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張庫大道|草原絲綢之路

發佈時間:2018-06-05 15:20:49來源:澎湃新聞網作者:李昊責任編輯:蘇文彥

從明末到清初,一條起始於福建武夷山,經漢口到華北,再從張家口到蒙俄的“茶葉之路”(萬里茶道)開始形成,這一國際貿易通道對於歐亞大陸的地緣格局至今影響深遠。

如果回到十九世紀並打開上帝視角,將目光聚焦于我國北方,能看到幾十萬頭駱駝在草原上往返,在渺無人煙的地方畫出了最密集的交通線。這條路就是張庫大道,一條從塞外重鎮張家口出發,穿過蒙古草原腹地,到達庫倫(烏蘭巴托)並延伸到俄羅斯邊境口岸恰克圖的商貿線。這條古商道始於明,盛于清,持續數百年。

在“一帶一路”成為研究熱點的今天,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吸引了全社會的目光。而張庫大道,則相對暗淡許多。事實上,以張庫大道為核心的草原絲綢之路,同樣是重要的東西交往的橋梁。相比更為知名的“綠洲絲綢之路”(中原-河西走廊-新疆-中亞-地中海),草原絲綢之路在世界文明對話中的地位不遑多讓。這條商道同時也是文明大通道,促進了遊牧與農耕文化的交融,推動了歐亞草原文化交往,將近代東亞文明與歐洲文明聯繫在了一起,深刻影響了十七到二十世紀初歐亞大陸的地緣政治、經濟版圖和人文生態。

張庫大道古地圖(http://hebei.ifeng.com/a/20161223/5259362_0.shtml,本文圖片除特殊標注外,均為作者拍攝)

張庫大道歷史悠久。據李桂仁的《明清時代我國北方的國際運輸線——張庫商道》所言“這條商道作為貿易之途,大約在漢唐時代已經開始。出現茶的貿易,大約不晚于宋元時代。”根據《張家口文史資料》記載,“元朝定都北京,為了加強對嶺北地區的統治,便開通了這條關馬大道......用於通達邊情,布宣號令”......這些驛站除了“欽使來往休息之用,而且還接待過往商旅”。而在明代,隨著張家口開放為馬市,通過漢人與遊牧民族的茶馬互市,大量以茶葉為代表的商品進入蒙古腹地,並開始流入俄國。

張庫大道上的駝隊(攝于集寧察哈爾民俗博物館)

從明末到清初,一條起始於福建武夷山,經漢口到華北,再從張家口到蒙俄的“茶葉之路”(萬里茶道)開始形成。依託這條國際商道,張家口成為華北對俄蒙的最大貿易中心、商品集散地和金融中心。各地的商人都從張家口覓得商機,利用牛馬和駱駝,成群結隊,穿越草原,深入大漠,直達俄國西伯利亞地區,硬生生走出了一條張庫商道。這條國際貿易運銷線,全長1400多公里,是亞洲陸路交通大動脈,也是茶葉之路的核心路段。在鴉片戰爭前相當長的一段歷史時期,張庫商道是中俄貿易的唯一通道,俄羅斯和蒙古常用張庫大道指代“茶葉之路”。今天從北京經烏蘭巴托到莫斯科的中蒙俄國際鐵路大動脈,便是張庫大道歷史的延續。

茶葉之路路線圖(來自:http://news.timedg.com/2012-07/25/11256024.shtml)

以張庫大道為核心的茶葉之路,推動了沿線區域經濟的發展。大批城鎮在國際貿易的刺激下得以生長髮育,如內蒙古的定遠營、包頭、集寧、隆盛莊,蒙古的庫倫、烏裏雅蘇臺、買賣城,俄羅斯的恰克圖、烏蘭烏德等。先是商人、駝隊,接著是大量務工人員和移民,在大道沿線散佈開來。具有開拓精神的走西口的人們,在荒野上建立驛站、村莊,開墾土地,手工業作坊和服務業也不斷發展起來。村落城鎮開始星羅棋佈地出現。這一國際貿易通道對於歐亞大陸的地緣格局至今影響深遠。我國在“一帶一路”的頂層設計中,也提出了依託國際大通道,共同打造中蒙俄國際經濟合作走廊的重要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