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防火榜樣得耳布爾林業局: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造就綠色奇跡

發佈時間:2019-05-15 09:12:20丨來源:內蒙古日報丨作者: 玉榮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60年、一個集體,為了一片大森林的綠色永駐接力奮鬥、孜孜以求。三代人,飽含著對大自然慷慨饋贈的感恩之情,創造了從開發建設第一天起,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的綠色傳奇。

卡魯奔日出

  60年、一個集體,為了一片大森林的綠色永駐接力奮鬥、孜孜以求。三代人,飽含著對大自然慷慨饋贈的感恩之情,創造了從開發建設第一天起,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的綠色傳奇,書寫了新中國林業發展史上閃光的一頁。他們忠誠擔當,他們執著奉獻,他們用大興安嶺般雄渾厚重的品格為築牢祖國北疆萬里綠色長城寫下了興安務林人的注腳。
  這個綠色傳奇書寫者的名字叫——得耳布爾林業局。
  五月時節,大興安嶺林區依然是寂靜的,然而,在內蒙古大興安嶺北部西坡一片森林與草原的過渡帶,得耳布爾林業局康達嶺林場生態功能區卡魯奔濕地公園(國家級濕地公園),春日初照,柳枝上吐出了毛毛狗,開河時奔跑著冰淩花,茂密的森林,清澈甘泉,沼澤、灌叢、山地、丘陵、河谷和諧而奔放,齊奏大自然的交響樂。
  在康達嶺制高點的瞭望塔上,瞭望員曹同海正手持望遠鏡不停的觀望這片森林,他可不是賞景,而是在實時觀測林中是否有火情,每15分鐘觀測一次,2個小時向總部彙報一次,兩人一組,塔上一位,塔下一位,發現濃煙、火點、火情第一時間上報。就在這樣的守護下,得耳布爾林業局已經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
  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屬鮮明的大陸性季風氣候,使得這片生長著浩瀚森林的區域在春夏秋三季常處於高火險等級,而隸屬於我國面積最大的國有林區——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區的得耳布爾林業局,更是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的一級火險區,該局成立於1958年,生態功能區25.5萬公頃,這裡存在著氣候不利、可燃物多、雷擊多發等不利因素,然而,這裡也是多次受到國家森防指、原林業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內蒙古自治區政府等各級表彰的森林防火先進單位。截至2018年的秋防結束,創造了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的歷史記錄。
  從“林興我榮 林毀我恥”到“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火,推動了人類文明的進步,卻又是森林的天敵。務林人深知森林防火的重要意義。今年78歲的呼延銀是得耳布爾林區第一代開發建設者,至今談起森林防火,仍有些激動。“剛建局時,得耳布爾的路是水和著泥巴的‘水泥’路,大家住帳篷、睡小桿鋪,吃的是苞米稀湯、醬油拌凍大頭菜根和窩頭,可別看那時候生活苦,咱職工個個會背‘預防為主、積極消滅’的防火8字方針。”
  呼延銀老人講了一個真實的故事:上世紀70年代的一個春天,風大、草幹,一個悶熱的下午局址南面發生了一起火情。全局上下有撲火能力的幹部職工迅速集結,帶著鐵鍬、水桶、火鉤子和用柳條自製的簡陋的撲火工具上山打火。由於火情緊急,後勤給養跟不上去,始終奮戰在撲火最前線的林業職工賈巴和、解對學等人從撲打火頭到清守火場,連續三天三夜未盡一口乾糧,圓滿完成了撲火任務,他們二人也因此成為全局首批火線入黨的職工。
