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憲章影像跡②|親歷東非草原動物大遷徙 神秘狂野的視覺震撼

發佈時間:2019-01-22 16:31:44丨來源:中國網草原頻道丨作者:李雯丨責任編輯:李雯

這場在東非蒼茫大草原上演繹著百萬生靈的野性與自然的碰撞,就是被稱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東非野生動物大遷徙”。

每年7月底到8月中上旬,隨著旱季的來臨,東非大草原草場食物短缺,數以百萬的角馬、五十萬頭斑馬和三十五萬頭瞪羚等食草野生動物組成一支遷徙大軍,浩浩蕩蕩從非洲坦尚尼亞的賽倫蓋蒂國家公園向肯亞的馬賽馬拉國家自然保護區進發,尋找充足的水源和食物。

在蒼茫的東非大草原上,演繹著百萬生靈的野性與自然的碰撞,這就是被稱為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東非野生動物大遷徙”。大遷徙隨著季節的交替迴圈往復,一年一度,壯觀而動人。

在約3000公里的漫長旅程中,遷移的隊伍不僅要橫穿有豹和獅子埋伏的草原,還要跨越有鱷魚出沒的馬拉河,更要提防空中盤旋的禿鷲。上百萬頭的角馬將直面生與死的命運,部分體力不支的角馬可能在遷徙中喪命,但同時也將有小角馬在旅途中誕生。

所謂野生動物大遷徙真正的主角是黑尾牛羚,俗稱角馬。角馬衝破激流和鱷魚的攔截,爭渡馬拉河的奇景被人們稱作“天國之渡”。成功渡河的牛羚登上彼岸水草豐美的天堂福地,而那些葬身鱷腹或激流的不幸者也從此去了陰陽兩隔的“天界”。馬拉河畔的“天國之渡”可謂大自然絕唱中最高潮的華彩樂章。

這一奇觀,讓全世界眾多旅遊愛好者和攝影愛好者神往。我國著名攝影家鄭憲章曾前往東非大草原,親歷了野生動物大遷徙的過程,並用鏡頭記錄了一次人生難得的視覺震撼。下面,讓我們通過攝影作品,領略大自然的傑作。

草原仿佛一個單純而巨大的生態系統,遷徙的旅程像是地球生命的清晨,生機勃勃,神秘狂野。

50萬頭斑馬也是浩浩蕩遷徙隊伍中的一部分。

百萬計的角馬朝著一個方向涌動,拉開了遷徙渡河的大幕。

經過長途跋涉,角馬斑馬靜靜地聚集在馬拉河邊。無法知道它們是在猶豫,還是在等侍,還是馬上就要一躍跳入湍急的馬拉河。

角馬遷徙受氣候,雨水,草原狀況多種因素影響。動物學家説,目前為止人類還無法預測它們過河的準確時間和地點。

角馬在河邊徘徊了幾次,突然,竟調頭一路絕塵地跑了,走得一頭不剩。

一群角馬在岸邊改變主意,折返上岸。

“取消行程”折返回岸的斑馬

原以為當天無法欣賞大遷徙,鄭憲章和隊友準備打道回府,但在返程途中發現後面塵土飛揚,眼前的情景讓大家驚呆了:角馬居然又返回到河邊,而且源源不斷,越聚越多。渡河大戲真的要拉開大幕了!

當第一匹角馬跳入河中時,嚮導駕駛的車輛轟鳴著加大油門,像離弦之箭衝向河邊,尋找最佳的拍攝地點。

角馬終於開始過渡河了,千軍萬馬,前赴後續,場面驚心動魄,蔚為壯觀!

角馬中頭馬的縱身一躍開始,這一躍是生命的禮讚,也是生存的勇氣,而當它們落入河中,真正的挑戰才開始。

角馬渡河被稱之為“天國之渡”。場面十分慘烈,照片左上角,可以看到一條鱷魚正伺機撲向它的獵物;右上角,一頭角馬屍體上一隻禿鷲正進行著它的饕餮盛宴。可謂是危機四伏,險象環生。

過了馬拉河的牛羚還必須儘快攀上高高的河堤,稍一遲疑,就會遭到蜂擁而至的後來者的無情踩踏。

馬拉河全長395公里,百分之六十在肯亞境內,百分之四十在坦尚尼亞境內。據説,大規模角馬渡河常常是由三五匹斑馬首先帶路下水的。斑馬比角馬聰明會選擇較好的路線。

馬拉河水流有急有緩,有深有淺,有寬有窄。羚羊,斑馬甚至角馬也會選擇平緩的水面渡河。同樣是渡河,地點不同,場面也不同。這樣的渡河,少了血腥,多了詩意。

部分角馬選擇先飲水,再慢慢渡河。沒有慘烈,只有悠閒。

平緩的水面,角馬有序地橫渡。

越過馬拉河,死裏逃生的角馬步履㣪慢地走向馬賽馬拉大草原深處,略顯疲憊。

太陽又升起在廣袤的馬賽馬拉大草原,渡河過來的角馬開始了新的一輪休養生息,它們將在這裡孕育新生命,兩個月後,又將千里迢迢地返回坦尚尼亞的塞倫蓋蒂。

年復一年,週而复始,在草原大地上演繹著生生不息的生命輪迴,譜寫著自然界的生命禮讚!


【個人簡介】

鄭憲章,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上海市攝影家協會理亊,上海畫報首席記者。畢業于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從事攝影創作近40年,其作品多次在國際、國內攝影比賽中獲獎。1989年東渡扶桑,就學于日本東京學藝大學,專攻中日文化比較研究。旅日歸國後,堅持不懈地把鏡頭對準上海,努力記錄反映上海人的精神風貌和日新月異的上海建設新貌。所攝作品除大量刊載在各種報刊雜誌上以外,還被大量用於上海對外宣傳的畫冊和展覽以及各種公益廣告。曾先後在聖彼得堡、舊金山、雪梨、東京、大阪舉辦了《今日上海》攝影個展。

(文:中國網記者 李雯 圖:鄭憲章提供)

【相關閱讀】

鄭憲章影像跡①丨全國最美胡楊林,哪一片最動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