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鳥者劉懿丹:愛鳥就讓它回歸自然

發佈時間:2018-08-08 20:56:52來源:中新網作者:李華責任編輯:蘇文彥

如今劉懿丹和團隊成員走遍全國,在拆鳥網的同時,走進鳥市明察暗訪,舉報非法販鳥行為,並進行愛鳥、護鳥的宣傳。她説:“綠水青山,少不了野生動物。真的愛鳥就要讓它們回到大自然。”

劉懿丹救下的候鳥 

劉懿丹

聯繫上劉懿丹之時,她正在內蒙古的一家公安局做筆錄——她剛剛舉報了一樁非法販賣百靈鳥(已被列為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的案件。最近一段時間,劉懿丹和志願者團隊在內蒙古草原巡護百靈鳥,時不時就走進了央視新聞的鏡頭。

劉懿丹在圈子裏被稱為“野保(野生動物保護)急先鋒”。2014年,作為愛心人士的她,經歷了買鳥放生卻被鳥販截留的無奈,毅然走上了護鳥之路,她許願要拆盡天下鳥網,與盜獵者戰鬥到底。

如今她和團隊成員走遍全國,在拆鳥網的同時,走進鳥市明察暗訪,舉報非法販鳥行為,並進行愛鳥、護鳥的宣傳。她説:“綠水青山,少不了野生動物。真的愛鳥就要讓它們回到大自然。”

最近幾天,劉懿丹和她的團隊在內蒙古草原巡護百靈鳥,看到草原上空蕩蕩的鳥窩(一些雛鳥已被人掏走),她非常難受,此時已過了逮鳥的高峰期,她説,如果早來一些時候,肯定可以逮到逮鳥者。

市場暗訪舉報賣鳥人

這幾年來,劉懿丹去過太多鳥市,鳥市有很多百靈鳥,深受人們喜歡,她在山東就曾看到有人提著百靈和畫眉出來遛。“這麼多百靈鳥是怎麼抓的”,劉懿丹一直想弄明白百靈鳥的來源。後來,她得知草原是百靈鳥的家園,於是有了這次草原巡護行動。

她和團隊成員去了海拉爾、滿洲裏、烏拉蓋、霍林郭勒等地。經過走訪她發現,有些外來的逮鳥者會提前來到草原附近租房子,早上四五時,他們騎著摩托車來到草原,暗暗觀察鳥媽媽的起飛之處,順藤摸瓜找到鳥窩,一搗一個準。

這些逮鳥者對百靈鳥的習性瞭如指掌,找到鳥窩並不直接帶走雛鳥,而是等到幼鳥出殼7天后生存能力提高了,才把幼鳥端走。這些雛鳥隨後被置身於音樂環境中,學習不同動物的聲音,甚至還能學會説一些話。百靈鳥因聲音甜美深受喜愛,“有些百靈鳥一隻可賣上千元,有些甚至上萬元一隻”。

“非常暴利,基本上沒有什麼成本。”劉懿丹説,這是一些鳥販不惜長途跋涉前來草原的動因。

“明年4月中旬5月初就來,肯定可以逮到逮鳥者。”劉懿丹説,他們在鳥市暗訪後舉報了非法販賣百靈鳥的人,目前公安已立案,“當地公安很給力,頭天舉報,第二天就把人抓起來了。”

鳥越放生被販賣得越多

劉懿丹是東北人,嫁到天津,她的候鳥保護行動也啟于天津。最初,她保護候鳥的方式是買鳥放生。

每年春天3月~5月是候鳥向北遷徙的時節,秋天的9月~11月候鳥向南飛,以前,這都是劉懿丹和其他愛鳥人士最忙碌的時候,她常常在群裏召集大家籌款,買鳥放生。

2014年春天,她和朋友籌資50萬多元,全用於買鳥,但她發現,鳥越放生越多,經濟上根本沒法承受。

有個鳥販提醒她説:“你放的鳥只是冰山一角,天津另外還有5個地方專門收鳥,一天就要收幾萬隻,你怎麼買得起。”劉懿丹一聽,“當時就崩潰了”。那時,她根本沒想其他方式,就想著買了放生,但販鳥的産業鏈已經形成了,她深感無力。

