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萬里綠色長城 護北疆生態安全

發佈時間:2019-03-14 13:35:49丨來源:內蒙古日報丨作者:施佳麗 郭俊樓 章奎丨責任編輯:阿藝思

當沙漠變危害為“綠富”、森林由“金蛋”變“金雞”、草原由放牧到“售景”……內蒙古大地上處處躍動著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圖景。

這是一場關乎民生福祉的深刻變革。

當沙漠變危害為“綠富”、森林由“金蛋”變“金雞”、草原由放牧到“售景”……內蒙古大地上處處躍動著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圖景。

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作為我國北方乃至全國的重要生態屏障,內蒙古持續實施重大生態修復工程,著力構築祖國北疆萬里綠色長城,一個天藍、地綠、水凈的美麗內蒙古,正徐徐展現在世人面前。

換思路——謀求綠色發展

站在烏蘭察布市察右後旗大六號鎮西灣村的中心廣場上,看到一排排整齊乾淨的村舍,很難想像腳下這片土地曾經是被廢石料侵蝕最嚴重的地方。

“原來這裡最多時有200多家石材加工廠,遇到颳風天氣,揚起的粉塵就像一堵霧墻,還有那四處堆棄的廢料和漫山遍野的坑洞……”村民張蓋回憶道,“那時候,大六號人確實都掙著錢了,一個普通的女工一年也能掙下一萬多塊。但是,出門一頭土,關門一屋灰,確實挺糟心。”

絕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發展經濟,綠色賬才是最划算的發展賬。大六號人幡然醒悟:“灰”帽子下的繁榮是以當地生態的千瘡百孔為代價的,絕不可能長久。

一時間,環保局從局長到科員幾乎天天“泡”在了大六號,樹林裏、道路旁,一塊塊數噸重的石頭被清理乾淨,“撕”開的礦山也被漸漸回填。張蓋為了把當時的廢料尾泥“吃幹榨盡”,註冊了察右後旗弘祥源碎石廠,主動加入這場艱難的環境治理戰。在這次行動中,察右後旗共治理區域面積約為6000畝,包括道路兩側、村莊內外、耕地、林地、草地、河道。

大六號鎮的改頭換面,正是內蒙古轉變發展思路、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典型案例和生動實踐。

3月5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他所在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強調,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品質發展新路子,加大生態系統保護力度,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守護好祖國北疆這道亮麗風景線。

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為內蒙古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指明瞭方向,厘清了思路。

“以更強的定力、更大的決心、更為艱巨的努力加強生態文明建設,切實把總書記的重要指示和殷切期望變為建設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構築祖國北疆萬里綠色長城的生動實踐和實際成效。”

“把保護草原、森林作為生態系統保護的首要任務,堅定不移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守好祖國北疆這道亮麗風景線。”

“自覺扛起生態建設的重大責任,增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思想和行動自覺,在暫時的經濟困難面前,保持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

……

廣泛的生態共識凝聚起綠色發展的巨大合力。從頂層設計到全面部署,從最嚴格的制度到更嚴厲的法治,內蒙古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品質發展新路子越來越清晰。

強根基——厚植綠色底色

騎著摩托車穿梭在林間小路, 54歲的朱亞斌想起小時候最喜歡和小夥伴爬上林邊的樺樹,在樹林裏捉迷藏,尋找好吃的“水葡萄”,發現猴頭菇、木耳……對這片林子,身為阿爾山林業局天池林場護林隊隊長的朱亞斌有著深深的眷戀。

“1955年,我父親朱廣義在阿爾山林業局從事伐木裝車的工作,我們這裡的優質木材被運往祖國的各條戰線,擔當著建設重任。”從那時開始,綠樹、青山就成了朱亞斌生活的全部。朱亞斌兄妹4人,全部從事與林業相關的工作,朱亞斌子承父業,1995年接過了父親護林隊隊長的“接力棒”。