  開發建設初期,森林防滅火沒有先進滅火裝備和通訊設備更沒有專業服裝和充足給養……但森林防火卻是全林區的工作重點,得耳布爾林業局從上到下,從職工到群眾,從單位到各部門更是堅持林區大事防火第一的工作理念。人們抓森林防火的目的很“單純”,那就是保護務林人賴以生存的家園。
  從天保工程啟動實施,木材生産産量逐年縮減,到2015年全面停伐,得耳布爾人對於護林防火的認識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得耳布爾林業局防火處快撲隊員萬進英同林區大多數“林二代”一樣,從父親手中接過木材生産接力棒的那一刻起,也傳承起護林守綠的職責和使命。他認為,防火不僅是為保衛家園,更是關係生態保護建設的大事兒。
  “我親眼目睹了森林火災帶來的慘痛代價,千山滴翠瞬間化為灰燼”,萬進英在上班的第二年,黑龍江漠河發生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特大森林火災,他作為得耳布爾林業局後備撲火隊伍的一員奔赴火場救援,“從那時起我就告訴自己,只要自己能幹一天就要盡忠職守保護好這片大森林。”從那以後,萬進英每年都積極參加援外撲火,後來,他正式申請成為一名專業快撲隊員,積極投身到了護林守綠事業中,今年他已經53歲。
  “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生態文明建設。廣大務林人矢志不渝,堅定不移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
  春回大地,得耳布爾林業局防火處內,一聲聲急促而緊張的警報聲打破了初春的寧靜,正集中精力清理防火公路路面的快速撲火隊員們立即放下手中的工具,如風一般朝營房飛奔,更換撲火服、快速集結、蹬車、出發,時間不超過5分鐘。
  這是今年春防以來的一次生産待命常規演練。得耳布爾林業局的快速撲火隊成立於1978年,從成立之初就按照軍事化管理,每年進行為期4個月的專業滅火訓練和體能訓練,使撲火隊員達到最佳體能和技能狀態。同時,林業局還成立了460人的基幹撲火隊,其中300人的遠征撲火隊。每年春季進入防火期後,這些隊員就開始集中食宿、集中訓練,進入24小時“戰備狀態”。
  筆者注意到,那一抹抹橙紅色在林海中特別醒目,富有活力。隊員們身著的“戰衣”雖有油漬、裂口等不同程度的磨損,每一處磨損都有一段激動人心的撲火故事,每一塊油漬都是快撲隊員們護林守綠的印記。
  今年33歲的快撲隊員梁永宏從櫃子裏拿出了一套剛“退休”的撲火服,這套衣服他穿了3年,在14年的森林防滅火工作生涯中,已記不清這是換過的第幾套撲火服了。“留作一種紀念,也是為了激勵自己更好地保護好這片綠色林海。”梁永宏深情地望著衣服説,“從小爺爺和父親就時常告誡我不能玩火,要保護好這片養育代代務林人的大森林,當今,黨和國家高度重視生態文明建設,身在重點國有林區,生態保護和建設就是我們的主責主業,我們這代人責無旁貸。”
  午後溫潤的陽光灑向大地,寬闊的得耳布爾河在晶瑩剔透的冰層下潺潺流動。得耳布爾鎮明德小學教室內外書聲瑯瑯,二年級二班正在上一堂防火知識普及課,孩子們一雙雙求知的眼睛炯炯有神。誰來講講對森林防火的認知?在老師的啟發下,梁銘越高高舉起右手:“老師和家長常常教導我們,身居林區,防火第一,我要做保護森林的小衛士,保護好我們的綠色家園。”發言的正是梁永宏的女兒。我們相信多年以後,以梁銘越為代表的這代人必將成為續寫新時代綠色華章的接班人。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得耳布爾林業局局長朱文傑説,“正是得耳布爾林業局幾代務林人薪火相傳、久久為功,才使得這片森林60年沒有發生重特大森林火災,成績屬於這片土地上所有的人,要把這種精神代代傳承下去,70年、80年、100年……”
  從“科學管理 預防為主”到“人人遵守 制度當先”
  撲火千勇不如一防,森林防火的關鍵因素,一個管住火,一是管好人。因此,得耳布爾林業局始終堅持科學管理、預防為主,把管住火、看好人、用好人,作為森林防火工作的重中之重。
