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中翡翠”鞏乃斯冬景: 雪落大地,空靈曼妙

發佈時間:2018-12-14 14:30:08丨來源:新華網丨作者:馮忠文丨責任編輯:蘇文彥

鞏乃斯,蒙古語意為“綠色的谷地”,地域遼闊,地勢跌宕起伏,氣象萬千,水系發達,物種繁多,素有“雲中翡翠”之美譽。

鞏乃斯,蒙古語意為“綠色的谷地”,地域遼闊,地勢跌宕起伏,氣象萬千,水系發達,物種繁多,素有“雲中翡翠”之美譽。

鞏乃斯地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靜縣境內,鞏乃斯河的上游。這裡海撥1600米到2400米之間,雪山倒映在湖泊中,松樹密布,山崗上猶如一座巨大的動植物寶庫,生長著野韭菜、野沙蔥、野大蒜、椒蒿、藁本、野芹菜、雪蓮、天山貝母等二十幾種野菜、中草約等植物;雪雞、黃羊、馬鹿、獵隼、棕熊等國家二、三類保護動物生活于其中。

鞏乃斯冬景(攝影:王福生)

如果説平日的鞏乃斯有著五彩織成的地毯,綠底銀邊花帶,在藍天映襯下尤顯華麗而恢宏氣勢,那麼到了冬天,飄起雪後,又是另外一個世界了。氤氳朦朧一片的視野,令人仿佛進入空靈曼妙的冰寒仙境,開始體驗和感悟冬日的嚴寒、靜謐與素白之美。

鞏乃斯的冬天,西北風吹著口哨,大地裹著白棉被,片片雪花像白天鵝的潔白羽毛,或飛翔,或盤旋,或快速墜落,或鋪落在地上,或駐留在蒼翠的松樹樹梢。

鞏乃斯冬韻(攝影:呂方明)

雪是冬天的語言,沒有雪的冬天,不能稱之為完美,就像春天沒有綠,夏天沒有花,秋天沒有果一樣。

鞏乃斯的冬天,雪是極佳的舞者,它穿著白色的舞裙,像一個個美麗的小仙女翩翩起舞,如紗般的透明,純白的潔凈,透出粉色溫柔,從空中悄悄地落向大地。

放眼望去,世界全部變成了白色,天仿佛與碩大的樹林接成了一片,沒有了層次,樹木站立成一種姿勢,肅穆,矗立。在紛紛颺颺的落雪中,溝壑被風雪抹平,分不清哪是嶺哪是谷。或有隱以芳華,不懼高冷的一些植被,藏匿不住載著冰棱的神體,悄悄附上一點點素雅,不失華麗的色彩,盈盈綻放胸懷。儘管天寒地凍,松樹依然鬱鬱蔥蔥,雪花飄落在上面,白雪夾雜綠色,滿載著松針,承載著厚厚的雪挺立著,不向寒風大雪低頭。一會兒功夫,漫天皆白,萬物盡被白色掩蓋,就連那細細的松針上也裹上了白雪

白茫茫的雪天,仿佛一切都已冬眠,靜得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和喘息。倚門聽雪,可以聆聽雪落的閒逸,可以靜聽飛雪洋灑的奏鳴,可以傾聽到雪落大地的呼吸聲。雪,像一位仙女,溫柔起來,婀娜多姿,嬌滴羞澀,襯托了冬天純潔、素顏之美;野蠻之時,豪無忌憚地釋放,仿佛是一幅碩大的寫意畫,從天際垂下,使得林海似隱似現,彰顯唯我獨尊的氣勢。

我想,只要來過鞏乃斯,除了對蒼翠松柏的欽佩和不捨,還應該有一縷醉人的牽掛。期待著在下一個冬日,不妨再來走走,和自己的心再進行一次暢談,那一定又會是別樣情景……

鞏乃斯美景(攝影:甄建華)

雪中的松柏等樹木,在薄霧輕紗的含蓄裏露出獨有的風骨。霧仿佛就從藏匿的山谷洶湧而來,像輕煙飄逸,瀰漫在林間,虛無縹緲,若隱若現。向下看是白茫茫的雲海,向上看是聳立的山峰,自己猶如滔滔江水中的一葉扁舟,山在雲中飄,人在畫中游。霧一會從山上跑到山下,一會又鑽進了密林,露出灰濛濛的一片。雲一層一層的堆積著,越積越厚,最後終於匯成了一片雲海。一會像山峰兀立,一會像仙女下凡,一會像群英薈萃,一會像金雞獨立,一會像猴子望月,一會變成一匹奔跑的駿馬,一會兒變成溫順的牧羊,一會兒變成兇惡的蛟龍,一會兒變成撒野的牦牛……真是千姿百態,瞬息萬變。置身於鞏乃斯雲霧,如臨仙境之中。

