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青海特色農産品進京打開銷路 北京小夥宗光未:我是玉樹新貨郎

發佈時間:2020-08-01 21:53:30丨來源:北京晚報丨作者:陳聖禹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北京消費扶貧産業雙創中心二樓的青海玉樹館內,牦牛肉、黑枸杞等原生態農産品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早上9點半,位於草橋的北京消費扶貧産業雙創中心準時開門營業,在二樓的青海玉樹館內,牦牛肉、黑枸杞等原生態農産品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這些特色農産品之所以能從1800多公里外的青海玉樹順利抵京,並出現在北京消費者眼前,這與“90後”北京小夥宗光未的努力密不可分。

去年6月,北京首農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與青海玉樹州政府共同出資成立合資公司,公司的“90後”北京小夥宗光未主動請纓,提出去玉樹鍛鍊鍛鍊。

北京消費扶貧産業雙創中心(資料圖)

叫好:玉樹特産現身北京商超

玉樹藏族自治州位於青海省南端,按照國家相關測定,玉樹州一市五縣均被列為深度貧困地區。半年多前,27歲的宗光未來到這裡,從一名首農公司的辦公室職員,變身成為青海首農玉樹供應鏈公司的負責人。財務專業出身的宗光未雖然有財務管理和電商管理的相關經驗,但要想讓當地的特色農産品走出去、走得穩,他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事在人為。不到半年的時間,玉樹州的10鎮、25鄉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他對每個地方的農産品、手工産品的具體情況都如數家珍。

隨著走訪的不斷深入,宗光未發現雖然不少地方的水源和農副産品品質很好,但由於當地缺乏成規模的加工企業和專業設備,經過加工後的相關産品在包裝、口感以及産量方面都或多或少存在不足,很難完全滿足大城市消費者的需求。

“其實,當地的山泉水質很好,如果做成礦泉水口感會很不錯。但是,當地的産業規模有限,一家規模最大的礦泉水廠,廠房全算下來也只有300平方米左右,這種情況下,即便是有了穩定銷路,以目前的産量來説也很難保證足量供應。”

為了給玉樹的農副産品打開銷路,宗光未一方面將黑枸杞、黃蘑菇、牦牛肉乾等地域特色強、品質優良的農副産品作為首批主打産品帶入北京市場,另一方面,他也在積極地將首農標準引入當地。

何為首農標準?簡單説,就是作為北京市的大國企,首農集團參與過很多行業標準、市級標準、國家標準的制定,所以,從産品品質到生産包裝環節,不僅層層把關,道道嚴控,而且,其生産、經營的標準往往還會高於行業標準,高於國家標準。宗光未相信,比肩首農標準,只要産品的品質能不斷提高,認同玉樹品牌的消費者數量也會隨之增長。

從今年1月至今,雙創中心展銷會玉樹展廳的銷售額已經超過了30萬。雖然30萬元並不是很多,但也讓不少玉樹當地的企業和農戶看到了希望。“最初一些人也對我們的工作方式、方法抱有疑慮,但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和我們取得聯繫,希望自家的農産品也能夠通過首農搭建的平臺展示在更多消費者的面前。”

拼搏:三頭並進每天披星戴月

和不少北京孩子一樣,打小長在四九城的宗光未沒有長時間離開故鄉的經歷。玉樹的項目一去便是3年,能否堅持得下來並找到合適的方法,帶動當地農産品的生産銷售,起初單位裏不少人都有一分擔憂。對於這個,宗光未也想得挺明白:“我既是北京孩子,又是“90後”,兩樣都佔了。當時有人擔心我出去以後會不會‘杵窩子’,萬一抹不開面子,企業的精準扶貧工作勢必會受到影響。”

去年9月,玉樹供應鏈公司成立之初,整個公司上下只有宗光未和玉樹方面派來的副總兩人。企業精準扶貧時間緊、任務重,擺在宗光未眼前的第一個挑戰便是籌備來年1月在北京消費扶貧産業雙創中心進行的展銷會。在有限的時間內,除了要完成玉樹供應鏈公司員工的招募,宗光未同時還要下鄉尋找能被北京市民認可的農副産品,並隨時留意雙創中心玉樹展廳的佈置工作,可謂“一心三用”。

在籌備展銷會的4個月裏,每天奔波在外,前往各鄉各縣尋找優質的商品成了宗光未的工作常態。平均算下來,每趟下鄉光是來回車程就需要4個多小時,宗光未天不亮就起床出發,等再次回到單位宿舍,經常是晚上10點以後了。在玉樹的半年多時間裏,給宗光未印象最深的要算是當地的山路了。“在這些土路上行駛,即便是普拉多這樣的越野車,趴窩、側翻的情況也不少見。記得有一次我們坐在車上,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車身除了在山路上攀爬,還在向右方懸崖不斷側滑。”

那段時間,即便再勞累,每天回來後宗光未必定要過問北京展廳的進展,並對一天考察的成果進行仔細記錄。待到忙完手上的工作,時針已經指向了次日淩晨1點,睡不了四五個小時,宗光未就又要起床了,準備前往下一處探訪的鄉鎮。

如今,雙創展銷會已經圓滿結束,無論是展廳還是公司也都慢慢走上了正軌,可宗光未看起來卻比半年前黑了、瘦了不少。

希望:當地企業能走出去站穩腳

小宗還記得,他第一次走進玉樹的各個鄉鎮、村落時,當地居民的生活狀況令他印象深刻。“我曾經去過稱多縣的一名建檔立卡戶(貧困戶)家中採購牦牛標本,他們一家十幾口人住在政府給蓋的小院裏。家裏除了一台老電視,就只有一台用來存放食品的冰櫃。”家中不寬裕的經濟狀況,並沒有減少牧民的熱情。一家人拉著宗光未和藏語翻譯,熱情地介紹各種牦牛標本、氈毛帳篷等手工藝品。“我能從他們的眼神中感到,他們對我的到來滿懷希望,而我所能做的就是儘自己努力不辜負他們的希望。”

宗光未經過走訪發現,儘管玉樹産出的農副産品品質優良,但産品種類單一、加工過程粗糙、沒有形成有規模的産業鏈等短板同樣明顯。“就拿當地最具代表性的牦牛肉來説,産業相對成熟的地區會將牛腱、裏脊等各個部位分別挑選出來進行深加工,但在玉樹這些肉會被一股腦地做成牛肉乾,這就會使同一批産品口感存在很大差異,進而影響到産品的銷路。”

如今,除了持續為玉樹的農副産品、手工藝品尋找銷路外,宗光未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建立生産鏈條、轉變生産銷售觀點的孵化培訓上。在他看來,無論是自己和同事,還是背後首農提供的廣闊平臺,説到底都只是幫助當地農戶、企業脫貧的一根柺棍。“如果僅僅是依賴首農,等到我們離開時,他們仍會失去方向。現在我最盼望看到的,是當地企業在首農的幫助下能夠走出去、站穩腳,並且,帶著當地的農戶和合作社一起走下去。為了這個目標,我願意竭盡全力為玉樹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