  1990年初春,積雪尚未完全消融,在林業局施業區西部農林交界地帶的康達嶺林場標樁附近的溝塘地帶,得耳布爾林業局第一次開展計劃燒除,這也是在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應用計劃燒除進行森林防火的首次探索。當年成功阻止了額爾古納右旗耕地燒荒火的入侵,也為林區科學防火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自1990年開展“黑色”防火工程以來,得耳布爾林業局將大面積計劃燒除森林防火隔離帶納入森林防火綜合體系建設之中,並逐年增加計劃燒除面積。計劃燒除的實施徹底改變了防火工作的被動局面,實現了利用火的雙重性,化火害為火利,實現了以火防火的重大轉變和飛躍。
  1996年10月,在四川省召開的全國防火計劃燒除會議上,得耳布爾林業局作了典型經驗介紹,得到了與會專家和領導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相關科研論文在2008年獲內蒙古自治區企業管理現代化創新成果二等獎。
  2015年全面停伐後,得耳布爾林業局結合國有林區改革實際,將全部精力都投放到生態保護建設主業上,把生態功能區按管護林場區劃為8個防火戰區,由8位班子成員及16個林業局部委科室組成8個綜合督導組,實行分片包乾,防火緊要期駐點督查,按照“三查、三有、十五問”的要求,幫助各戰區挑毛病、找問題、拿辦法,消除火險隱患。同時,將生態功能區所有溝係和支岔線全部落實到每名管護人員身上,層層簽訂責任狀,逐級壓實責任,使森林防火每個環節、每項工作都得到了有效落實。
  得局各管護站、檢查站則做到24小時值守,白天一車一桿、一人一桿,夜間卡桿上鎖,在支岔線安裝鐵大門,實行全時全域封閉管理。嚴格過往行人和車輛的盤查,車輛入山前必須開具防火證、安裝防火帽,入山作業單位必須開具入山作業介紹信。防火緊要期在主要道口、所有進山路口增設臨時封山點,將開展森林綜合撫育工作的移動宿營車安排到各路口,派專人把守,嚴格堵卡盤查,詳細登記,對不符合通行手續和防火規定的人員、車輛一律不予放行,符合規定的進山人員不得攜帶煙火。
  如今,在得耳布爾林區的每一條支岔線上,每隔50米就能看見兩個盛滿水的10斤應急塑膠水桶,方便來往車輛如遇突發火情可及時就近取水。“為了將各項防撲火措施落細、落精、落實,林業局制定並印發了《森林防火重點項目細則》,明確了所屬戰區50項重點任務,使防火工作更加具體化、形象化,更加具有可控性和操作性。除了安放應急水桶可確保發現情況能夠及時處置,筆者還注意到,他們在主要支岔線道口還安裝了上了鎖的大鐵門,實行封閉式管理,將狩獵、挖沙取石和非法侵佔林地違法犯罪人員徹底隔離在山外。
  值得一提的是,得耳布爾林區的公路密度網大,還有3家礦山企業駐紮在內,人員結構相對複雜,森林防火意識各有不同,給防火工作帶來較大的隱患,針對這一問題怎麼辦?
  “多檢查,多抽查,多培訓。”這就是耳布爾林場副主任吳興偉口中的“好辦法”。説起耳布爾林場生態功能區內的18個礦點的情況,分管防火工作的吳興偉最有話語權。針對3家礦山企業的生産實際,加大火源管理,要求每個礦山都成立防火機構,組織撲火隊伍,為他們配備防撲火機具;林業局還指派了督查組駐點督查,提高了防火保證金額度,對礦山生産人員強化防火知識普及,切實提升了外來人員的森林防火意識。多年來,各礦山自開工至今,也做到了從未引發過一起森林火災。
  從“約定俗成 自覺行動”到“明文規定 令行禁止”
  火險“虎視眈眈”,森林“安然無恙”。剖析他們的成功經驗,與其在森林防火工作中所下功夫之深、所做工作之細、所抓管理之嚴密不可分。
  “北風怕日落,南風怕雞叫”,這是當地百姓時常説起的俗語,也是大家判斷颳風天氣的一個“土辦法”。得耳布爾林業局有一個鐵的“規定”——“起風不點火”。在林場居住的居民,只要看到場部的防火旗升起,就停止一切生産生活用火,禁止一切車輛人員入山。“林場的防火旗只要升到鐵桿頂,居民區肯定看不到煙!要是刮三天,就三天不能點火,只能吃點冷食將就一下。直到現在我家還遵守著這條規定。”曾在康達嶺林場擔任工會主席的馬學奇老人説起林場職工家家戶戶如何遵守防火制度時,表情嚴肅,從他説話的語氣中不難看出,這條“規定”已經成為他和家人一輩子的遵循。