“在我們家,父親是‘林一代’,我們是‘林二代’。”在這個北方漢子的眼中,我們看到了他對綠色的執著與堅守。

種樹“種”到聯合國的王果香、32年打造出6萬畝“綠色長廊”的殷玉珍、27年“與沙為伍”的治沙標兵鮑永新,還有許許多多“林二代”“林三代”……當肆虐的風沙吞沒了農田、草場,威脅著人們賴以生存的家園時,是他們站在了與風沙搏擊的最前線。

行之茍有恒,久久自芬芳。因為有了他們的堅守,才使得內蒙古版圖上的綠色由一點點、一絲絲,逐漸變成一塊塊、一片片。截至目前,內蒙古生態建設以每年超過1000萬畝的速度向前推進,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持續雙減少,減少面積均居全國首位;森林面積和林木蓄積實現持續雙增長,佔全國凈增面積的近十分之一。

然而,內蒙古生態環境依然脆弱,正處在“進則全勝、不進則退”的歷史關頭。如何讓祖國北疆萬里綠色長城根基永固?參加全國兩會的代表和委員們就此提出了諸多寶貴意見。

“要讓政府、企業以及每一位公民都成為生態文明建設的推動者和踐行者。”全國政協委員、內蒙古大學法學院教授鄂曉梅提議。

全國政協委員、內蒙古蒙草生態環境(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召明建議,要挖掘保護道地原生物種、藥用植物、生態環境用種等特色種業的品種,完善特色種業政策獎補機制,保護社會資本和企業的參與積極性。

……

積力之所舉,則無不勝;眾智之所為,則無不成。北疆大地正涌動著增綠護綠的澎湃熱潮,綠色底蘊在持之以恒的生態文明建設中越植越厚。

富民生——共用綠色福祉

春寒料峭,錫林郭勒草原深處的“牧家樂”仍是門庭若市、熱鬧非凡。

“去年搞旅遊的純收入就有五六萬元。”蘇尼特右旗賽罕塔拉鎮巴潤寶拉格嘎查58歲牧民布和巴圖説,以前多養牛羊才能賺錢,但造成草原超載,很多地方都沙化了。

2011年起,國家啟動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政策後,布和巴圖就把400多只羊減掉了一半。“有了補獎資金、冬羔補飼補助,減畜不減收,草場也變得越來越好。”

風光美了,遊人多了。四五年前,布和巴圖建了一個專供餐飲休閒的蒙古包,僅這一項純收入每年就有數萬元。

“家裏幾代人都靠放牧為生,辛苦一年只能落個溫飽。現在梭梭接種肉蓯蓉,既改善了草原生態,又引來了遊客,收入翻了好幾番呢!”去年,阿拉善左旗吉蘭泰鎮哈圖呼都格嘎查牧民郭新軍銷售肉蓯蓉純收入達到10多萬元,而過去放牧時,全家年收入僅2萬元左右。

“以前是油鋸一響、黃金萬兩,現在是保護森林、價值更高。”在根河市林業局工作的李永清説,“過去我們把森林看作是金蛋,現在森林成了會生金蛋的雞,綠水青山確實是金山銀山!”

他們的日子過得有滋有味,靠的就是生態文明建設這棵枝繁葉茂的大樹。

這是生態涵養的“回報”、綠色發展的“酬謝”、環境保護的“饋贈”。從生態效益的角度講,綠色發展就像銀行理財,今天投入了“本金”,日後定會收穫生態“紅利”。

全國人大代表、錫林郭勒盟盟委副書記、盟長霍照良提出,要保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的戰略定力,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重點從約束、激勵、治理、監管四個層面入手,矢志不渝地保護好生態環境。

根繁則枝葉茂,根斷則樹不存。綠色是根,鍥而不捨的生態文明建設不僅能造就“綠水青山”,還能收穫“金山銀山”!

(作者: 施佳麗 郭俊樓 章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