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重建參與者的玉樹情結

發佈時間:2020-08-01 21:09:45丨來源:光明網丨作者:玉樹發佈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不是玉樹人,卻勝似玉樹人。在玉樹災後重建的崢嶸歲月裏,他們與玉樹榦部群眾同心協力,共克時艱。

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不是玉樹人,卻勝似玉樹人。在玉樹災後重建的崢嶸歲月裏,他們與玉樹榦部群眾同心協力,共克時艱。他們離開玉樹已有多年,卻把一顆熾熱的心留在了這座嶄新的城市身上,時時關注它的成長與蛻變,刻刻回望它的肌底與脈絡,每每流連它的山水與懷抱,我們親切地稱呼他們為——“玉友”!

張得慶,青海省審計廳黨組成員、副廳長。玉樹災後重建期間任青海省審計廳總審計師。奉命擔任玉樹災後重建聯合審計組副組長兼現場審計組組長。

玉樹災後重建,是迄今為止人類在高海拔的生命禁區,制約條件最為突出、生態保護最為重要、基礎設施保障條件最為薄弱地區實施的大規模原址重建,其條件之苦、困難之多、情況之複雜世所罕見。這是世所公認、看得見的難度。而與之同步推進、看不見的難點還在於:災後重建項目涵蓋類別廣泛,項目數量多,重建資金量龐大,必須確保重建項目規範實施,資金使用安全有效。這項任務,就落在張得慶帶領的災後重建聯合審計組的肩上。

玉樹災後重建聯合審計組,由審計署投資司、蘭州特派辦、鄭州特派辦、成都特派辦、北京市審計局、遼寧省審計廳、青海省審計廳抽調人員組成,對災後恢復重建資金和物資的籌集、分配、管理、使用和效果,以及重點建設項目進行全過程跟蹤審計,全面檢查國家有關災後恢復重建政策實施與重建規劃落實情況。這是從黨中央、國務院下達下來的指令,鐵令如山。時任副省長馬順清再三叮囑:重建資金一定不能出問題,審計組一定要把好關,否則無法向黨中央、國務院交代,無法向全國人民交代!張得慶的內心再清楚不過:此行使命光榮,責任重大!

他説,玉樹災後重建的絕大部分資金來自中央財政轉移支付,接受捐贈資金100多億,玉樹當地自籌僅佔很少一部分,要重建一座由大愛凝聚起來的城市,就必須萬無一失地用好每一筆資金!從接令那天起,張得慶和由他所帶領的審計組一行人便一猛子紮下去、鋪灑開,資金撥付到哪兒,審計跟隨到哪兒;項目開工到哪兒,人員跟進到哪兒,夙興夜寐,如履薄冰。跟蹤審計涵蓋數百個災後重建項目和幾十億的資金額度,審計組生怕一不留神留個漏洞出個岔子,因此始終緊繃內心一根弦,精益求精慎之又慎,一時間工作量、工作強度和工作時長達到前所未有的極限狀態。“那段時間,審計組幾位女同志連路都走不穩。許多同志高原反應嚴重,不得不來回輪換,完全可以用前赴後繼來形容。”張得慶説。

2012年5月24日張得慶在新寨瑪尼石堆重建現場查看工程品質

張得慶若干次走遍全州19個重建鄉鎮,對19個鄉鎮的重建基本情況瞭如指掌。有幾次,因為工作車輛緊張,只能乘坐一輛臨時調配的皮卡車跑工地,也因此,被災區群眾親切地稱作“皮卡廳長”。按他的話説:只有盯緊災後重建資金歸集、撥付的每一關鍵環節,確保資金監督機制和資金管理運作機制得以健全完善並嚴格執行,堵死任何一處可能出現的漏洞,任何人就沒空子可鑽,幹部也就出不了事兒。的確如此,玉樹災後重建能夠順利完成,與重建資金的陽光運作有著直接的關聯,也得益於審計機關的保駕護航。工作上是如此,在生活上就有些“馬虎”了。災後重建期間,為配合重建規劃的執行和項目建設,審計組的駐地從軍分區到格薩爾廣場,再從水文站到烈士陵園,連續四次“搬家”。

