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爾多斯:追求“綠富同興” 用産業推進沙化土地治理進程

發佈時間:2018-08-09 21:57:12來源:內蒙古日報作者: 責任編輯:蘇文彥

20多年前沙逼人退,鄂爾多斯開始了治沙的艱難探索;20多年後黃沙不再肆虐,鄂爾多斯人追求“綠富同興”,用産業推進沙化土地治理進程。通過治沙的生動實踐,鄂爾多斯為世界提供了治沙的“中國經驗”。

20多年前沙逼人退,鄂爾多斯開始了治沙的艱難探索;20多年後黃沙不再肆虐,鄂爾多斯人追求“綠富同興”,用産業推進沙化土地治理進程。通過治沙的生動實踐,鄂爾多斯為世界提供了治沙的“中國經驗”。

 

達拉特旗白土梁林場造林播種

全民治沙 遏制生態整體惡化

經過20多年艱苦不懈的治理,鄂爾多斯市有效控制了沙漠擴展趨勢。

提到鄂爾多斯市杭錦旗的穿沙公路,內蒙古幾乎無人不曉。這條全長115公里的黑色油路,從杭錦旗錫尼鎮出發,猶如一把利劍,徑直插入庫布其沙漠腹地,硬生生將沙漠攔腰“劈斷”。

“從1997年到1999年,三度寒暑,七次會戰,這條路是杭錦旗13萬人的汗水凝成的。”正值穿沙公路修建20週年,回想起當年杭錦旗萬人空巷齊修路的往事,杭錦旗林業局副局長蔣有則感慨萬千。

上世紀90年代,杭錦旗一窮二白,數萬農牧民生活在庫布其沙漠腹地,受盡了沙漠的欺負。“白天屋裏點明燈,夜晚沙堵門,立夏不出門,出門就活埋人……”一段人人知曉的順口溜,道出了在沙漠中生活的艱難。

“那個時候,騎著駱駝到旗裏辦事,來回100多公里要走6天,沙漠裏的居民大約有3萬人從來沒見過汽車。我1993年來這裡治沙,1995年親眼見到兩名孕婦因難産送不出去,死在了半路。”蔣有則説,當時,全旗僅有的一家企業——杭錦旗鹽場也坐落在沙漠深處,産品運輸需要繞路300公里。

“下鄉考察沒有路,推土機前面推,車隊在後面跟著走,第二天一場風,剛推出來的路就吹沒了。旗裏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把路修通。”杭錦旗一位幹部回憶説:“可是太艱難了,當時杭錦旗每年財政收入只有4000萬,修路要花1.14億元,全旗上下拿出了壯士斷腕的決心!”

沒錢怎麼辦?全旗職工捐!在平均月工資只有300元的情況下,普通職工每年捐款50元,科級幹部150元,縣級幹部300元。沒人怎麼辦?全體人員上!每年兩次萬人大會戰,所有公職人員和沿線農牧民集體出動。

經過3年的努力,公路貫通,公路兩旁也織起綿延100多公里的沙障。至此,鹽場每年運輸節省1500萬元運費,杭錦旗年財政收入突破5000萬元。許多農牧民第一次走出沙漠,見到了城市。 

億利集團在庫布其沙漠植樹造林

更大的收穫是沿線的老百姓通過修路學會了治沙,一片片綠色沿著公路兩側向沙漠深處蔓延。如今,駕車行駛在穿沙公路,昔日的沙障網格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幾公里寬的綠色植被。

為了生存全民治沙,杭錦旗是鄂爾多斯市的一個縮影。鄂爾多斯市總面積8.7萬平方公里,北有庫布其沙漠,南有毛烏素沙地,東部為丘陵溝壑區,西部為波狀高原硬梁區,年均降水量僅為150至350毫米,蒸發量卻達到2000至3000毫米。全市荒漠化土地總面積11841萬畝,佔國土總面積的90.7%;沙化土地總面積8108萬畝,佔國土總面積的62.1%。

