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要走沙漠戈壁也是金山銀山的道路

發佈時間:2019-08-22 20:30:00丨來源:中國環境報丨作者:吳曉軍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指導我國西北地區的發展實踐,就是要走出一條沙漠戈壁、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的道路。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兩山理論”,闡釋了經濟發展與生態文明建設之間辯證統一的關係。用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指導我國西北地區的發展實踐,就是要走出一條沙漠戈壁、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的道路。

西北是我國的生態之源,戈壁沙漠、冰天雪地在自然生態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同時也是寶貴的經濟資源。如果人類擁有正確的認識,採取科學的態度,戈壁沙漠、冰天雪地就會成為金山銀山而造福桑梓。

第一,治理好沙漠戈壁,保護好冰天雪地,就是維護好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根基,就是為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提供不可多得的、足夠的生態環境空間。這種供需關係在西北地區更多的是以生態效益、社會效益的形式錶現出來,在其他地方卻能以經濟效益的方式體現出來。

目前,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已進入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産品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的攻堅期。西北地區作為中國的生態源區,作為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的重要構成部分,既提供全局性的也提供區域性的優質生態産品,如水資源、森林草地資源、空氣陽光、冰天雪地甚至是戈壁沙漠。這種生態産品所具有的公共産品特點,長期以來成為西北地區為整個社會無償提供享用的一種生態福利,成為域內域外經濟社會發展、人民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物質條件。

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把西北地區生態建設的付出、創造的生態産品這一寶貴財富,以生態福利的方式無償地提供給國家、轉移到其他地區,本質上反映的是西北的生態資源價值和生態建設效益的外溢,如支撐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暢通無阻,防止風沙災害,減少黃河泥沙等。所以,充分認識這一問題的重要性,多管齊下,建立針對西北的生態補償制度,加大中央財政對西北的轉移支付,在西北實施綠色金融政策,實現區域間、流域間的生態補償,創新發行針對西北生態建設的各種金融産品,就成為實現社會公平公正的必要手段。

第二,戈壁沙漠、冰天雪地在一定條件下就是一種可供開發利用的經濟資源,尤其可以直接打造成為旅遊文化項目和産品。早在1977年,聯合國世界荒漠化會議通過的《荒漠化問題·總覽》中就指出:“沙漠和乾旱地區經常是陽光普照,氣候溫暖,空氣乾燥,有益健康;還有自然風的風景,特殊的生物,極易建立公園及保護地,因此適宜作遊覽場所,對遊客也有極大的吸引力。”

發展獨具西北特色魅力的旅遊産業,就需要大漠孤煙、冰天雪地的西北風情烘托主題。近年來,西北地區的旅遊高潮疊起,與一系列依託沙漠戈壁、冰天雪地打造的自然景觀和項目開發不無關係。甘肅境內的敦煌,歷來是甘肅旅遊的龍頭,這離不開與莫高窟相映成輝的鳴沙山、月牙泉、魔鬼城,而這些都是利用沙漠戈壁的獨特環境來滿足遊客的;甘肅張掖七彩丹霞吸引眾人眼球,是依託荒漠地貎打造出的高品質旅遊産品;黑河下游的金色胡楊林,其基礎條件也是當地的沙漠戈壁環境。這些旅遊資源和産品的稀缺性、可觀賞性、不可複製性,成為打造西北特色生態旅遊的根本保證,讓戈壁沙漠、冰天雪地等特殊的生態産品價值通過特殊的形式得以實現。

第三,科學合理地利用戈壁沙漠、冰天雪地獨特的生態資源,實現了21世紀“沙産業”等現代農業的新生。1984年,中國著名的科學家錢學森提出了“沙産業”的理念,他曾滿懷希望地講“沙産業”是第六次産業革命,21世紀中葉才能開花結果。此後,帶來了西北地區日光溫室、地膜覆蓋、節水農業等現代農業的大發展。

進入新世紀,“沙産業”沒有過時,而是面臨新的歷史機遇。但是,我們一定要賦予“沙産業”新的內涵。要遵循《世界沙漠憲章》要求,真正做到“人類介入沙漠地區的一切活動都必須與可持續的觀念結合起來”,不能走數量擴張之路,而是要走品質提升之路,發展“生態沙産業”“綠色沙産業”“環保沙産業”。傳統的“沙産業”雖然做到“多采光,少用水,新技術,高效益”,但也造成農用地膜難以回收,農藥、化肥、生長劑超標污染,産品的營養和口感欠佳,市場疲軟等問題。立足西北戈壁沙漠、冰天雪地獨特的地理環境,基於綠色環保理念,滿足健康養生等需求,就能生産加工出佔據市場高端、具有高附加值和長遠市場潛力的優質農牧業産品,從而實現戈壁沙漠、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

(作者係中共甘肅省委黨校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