進駐初期,在軍分區的駐地,審計組人員除了要面對帳篷漏雨,地面積水無暇清除的窘迫,還由於工作時間和地點無法統一,審計組人員常常錯過重建指揮部臨時食堂的飯點,時常面臨“沒飯吃”的尷尬境地。記得有一次,張得慶看到隊員們連續幾天沒有吃到一口肉,便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四處“找肉吃”。最後來到玉樹公路總段,對方熱情地請他入席。張得慶囁嚅著説道:我還有一幫兄弟呢!養路人立刻聽出了他話裏的意思,將一鍋剛煮好的開鍋牛肉連鍋送上。張得慶連忙鞠躬致謝,他説這份休戚與共的兄弟情誼永世難忘。就在這個當口,最早開工建設的各類城鄉居民住房和公共工程災後重建項目,因為造價標準與援建央企申報的價格存在較大差異,嚴重影響了重建資金的支付和重建項目的順利實施。

此時的張得慶坐不住了。為客觀真實地核查清楚災後重建項目造價組成,他帶領審計人員奔赴鋼筋、水泥等建材生産企業、經銷商處進行詢價,到援建央企的指揮部核查經營管理成本情況,深入上百處災後重建項目施工現場開展調研,先後花費一個多月的時間,最後全面摸清楚了影響造價標準的人工、機械、材料等基本要素的價格情況,為青海省政府準確合理調整造價標準打下堅實的基礎。勝券在握,指揮部便上演一幕他與央企針鋒相對辯論造價的場景。在事實依據和這份執著面前,央企做出讓步:就憑你這份敬業精神,我們不和你爭了!隨後,張得慶又帶領審計組歷時半年,對結古鎮大小市政工程、集中供熱工程及重災區和重災區部分公建項目等8大類災後重建項目的工程量、投資額進行了審計。為青海省政府提供了準確的相關數據,為相關部門調整投資提供了依據。所有重建項目造價標準以最合理的區間劃定,重建大業得以順利進行。

而他的身體亮起了紅燈。一次深夜加班時,頓感胸悶難耐。後經測量心率僅有43次,接近心臟驟停的危險境地。時任州委常委、玉樹市委書記吳德軍,常務副州長王勇聽説後立即前來看望。看到平日裏生龍活虎的他痛苦難耐的樣子,兩位並肩戰鬥了兩年多“重建戰友”一時竟不知説什麼才好。後來他才知道,當時醫生給他注射的是一劑強心針。那樣的時候,他的心態也曾面臨奔潰,也曾在深夜裏發問:這重建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完成吶!重建,終究是完成了,而且完成得很漂亮!而最早入駐的他們,還要繼續堅守。災後重建項目全部建成完工後,現場指揮部和援建央企陸續撤離,審計人的“重頭戲”才剛剛開始。自2013年年底開始,張得慶又帶領審計人員,承擔起災後重建項目的審計評審工作,先後完成了對玉樹州週邊五縣及玉樹市上拉秀鄉、巴塘鄉400多個重建項目的竣工決算審計,出具竣工決算審計報告391份,僅週邊五縣就為玉樹重建工作節約投資2.08億元。從抗震救災初期及時跟進救災款物發放直到2015年7月重建項目竣工決算審計任務全部完成,先後歷時整整五年!

2015年7月,當他同青海省委、省政府領導一起,鄭重地將一份無懈可擊的審計報告呈給審計署,也將一份圓滿的答卷交給了黨中央、國務院。那時,他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而當初埋怨他“管得太嚴、操作太繁瑣”的那些幹部們,無不感激他:若不是他把關把得嚴,在焦頭爛額搞重建的日子裏,沒準兒一個疏忽就會害了自己連累他人。每逢此時,他的職業榮譽感便填滿心間。五年,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也許只是滄海一粟。但對於一個個體的人而言,又由多少個五年組成?那充滿了艱難困苦的五年,那回憶起來都是滿滿心酸的五年呢!恰也是最為崢嶸、最為輝煌、最值得銘記的五年。

也就在那五年,他把一顆心完整地留在了玉樹,不論身處何地,時時夢回。因此,每年必回,這裡有他踏過的山河走過的足跡。每每看到這座在草原上生長出來的城市一天天地整潔、文明、友愛、和諧,一年年地意氣風發、昂揚向前,他的嘴角總會不自覺地上揚。再看它從蹣跚學步到健步如飛,從“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到“全國衛生城市”,從滿地廢墟到高樓林立,他不禁慨嘆:當初的付出是值得的,所有人的付出是值得的!如今的我們,不論步履怎樣鏗鏘,不論信念如何堅定,我們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和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曾為玉樹披肝瀝膽的人們。更要清醒地知道,這座城市屬於全國人民,他們永遠是玉樹的一份子!

(來源:玉樹發佈,綜合:三江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