經過20多年的不懈治理,截至目前,鄂爾多斯市森林資源面積達到了3480萬畝,森林覆蓋率達到26.7%,較2000年提高14.5個百分點。全市荒漠化土地面積比2004年減少580.8萬畝;沙化土地總面積減少42.7萬畝,流沙面積由1715萬畝減少到1028.2萬畝。目前,毛烏素沙地治理率達到70%,庫布其沙漠治理率達到25%,沙漠擴展趨勢得到有效控制,毛烏素沙地沙害基本消失。 

銀肯塔拉防沙治沙區沙柳沙障

科學治理 沙漠里長出“金種子”

創新實踐一直是鄂爾多斯人向困難挑戰的精神。通過一系列抗旱造林技術推廣應用,沙漠煥發勃勃生機。

在庫布其沙漠的腹地,有一個“種質資源庫”。這裡有20多名工作人員,學歷最低的也是碩士研究生。很多人第一次來到種質資源庫參觀,會以為是把種子誤寫成種質了,實際上種質是指有繁殖能力的植物。

走進資源庫種苗實驗室,瓶瓶罐罐裏面都是培育好的幼苗,草莓、黃瓜、番茄、馬鈴薯、甘草、肉蓯蓉……這些植物的種苗,對於庫布其沙漠的居民來説,就是用科技孕育出來的致富金種子。

烏審旗烏蘭陶勒蓋治沙站,站長蘇雅拉巴雅爾站在沙丘頂端的涼亭裏,指著滿目的蒼翠説,面前這片3萬畝的林子,十幾年前都是流動沙丘,每年以5米左右的速度向南推進。現在,樟子松、柳樹、楊樹的成活率都能達到85%以上,歸根結底還是科技在治沙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黑岱溝露天煤礦北排土場回建的萬畝綠化灌木

蘇雅拉巴雅爾在沙坡上用手撥開鬆軟的幹沙,就露出了潮濕的土壤。“你看,沙子下面不到10釐米就有水分,説明這裡的生態已經明顯好轉了。”他説。20多年前,在沙漠種菜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兒。滿眼都是黃沙,一根草都活不下來,還能種菜?經過科學治理,現在大片的沙漠已經變成良田。

沙漠是怎麼變成良田的?靠的是科學治沙:種樹治沙時,選擇主要種植甘草等豆科類,經年累積,豆科植物形成的“生物固氮”效應,使沙漠出現了生物結皮和黑色土壤,具備了農業耕作條件。這被專家稱為“沙漠奇跡”。

從最初植樹種甘草開始,鄂爾多斯人不停地摸索、改良技術。獨貴塔拉鎮杭錦淖爾5隊村民尚有福用一根長長的硬水管插入沙丘,水流將沙子衝出六七十釐米深的細長孔洞,拔出水管的同時,他迅速將一根樹苗插入孔洞,十幾秒鐘,一棵樹就栽植完了。“這是我們發明的水衝法種樹,過去種樹首先要打大的沙障,一畝就要1000多元,有的地方要達到3000元,但水衝法不用沙障就能把樹種好,打沙障環節省了,就節省了大筆的資金。”他説。

這幾天,在烏審旗嘎魯圖鎮巴音溫都爾嘎查,牧民蘇栓海的有機田裏産出了新鮮的瓜果蔬菜。30年前,這裡的可用草場不足整個草場面積的5%,餓得站不起來的羊被沙子活埋,他的妻子只能坐在沙丘上絕望地落淚……如今,蒼翠的綠色完全“佔領”草場,這位68歲的牧民綻開了燦爛的笑容。

大坑整地、坐水栽植、容器苗、覆膜造林、施保水劑、蘸生根粉、低壓水衝造林……一系列抗旱造林技術廣泛推廣應用,昔日寸草不生的沙漠煥發生機。通過綜合治理,庫布其沙漠和毛烏素沙地的生態狀況明顯改善,森林覆蓋率和植被覆蓋度提高,沙塵天氣由治理前的每年70多次,減少到目前的每年5至6次。降雨量逐步增加,100多種野生動植物重現沙漠,生物多樣性正在恢復。 

七星湖美景

治沙致富 成為農牧民奔小康的“加油站”

