚配困難,大量年輕職工外流。

針對林區人員短缺、青黃不接的局面,圖裏河林業局局長莊岩認為,林區既需要高級專業人才,也需要一線基層工人。要制定合理的人員進出機制。例如“退10進5”或“退10進3”,啟動常態化人員選錄機制,在確保合適男女比例的前提下,有計劃地引進、考錄高校畢業生和復轉軍人。

生活得到改善 基本服務滯後

7月的阿爾山市,碧空如洗。筆直的興安落葉松環抱著幢幢亮麗的回遷樓。80歲的林業老職工郭永財和老伴如今就住在這樣的高樓裏。“家裏裝了電熱水器、馬桶,生活很方便。冬天集中供暖,蓋個毯子就能睡個好覺。現在活得真叫幸福。”老郭露出滿意的微笑。

“出棚進樓”,這是林區職工民生改善的一個縮影。李叢明介紹,隨著深山遠山林場搬遷工程的實施,有65個建制林場、5.22萬戶居民整體搬遷至局址或林區中心城鎮,實現了優居。“林區職工收入還持續增加,2019年底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已突破6萬元,而這一數字在1998年僅為4302元。”

記者發現,雖林區職工薪酬與居住條件等得到改善,但民生發展依舊存在困局。自林區醫療、教育移交屬地管理後,地方政府對醫療、文教資源進行優化整合,各中心城鎮醫院資質降級為鄉鎮級衛生院,醫療服務水準弱化。加上林業城鎮、林場人口減少,對教育、醫療需求減弱,影響了民生水準的提升。

在某基層林場,記者看到這裡的衛生所“有房無醫”。衛生所掛牌還在,可部分屋室已變為超市。該林場負責人説,2008年林業醫療系統移交屬地後,林業局沒有了向林場衛生所派駐醫生的許可權,林場衛生所再沒有來過醫生。

記者走訪得知,林區各中心城鎮過去均有師資力量雄厚的學校。隨著林區教育移交屬地政府,師資整合後很多地方教育水準出現下滑。某鎮學校負責人説:“學校今年一年級只有11個孩子,相鄰鎮的學校有一個班只有1個孩子。”

針對林區民生發展之困,根河林業局黨委書記高希明認為,林區社會服務地方化後,醫療等民生保障服務“退坡”現象需引起關注。林業部門與屬地政府強化溝通協作,完善林地診療體系銜接點建設,解決林場醫療覆蓋盲點。

生態成效顯著 後續發展乏業

林海浩瀚,莽莽蒼蒼,起伏的山巒涌翠競秀,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無疑是我國生態建設裏一顆閃亮的綠色明珠。二十多年來,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林地面積凈增138.74萬公頃,森林面積凈增99.45萬公頃,森林覆蓋率提高9.25個百分點,森林蓄積凈增3.01億立方米,生物多樣性顯著提高,生態環境持續向好。

儘管林區生態成效斐然,但記者調研發現,目前林區的林産加工業已基本解體,林區面臨“青山常在,後續乏業”的發展危機。

林管局相關處室負責人介紹,過去林區以木材砍伐為主産業,輔以服務社會生活的多种經營産業及林産加工業。“隨著天保工程的實施及去産業化改革,林區主産業向生態服務轉變,林産加工業開始出現虧損、破産。”該負責人説,圖裏河、根河等林業局曾經都有規模化的木材加工企業,生産能力與産品品質居市場前列,但由於缺少原料及經營不善,現均已破産倒閉。

記者了解到,2015年,按照《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改革總體方案》要求,森工公司所屬的旅遊、漿紙等國有企業及其經營性資産全部移交屬地管理。相關人士説:“培育了15年的阿爾山旅遊公司就是在執行方案中劃轉出去的。”

林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林業碳匯交易是林區探索“山水變金銀”的重要方式,儘管林區已實現林業碳匯交易破題,但推進碳匯交易過程中仍面臨碳匯核算方法單一、交易市場封閉、碳匯人才匱乏等難題。

業內專家認為,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作為我國最大的儲碳庫,要儘快打通林業碳匯交易現存的堵點問題,加速“山水變金銀”,擴展林區産業發展的實現路徑。林區要開發天然次生林碳匯核算方法學;鼓勵碳金融産品創新試點,以此為碳匯交易創造良好金融環境;要引進與培養一批具備良好專業知識背景、出色融資能力與管理能力的複合型人才,加強碳匯人才儲備。

林區未來産業發展模式是“1+N”,即突出生態主業,帶動森林旅遊及康養、林下經濟等,産業後續要實現可持續發展,需從“林區一盤棋”出發避免産業發展同質化,留住青山,促轉型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