飄雪,是大自然的饋贈,是蘊含禪意返璞歸真的靜美。像一幅水墨畫,寥寥幾筆,便畫出了冬天裏樹木千姿百態。沒有錯雜,沒有取捨,不渴求他人的青睞,簡單,明瞭,絲毫不拖泥帶水,一切隨風而流,卻又處處體現了雪的柔情和魅力。累了,落到了屋頂上,樹上,花草上,大地上……熱了,化成了一滴水,滋潤著沉睡的泥土。在漫天飛雪中漫步,聆聽雪花盛開的聲音,突然想起一句話:“下雪的時候,一定要約自己喜歡的人出來走走,因為一不小心,就一起白了頭”。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幅畫面,一對戀人手牽著手,你扶著我,我扶著你,就這樣任由漫天飛雪染白一對漸行漸遠的身影。在輕紗似的白霧裏穿行,配著羽毛般的雪花,時隱時現,若隱若現,豈不像漫遊在天上人間?

鞏乃斯班禪溝美景

鞏乃斯的冬天,厚厚的積雪覆蓋了落葉,踩上去軟綿綿的,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像是同伴隨行的腳步。樹木各具特色,各具形態。與秋夏比起來,雖乾枯卻不失尊嚴,雖單調卻依舊豐盈,雖蕭疏卻仍然美麗。雪飄落在常青的松柏之上,遠遠看去,好像翡翠盤中盛著白色的美玉。蒼翠的松柏,青蒼蒼、濃郁鬱,挺拔直立蒼穹之下,傲視群雄于冰天雪地,沒有婆娑的姿態,沒有屈曲盤旋的虬枝,有的是那堅強不屈的挺拔,猶如鐵柱一般矗立在萬樹之間,頂天立地。冬日的鞏乃斯,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隔世之地,也是“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的人間仙境,還有“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的錚錚氣概!

如果説,雪是仙女撒的碎玉,是微風放飛的柳絮,是嫦娥打翻的胭脂,是冬天特有的蝴蝶,那麼,鞏乃斯的霧凇,便是冬季錦上添花的濃墨一筆了。霧凇之美,除了壯觀,還在於奇絕。隨著太陽的升起,在萬道霞光的輝映下,霧凇像涂上了一層薄薄的五彩粉,一簇簇、一團團、一串串晶瑩剔透的銀色花朵,構成了一個冰清玉潔、絢麗無比的世界。

鞏乃斯風光(攝影:顏明星)

每棵樹上,花枝一體,經脈相連。放眼望去,那千姿百態的雪樹銀花,使人心曠神怡。這邊婀娜多姿的一株,若輕歌曼舞的少女,向遊人撒著小巧玲瓏的銀花;那邊樹上的霧凇,像一個個雪球,開出了端莊秀麗的“銀菊”,站在樹下,仿佛可以聞到淡淡的花香。還有的霧凇像一個沒有一點雜色的超大白珊瑚,晶瑩碧透,閃耀著迷人,神秘,詭異的白光,令人置身海底世界。陽光下,霧凇如水晶一樣靚麗,如寶石一樣耀眼,如珍珠一樣晶亮。

鞏乃斯的冬天,一個冰雪的世界,整個山谷被潔白的冰雪覆蓋著,似超大的冰挂從天而降,鬼斧神工,渾然天成一個白色的宮殿;一棵棵站立冰雪中的大樹,在陽光裏,暉照著彩暈,伸出玉臂瓊枝輕風起舞,相邀著落花,為冬天景色平添了一絲如癡如畫的神秘……

鞏乃斯聽雪,聽到一種苛求完美的冷艷,聽到了冬的回憶和惦念,聽到了冬日陽光下響徹雲霄的戀歌,聽到了朦朧與霧靄裏鷹擊長空的畫卷,聽到了在光彩奪目的璀璨世界升騰的希望!

鞏乃斯風光

(原標題:美麗的鞏乃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