有個鳥販更是直接對劉懿丹説:“丹姐,我這有一批鳥,你放不放生,你不買的話明天就要悶死了。”劉懿丹當時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放生吧沒錢,不放生吧於心不忍”。

暗訪候鳥“集中營”

經此一事,劉懿丹傷心不已,大哭了一場,她立下誓言:必拆盡天下鳥網,與盜獵者戰鬥到底。於是,劉懿丹夫妻從天津開始,走上了拆鳥網之路。

對於販鳥産業,劉懿丹最初還是外行,後來她才了解到,這些鳥抓住後需要催肥,再販賣出去。於是,她去找那些曾經賣鳥給她的鳥販“取經”。當她提出希望去鳥販家中看看如何催肥候鳥時,鳥販頓時警惕起來,“你可不能上我那去,你給我舉報了怎麼辦?”

後來,在劉懿丹的不斷努力之下,終於有一位鳥販答應她,“可以來2個人”。

劉懿丹至今記得當時在鳥販家看到的場面,“上下都是籠子,裏面全是鳥”,她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與她同行的媒體朋友偷偷錄下了畫面,最後做了一期節目,反響很大。天津隨後也出臺了保護候鳥的相關規定。

我們人少,但做的事不少

劉懿丹説,天津是中國候鳥遷徙的“轉机站”,卻也常是候鳥消失之地,因為在天津、唐山一帶,鳥網密布。後來,經過護鳥志願者們的努力,公安部門累計拆除鳥網萬餘米,解救活鳥幾千隻。

“我們人少,但做的事一點不少。”去年,劉懿丹的團隊行蹤遍佈全國:在河北唐山小海北鎮巡護,在安徽省五河縣開展了愛鳥,護鳥及護鳥宣傳活動,在南京舉報特大販賣野生動物案……

2017年,劉懿丹在家的天數屈指可數,她長期奔波于各地:田野拆網、市場舉報、公眾倡導、上山林、下濕地。同時劉懿丹團隊積極尋求森林公安、工商局的幫助。

劉懿丹説,將這些鳥販繩之以法不是目的,只是手段,“他們被立案了,我們感到欣慰,但他們進了監獄,我們也非常難受。”

有些被舉報的鳥販慢慢迷途知返了。曾經有一位鳥販的妹妹和她偶遇,她對劉懿丹説:“你是劉姐嗎?我不恨你(舉報了我哥)。”原來這位鳥販接受懲罰後開始了新的生活。

真的愛鳥, 就讓我們在自然中賞鳥

護鳥志願者在外東奔西跑,經濟支援全來自捐助。劉懿丹通過公益平臺、朋友圈、微信群籌款,為志願者提供“糧草”,“請繼續支援懿丹發起的眾籌,讓我們的行動能夠走得更遠。”在她的朋友圈,經常可以看到類似的公益籌款內容。

“籌款是最艱難的。”劉懿丹説,她幾乎天天吆喝著募資,但不被理解是常有的事,“以前籌款買鳥放生,大家看到實實在在的實物容易接受,現在我們籌款去做愛鳥宣傳、舉報非法鳥販,大家看不到實物,往往就不太理解我們。”

當然也有讓她很暖心的愛心人士。其中有一位網名叫“鬧鬧媽”的網友大力支援劉懿丹的工作,每次籌款都給她捐500元,“這次沒給她發籌款資訊,她都主動給我捐了200元。”

劉懿丹説,他們的團隊在外厲行節約,有時為了找便宜的旅館,會開車轉悠很久。“超過100元的標間不住,一般控制在五六十元一晚。”

“籌款、巡護、播報……”劉懿丹好不忙碌,累得她今年大病一場,晝夜咳嗽,惡化為肺炎,全身沒力氣,最後不得不住院治療。但是一齣去做野保行動,劉懿丹的病馬上就好了,她笑著説:“早知道不用住院,直接去做野保行動。”

去年11月,劉懿丹和團隊註冊了公眾號“懿丹野保特攻隊”,專門播報工作進展。

“綠水青山,少不了野生動物。”她説,買鳥人、掏鳥窩的人都是奪走鳥爸媽兒女的“兇手”,他們無視國家法律,是破壞生態環境的罪人,她希望通過志願者的保護行動,通過法律途徑打擊這些違法行為,“真的愛鳥,就讓它們回歸大自然,在大自然中欣賞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