50萬農牧民的年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從2000年至今增加了5倍。

鄂爾多斯黃沙染綠,但綠色遠沒有為當地治沙畫上句號。如何發展沙産業,使沙區人民脫貧致富?鄂爾多斯人為治沙賦予了新的內涵。

2005年,達拉特旗風水梁園區東達生態扶貧小鎮建成。東達蒙古王集團免費提供住房,免費提供獺兔飼舍,訂單回收出欄獺兔,而農牧民不承擔經營風險,還可以將土地租給企業種植沙柳等沙生植物、恢復生態。

“我那20多畝地,説是耕地,其實都是靠天吃飯的沙地,種啥啥不長。”2010年從鹽店村搬入生態小鎮的徐鎖小説,一場車禍讓他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走投無路之下,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搬到這裡飼養獺兔。

老徐沒想到的是,養了將近2000隻兔子,再給企業打點零工,當年他就收入了10萬元。今年,56歲的老徐考了駕照,他和妻子合計著,今年買個客貨兩用車,再擴大點養殖規模……

達拉特旗東達福源泉30萬畝生態示範基地,今年2月份平茬的沙柳又頂出了2米多高的嫩枝。基地內,50多個樹種、20多種農作物讓昔日的沙地沒有了半點沙漠的影子。

“我們已經實現了生態、産業兩個迴圈。”東達蒙古王集團董事長趙永亮説:“沙柳三五年必須平茬,細枝柳條蛋白質含量是玉米的兩倍,是上好的牛羊兔飼料,粗枝幹是造紙和生産刨花板的上等原料,這是生態迴圈;出欄的兔皮、兔肉等再進行深加工,直到服裝、食品等産品終端,這是産業迴圈。”

經過10年的建設,風水梁園區已經入住3103戶,6000多人從事養殖。按照目前每只獺兔18—25元的平均利潤計算,戶均年收入5萬—8萬元。為了滿足獺兔飼料和刨花板廠、造紙廠的原料需求,東達蒙古王集團又在庫布其沙漠開發了300萬畝沙地種植沙柳,輻射帶動周邊農牧民的1200萬畝沙地。項目區內,沙漠染綠,3個旗縣的約12萬農牧民年每人平均增收2000元。

在錫尼鎮,送兒子來參軍的牧民烏日根達來説,2000年之前,他家的1.5萬畝草場,有植被的還不到1000畝,30隻羊都填不飽肚子。在國家政策的支援下,他的草場已經全部種滿了林草。植被起來了,200隻羊和60頭牛養得膘肥體壯。林間種植的甘草、蓯蓉等藥材年年豐收,此外,每年還能拿到10萬多元的公益林補貼。説起收入,烏日根達來有些“含蓄”,但路旁一輛價格50多萬元的越野車,顯露出他殷實的家境。

統計顯示,鄂爾多斯市約50萬農牧民的年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從2000年的2453元增加到2016年的15480元。綠色並沒有為當地治沙畫上句號,而是成了農牧民致富的起點。

杭錦旗穿沙公路旁,林業局護林員奇巴特爾和妻子石鳳英住在這裡,看護著穿沙公路旁的林地。“過去這裡只有黃沙,根本不需要護林,如今環境好了,百姓依靠綠色過上了好日子,護林自然成了重要的工作。”他説。

2017年9月,《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在鄂爾多斯閉幕,這次會議取得了五項重要成果。

一是通過了公約2018—2030年戰略框架,明確了實現2030年全球土地退化零增長目標的戰略途徑、步驟和監測指標;

二是112個國家承諾加入了“土地退化零增長”自願目標設定進程,將確定目標並開展行動;

三是通過了《鄂爾多斯宣言》。強調了政府主導、多方合作,調動私營部門、民間組織、婦女和青年參與的重要性;

是發佈了《全球防治荒漠化青年倡議》,發佈了可持續土地管理商業論壇宣言,通過了民間組織和私營部門參與的決議;

五是通過了與荒漠化和土地退化防治密切相關的乾旱政策倡議、沙塵暴政策框架倡議。據了解,《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期間,中國作為東道國,還啟動了“一帶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機制,召開了全球防治荒漠化青年論壇和中國科技治沙、防治荒漠化、民間組織在行動、防沙治沙與精準扶貧等多個邊會,舉辦了防治荒漠化成就展、現場考察、紀念林植樹等活動。鄂爾多斯生態治理成為“中國經驗”走向世界。

(圖片均由鄂爾多斯市林業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