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成立 阿古拉泰受聘駐校作家

發佈時間:2019-04-26 14:43:14丨來源:中國網草原頻道丨作者:蘇文彥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4月24日上午,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在內蒙古大學成立,著名蒙古族詩人阿古拉泰受聘成為駐校作家、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專家委員會主任。

4月24日上午,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在內蒙古大學成立,著名蒙古族詩人阿古拉泰受聘成為駐校作家、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專家委員會主任。據了解,此次內蒙古大學引入駐校作家制度,在國內少數民族地區首開先河。

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副部長烏恩奇發表講話

成立儀式上,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副部長烏恩奇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內蒙古大學黨委副書記李秀良為阿古拉泰頒發聘書,內蒙古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院長魏永貴主持儀式。

 內蒙古大學黨委副書記李秀良為阿古拉泰頒發聘書

成立儀式現場,阿古拉泰發表了詩意盎然的感言。他説,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成立的意義與價值必將獲得歷史的驗證,“這是一次鄭重的出發,更是一項莊嚴的承諾”。

阿古拉泰致辭

阿古拉泰是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委員,著名蒙古族詩人、散文家、詞作家,內蒙古藝術學院特聘教授、內蒙古文史館員,在詩歌、散文、歌曲、舞臺藝術等各領域均有建樹,四十餘年的寫作歷程中充滿了對草原文明、內蒙古文學深切的眷戀和對社會及人民的關切。阿古拉泰長期以來致力於傳承和發揚草原文化,希望草原大地的每一個人都像珍視自己眼睛一樣珍視傳統文化和燦爛的願景。

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成立儀式現場展示的書畫作品

據了解,內蒙古大學曾經培養出一大批具有深厚文化底蘊、開闊文學創作視野、享譽全國文壇的高層次文學創作人才,為繁榮發展內蒙古文學藝術事業起到了積極的引導和推動作用。本次創立的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旨在大力推動中國語言文學學科建設,加強校園文化建設,發揮服務社會功能,以堅實的學術支撐為當代內蒙古文學的研究和創作助力,推動內蒙古文學創作和文學研究從高原向高峰邁進的重要舉措。

中國作協副主席吉狄馬加、高洪波,著名文學藝術家包明德、高建群、雷濤、古楞等發來題辭書畫致賀。專家學者石玉平、趙新民、興安、藝如樂圖、李曉秋、烏雲格日勒、聶顯輝、阿霞、趙富榮、李為民、張志忠、吳栓虎、劉志中、崔榮、高明霞、鄢冬及第九屆文研班全體學員參加揭牌及開班儀式。

以下為阿古拉泰致辭全文:

草原文學的心跳

一場好雨洗亮了青城,讓我們真切感到了春天的脈動和來自大地深處的馬蹄聲……

一顆幸運的雨滴,落在了內蒙古大學的桃李湖中。它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卻又別樣的意味深長。它蕩起的漣漪,在我心中奔涌著一條長河的波瀾。

這裡是,培養並陪伴了一代巨擘阿•敖德斯爾、巴•布林貝赫、扎拉嘎胡、雲照光、韓燕如、安謐、張長弓、超克圖納仁、朋斯克等諸多文學前輩的當代內蒙古文學的搖籃。這是一座精神的高地。大師們無與倫比的輝煌創造,是我們文學長路上畢生的蹤尋;這座群蜂採擷的園圃,是我夢寐以求的聖殿。此刻,我代表的不止是自己,而是千千萬萬草原文學作者與讀者積蓄了一個甲子共同的心聲!

作為草原文學的襁褓,內蒙古大學當之無愧是草原的 “魯院”。在理想高於一切的年代,這些以心命筆的作家們書寫了草原文學的傳奇。一部部聲名遠播的作品,不僅為草原文學奠基引路,也成為共和國文學大廈不可或缺的支撐,它光耀當代,也名垂青史。

內蒙古作家創作研究中心的成立,其意義與價值必將獲得歷史的驗證。因此,這是一次鄭重的出發,更是一項莊嚴的承諾。千山萬水,回到初心。通過我們紮實的勞動,生成更多的文學可能,草原文學的黃金時代,正在返歸它的故地。

駐校作家制度的引入,在國內少數民族地區首開先河。以首位駐校作家的腳步踏上這個臺階,我深感忐忑。然而,在向草原文學願景的跋涉中,任何人不可有任何的猶疑、懈怠與託辭。於是,我的心堅定了下來。這,是草原文化給予我的自覺,更是民族精神賦予我的自信。

汲取無疑是首要的,爾後方能有所擔承。那些琳瑯滿目,那些振聾發聵,那些醍醐灌頂,那些靜水深流,都是營養的必備。有了足夠的底氣,才能有所肩負,才能領悟晨起暮落的太陽和稍縱即逝的露水,才能承載突如其來的風雨和猝不及防的閃電與雷鳴。

一味的謙遜是不需要的,需要的恰恰是,一個民族馬背精神的喚醒。于我來講,就是要找準角色,生出一點點野心,釋放出全部熱量,迅速完成從冬的蟄伏向春的破土一個節氣的嬗變,完成從學子到學者的跨越,完成從群跑到領跑的轉型。

在人生無可抉擇的馬拉松長跑中,我已經越過了折返點,等待我的是:目標、提速與衝刺!不遺餘力完成一定品質無愧於時代和人民的作品;力所能及對有志青年進行有益的文學點撥;催生校園文化如五月的花蕾一樣綻放。所有這些,有賴於風調和雨順,水到便可渠成;不過,慣常季節裏的意外收穫,不期而遇的妙手偶得和神來之筆,或許更令人心動。

內蒙古大學的矢志不渝,學界同仁的神會與助力,是玉成今天的全部理由。繁縟的答謝與禮讚,不是一個詩人見長的表達。在此,我謹向一個全新的時代和歷久彌堅且重任在肩的草原文學,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這牧草初萌的時節,一個詩人以他的單純與熾熱,表達了老驥伏櫪的嚮往;一位騎手以他的勇毅和擔當,説出了飛身開工的興奮與衝動。此情此景,多麼像一隻鷹放飛時伸展的翅膀啊,多麼像風雨之後瞬息出現的那一道令人心儀的彩虹。

一匹蒙古馬的蹄聲,將喚起潮水一樣的萬馬奔騰。一萬匹烈馬的文學勁旅馳騁在高原上,將呈現出何其壯觀的文學盛景!

黨和人民正拭目以待,翹首以待。草原文學的心跳,正伴和著一支繼往開來、肝膽相照的馬隊,浩浩蕩蕩,從高原起步,向著一座壯麗的高峰,整裝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