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薩爾》:一部震撼人心的偉大史詩

2018-05-15 22:49:43 | 來源:中國民族報 | 作者:降邊嘉措 | 責任編輯:蘇文彥
摘要:人們常常把優秀的史詩稱作一個民族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百科全書”,是很有道理的。受到習近平主席高度評價的《格薩爾王》,正是這樣一部反映古代藏族社會歷史的“百科全書式”偉大著作。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將其列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三大源流之一,並主張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習近平總書記作出的一系列重要論述,為傳承和創新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指引了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閉幕講話中提到的“三大史詩”《格薩爾》《瑪納斯》《江格爾》,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瑰寶。在新時代,學習、研究和傳承中國史詩,研究創造史詩的偉大人民、偉大民族及其創造的燦爛文化,無疑具有重要意義。本報特別推出《堅定文化自信重讀史詩》欄目,帶讀者去領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之美及其無窮的魅力。

格薩爾石刻


3月20日,新當選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閉幕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他滿懷豪情地説:“中國人民是具有偉大創造精神的人民。在幾千年曆史長河中,中國人民始終辛勤勞作、發明創造,我國産生了老子、孔子、莊子、孟子、墨子、孫子、韓非子等聞名於世的偉大思想巨匠,發明瞭造紙術、火藥、印刷術、指南針等深刻影響人類文明進程的偉大科技成果,創作了詩經、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説等偉大文藝作品,傳承了格薩爾王、瑪納斯、江格爾等震撼人心的偉大史詩,建設了萬里長城、都江堰、大運河、故宮、布達拉宮等氣勢恢弘的偉大工程。”

在這篇重要講話中,習近平主席指出,中國人民的偉大創造精神體現為5個方面:偉大思想巨匠、偉大科技成果、偉大文藝作品、偉大史詩和偉大工程。

過去在談到中華民族文明發展的歷史時,通常的説法是諸子百家、唐詩宋詞、明清小説,很少談到少數民族文學,更忽視了少數民族創造的史詩。在這篇重要講話中,習近平明確提出中華民族的文明發展史“傳承了格薩爾王、瑪納斯、江格爾等震撼人心的偉大史詩”,把史詩提到很高的學術地位。

凡是關心我國文學事業、研究中國文學史的人們,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都因為我國沒有史詩、尤其是沒有長篇英雄史詩而感到遺憾。

黑格爾曾經斷言:中國沒有民族史詩。他在《美學》這部巨著中,論述“史詩發展史”時説:“中國人卻沒有民族史詩。他們的關照方式基本上是散文性的,從有史以來最早的時期就已形成一種以散文形式安排的井井有條的歷史實際情況,他們的宗教觀點也不適宜於藝術表現,這對史詩的發展也是一個大障礙。”

黑格爾這位被恩格斯稱作“奧林帕斯山上的宙斯”的哲學家、美學家,以權威的口吻作出的論斷,其影響是非常之大的。從那以後的幾百年,“中國沒有民族史詩”幾乎成了定論。眾多的世界文學史、詩歌史裏,在論述中國詩歌發展史時,史詩部分一直是個空白。

這一次,在人民大會堂這個莊嚴的地方,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這一神聖的講壇,習近平主席莊嚴宣告:中國不但有史詩,而且有“格薩爾王、瑪納斯、江格爾等震撼人心的偉大史詩”,這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

格薩爾説唱藝人表演


史詩在人類文明發展的歷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史詩一詞源於古希臘語,意為“字、敘述和故事”。古希臘著名哲學家、文藝理論家亞裏士多德在《詩學》中對史詩,尤其是荷馬史詩,作了全面而深刻的論述。

黑格爾在《美學》中對史詩的性質、特徵和發展歷程作了專門的論述。他把史詩分為“一般史詩”和“正式史詩”兩大類。他認為,一部優秀的史詩,能夠顯示出“民族精神的全貌”“會成為一種民族精神標本的展覽館”。

馬克思、恩格斯對荷馬史詩也作了深入的研究,並給予非常高的評價。馬克思稱《伊利亞特》是“一切時代最宏偉的英雄史詩”,認為荷馬史詩“仍然能夠給我們以藝術享受,而且就某些方面來説還是一種規範和高不可及的範本”。他進而指出,古代的神話和史詩,都有著“永久的魅力”。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一書中,曾引用荷馬史詩來説明人類社會野蠻時代高級階段,即從原始社會向奴隸社會過渡時期的生活水準、婦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和希臘氏族社會的狀況。他進而指出,“……荷馬的史詩以及全部神話——這就是希臘人由野蠻時代帶入文明時代的重要遺産”。

《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是一部重要的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恩格斯在撰寫這部經典著作時,曾經深入研究荷馬史詩,並從中吸取思想資源和學術觀點,為我們學習和研究史詩作出了光輝的榜樣和示範。

英雄史詩一般産生在原始社會解體到奴隸制確立這一歷史時期,是民族崛起時代的産物。一切優秀的英雄史詩,往往表現了民族崛起的發奮精神,是民族精神的象徵。史詩凝聚著一個民族的智慧,成為特殊形態的知識總匯。人們常常把優秀的史詩稱作一個民族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百科全書”,是很有道理的。