  從最開始人們通過口頭相傳遵守制度,到現在明文規定,實行“清單式”管理,得耳布爾林業局防火制度愈發嚴明,並更具有科學性、針對性和合理性。
  1998年,得耳布爾林業局實現了4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形成了“三不準”“四個親自”的制度,嚴控森林防火工作,並將林業局所屬的28個單位劃分成8個防火戰區,在地區實行了森林防火負責制,建立了各防火戰區統一領導和指揮的森林防火工作體制。
  2008年,得耳布爾林業局實現了5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在原有制度的基礎上,從不斷實踐中又總結出30條制度落實到森林防火工作中。
  嚴明的制度,嚴肅的紀律,為做好防撲火工作提供了重要保障。2018年,得耳布爾林業局實現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在長期的森林防火實踐中,制定了從預防、集結、撲救到撤離30余項制度,並根據形勢變化不斷充實和完善,使森林火災預防、撲救步入了制度化、規範化的軌道。
  同時,不斷加大問責力度,凡因防火責任不落實、火源管理不到位、隱患整改不徹底、撲火集結不及時的,都要按照《林業局森林防撲火處罰辦法》進行追責問責。60年間,先後有4名副科級以上幹部受到責任追究,7名隊段長受到黨政紀處分,近百人(次)受到主管部門和森林公安機關的訓誡。
  為保證得耳布爾林業局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目標順利實現,2018年結合森林防火工作實際,林業局從防火責任制落實、火源管控、宣傳教育、林火撲救、後勤保障5個方面實行“清單式”管理,出臺了《得耳布爾林業局森林防火重點工作細則》,要求有生態功能區的單位做好50項工作,無生態功能區的單位做好33項工作,為各單位明確了具體做法、固化了重點工作,為有針對性地開展防火工作督導提供了有力抓手,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效。
  防火責任制落實方面:班子成員全部上崗,認真落實24小時值班和領導帶班制度,無極特殊情況不允許請假。(查在崗情況、調度記錄、請示報備單)……
  火源管控方面:有礦業駐點的防火戰區要督導礦山企業對用電情況進行隱患排查,對所屬輸電線路進行全面檢查。(查工作記錄)……
  宣傳教育方面:林場大風天要有火險信號旗,以及警報器具。(查現地)……
  林火撲救方面:各防火戰區、檢查站點、望塔通訊暢通,定時彙報、反饋到位。(查現地、查記錄)……
  這是《得耳布爾林業局森林防火重點工作細則》中的一些內容,更是幾代務林人,萬眾一心、攻堅克難,在一次又一次防火攻堅戰中取得勝利的“秘訣”。
  走進耳布爾林場主任陳光的辦公室,各類防火規章制度的表格擺滿案頭,陳光指著防火制度“清單”表説:“你看,林業局防火工作的相關制度和要求都落實到了每一步每一個細節上,讓林場有據可查,按照制度上的規定查遺補漏,使得防火工作落到了實處,也讓我們對防火工作該如何做得更好指明瞭方向。”
  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捨。通過行之有效的手段,週密嚴謹的部署,持之以恒的努力,得耳布爾林業局一步步夯實了森林防火工作的基礎,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
  從“居安思危 未雨綢繆”到“守護深山 綠色無邊”
  多年來,面對嚴峻的森林防撲火形勢和工作,得耳布爾林業局不是“單兵作戰”,而是打“總體戰”,有效形成了林業、地方、鐵路、電業、根河航站等幾大系統齊抓共管,地區百姓全民皆兵自覺參與到護林守綠的行動中來,切實做到了群策群力、群防群治。
  ——夯實自身管理。比利亞礦業870項目部的場部內外,挂滿了“進入礦區,防火第一”等防火宣傳標語;項目部會議室內,森林防火組織結構、消防安全管理制度等各項制度上墻,桌上羅列著耳布爾戰區督查記錄表、巡護記錄表、森林防火檢查、整改記錄表等各類督查表格。其中有一張表格吸引了筆者的目光,標有項目部人員名單的表格上,除了登記姓名、身份證號、工種,還額外增加了一項“是否吸煙”。
  看到一臉疑惑的筆者,項目部防火專責馬猛超解釋道,採礦區外來務工人員較多,他們對林區防火意識比較淡薄,工作中他們會鎖定抽煙人群並列出清單,使管理更有針對性,而這僅是礦區落實森林防滅火各項舉措之一。長期工作生活在林區,讓“外來人”馬猛超,從一名防火知識的初學者,逐漸轉變為防火工作的宣傳員、監督員、管理員。
  ——發揮自身優勢。每逢防火期,由林業局、森林公安、林場等單位部門負責人組成的防火工作組,在各進山路口設卡、走進森林腹地進行武裝三清、深入轄區居民家中宣傳防火知識,成為防火戰線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得耳布爾森林公安局機關幹警和下屬3個派出所,在防火期內所有警力下沉、全員出動,並對妨礙和威脅森林防火的行為依法進行處罰。”得耳布爾森林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王彪坦言,得局防火工作能取得6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的成績,得益於有關林業法律法規的不斷完善。《中華人民共和國森林法》《內蒙古自治區森林草原防火條例》《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的細化,使執法更有針對性,切實發揮鐵規重律下對森林防火震懾和保護的作用。
  ——有效自覺參與。一次,居住在得耳布爾林業局居民區的4個小學生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發現鐵路33公里處,機車甩瓦,冒煙起火,4個孩子來不及回去通知大人,用在學校學來的滅火方法撲救灌木火,冒著生命危險消除了一場森林大火的隱患,成為當地家喻戶曉、人人傳頌的一段佳話。可見,在得耳布爾林區人人都是防火宣傳員、人人都是防火監督員,職工群眾實現了由“要我防火”向“我要防火”的自主行為轉變,“護林防火、人人有責”不僅僅是口號,早已深深烙印在得耳布爾林區每個人的心中。
  ……
  工作中,得耳布爾林業局重視集中社會方方面面的力量參與森林防火,充分發揮林業局的主導作用,每年召開10余次森防指會議,專題研究落實森林防火工作,發揮屬地政府和部門的支援配合保障作用,有效形成防火工作的合力。注重內部聯防和外部聯防一起抓,做到互相監督安全用火,建立策應機制,確保實現“打早、打小、打了”,形成了“一方有火、多方增援”的良好氛圍。
  此外,他們還總結了“四個重點”“八種教育”和“五項措施”,成為防火工作的“金科玉律”。他們以管火先管人、管人先管思想為重點;以社會宣傳教育為重點;以火險高、人員多、交通遠的部位為重點;以森林防火宣傳教育從兒童抓起為重點,對在崗職工抓班前檢查教育、對林場家屬抓輪流值班檢查教育;對學生和兒童抓防火課教育、對入山人員抓崗卡教育、對外來和外駐人員抓防火意識教育、對離職退休人員抓活動日教育、對閒散人員抓聲像教育,實行單位包職工、職工包家屬、家屬包小孩、學校包學生、旅店包旅客的防範措施,動員全社會力量參與到防火工作中來,形成了濃厚的森林防火宣傳強勢。同時,以得森簡訊、本地電視臺及“網際網路+防火”為主渠道,加大森林防滅火的宣傳力度,構建了“圖”“文”“聲”立體網路宣傳格局。
  多年來得耳布爾地區也曾出現過若干起森林火情,但卻皆未蔓延成災。事實證明:得耳布爾林業局重宣傳、重聯防、重配合的森林防滅火群防群治工作,使“一片林、一家人、一條心、一個目標”,在生態保護建設中不斷深化和實踐著,同心共築的“綠色”夢成為了現實。
  60年來,得耳布爾林業局在實踐中不斷摸索,在改進中不斷創新,並總結出了富有普遍指導意義的森防工作基本經驗“領導重視、嚴明制度、科學管理、群防群治”,構建起森林防火的銅墻鐵壁,成為了全國森林防火戰線的一面旗幟。
  嫩葉吐新綠,花開又一年。得耳布爾林業局為自己確定了下一個“小目標”,那就是向實現70年無重特大森林火災奮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