受到習近平主席高度評價的《格薩爾王》,正是這樣一部反映古代藏族社會歷史的“百科全書式”偉大著作。

格薩爾塑像

《格薩爾》是藏族人民集體創作的一部偉大的英雄史詩,代表著古代藏族民間文化的最高成就。它歷史悠久,卷帙浩繁,精深博大,內容豐富,千百年來在藏族群眾中廣泛流傳,深受藏族人民的喜愛。在中華民族母親河長江、黃河、瀾滄江三江流域地區,在遼闊壯麗的雪域高原,在巍峨的喜馬拉雅山周邊地區,形成一個寬闊的《格薩爾》史詩流傳帶,是喜馬拉雅山地區多民族文化圈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正因為如此,在實施“一帶一路”建設的過程中,《格薩爾》具有特殊重要的戰略地位和巨大影響。

《格薩爾》是在藏族古代的神話、傳説、詩歌和諺語等民間文學豐厚的基礎上産生和發展起來的。它通過對主人公格薩爾一生不畏強暴、不怕艱難險阻,以驚人的毅力和神奇的力量征戰四方、降妖伏魔、懲惡揚善、抑強扶弱、造福百姓的英雄業績的描繪,熱情謳歌了正義戰勝邪惡、光明戰勝黑暗的偉大鬥爭。懲惡揚善、消除苦難、造福百姓的主題思想,像一根紅線貫穿了整部史詩。正因為《格薩爾》反映了人民的疾苦,表達了人民的心聲,在深受苦難的藏族人民當中引起強烈共雞。這是《格薩爾》世代相傳、歷久不衰的重要原因。國際學術界有人對《格薩爾》給予高度評價,將它稱作“東方的荷馬史詩”。

與世界上其他一些著名的英雄史詩相比,《格薩爾》有兩個顯著特點:第一,它世代相傳,至今在藏族群眾、尤其是農牧民當中廣泛流傳,是一部活形態的英雄史詩。第二,它是世界上最長的一部英雄史詩,有120多部、100多萬詩行。假若全部翻譯成漢文,有2000多萬字。

就我們現在掌握的材料來看,世界上最古老的英雄史詩是《吉爾伽美什》,有3000多行詩,用楔形文字分別記錄在12塊泥板上,代表著古代巴比倫文學的最高成就。

在世界文學史上,思想上、藝術上的成就最高、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是《伊利亞特》和《奧德賽》。《伊利亞特》共24卷,15693行;《奧德賽》也是24卷,12110行。這兩部史詩是歐洲最早的文學巨著,相傳是古希臘的偉大詩人荷馬所作,因此又稱《荷馬史詩》。與之齊名的還有印度史詩《羅摩衍那》和《摩訶婆羅多》。《羅摩衍那》全書分為7篇,舊的本子約有2.4萬頌,按照印度的計演算法,一頌為兩行,共4.8萬行。最新的精校本已縮短到18550頌,37100詩行。《摩訶婆羅多》是一部內容十分豐富的長詩。全書分成18篇,各篇有長有短,每一篇又分成一些章節,用另一些篇名分別概括這些章節的內容,一般説有10萬頌。在《格薩爾》被發掘整理之前,《摩訶婆羅多》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長的史詩。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將它們稱作“世界五大史詩”。僅就篇幅來講,《格薩爾》比上述五大史詩的總和還要多,堪稱“世界史詩之冠”。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旭日鄉格薩爾千年佛塔


人類早期豐富優美的神話,為史詩的發展提供了豐富的素材,使史詩的藝術表現帶上了濃厚的神話色彩。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説:“希臘神話不只是希臘藝術的武庫,而且是它的土壤。”茅盾稱史詩是“神話之藝術化”,並進一步指出:“荷馬史詩是歐洲藝術發展的源泉和土壤。”

假若説古希臘的荷馬史詩是歐洲文學藝術發展的土壤和源泉,對歐洲乃至整個世界文學藝術的發展産生了經久不衰的影響,那麼,古老的《格薩爾》則是藏族文學藝術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是藏族文學藝術賴以長久發展的豐厚沃土,對藏族各種藝術形式的繁榮發展産生了巨大的促進和推動作用。

同其他民族史詩和民間文學作品一樣,《格薩爾》基本的傳播方式有兩種:一是靠手抄本與木刻本保存和傳播;二是靠人民群眾、尤其是他們當中優秀的説唱藝人一代又一代口耳相傳。其中,最基本、最主要的是靠眾多的民間藝人世代相傳。從本質上講,《格薩爾》是人民群眾、尤其是説唱藝人唱出來的,而不是僧俗文人寫出來的。因此,我們可以説,在《格薩爾》的流傳過程中,那些才華出眾的民間説唱藝人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格薩爾》説唱藝人,藏語稱作“仲肯”,或“仲哇”,意為講故事的人。他們是史詩最直接的創造者、最忠實的繼承者和最熱情的傳播者,是真正的人民藝術家,是最受群眾歡迎的人民詩人。在他們身上,體現著人民群眾的聰明才智和偉大創造精神。習近平主席強調指出:“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人民是真正的英雄。波瀾壯闊的中華民族發展史是中國人民書寫的!”用這樣的觀點來分析和考察《格薩爾》産生和發展的歷史,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人民群眾是《格薩爾》真正的創造者,人民是真正的英雄。

西藏自治區那曲市格薩爾説唱藝人

雖然《格薩爾》是一部深受廣大人民群眾喜愛的偉大史詩,但在歷史上,它從來沒有能夠有組織、有系統地進行蒐集整理,一直只是在民間流傳,自生自滅。這嚴重阻礙了史詩的保存和傳播,使其不能在更大範圍內發揮作用和影響。隨著許多優秀的説唱藝人去世,人亡歌息,致使大量説唱資料未能保存下來;不少珍貴的手抄本、木刻本及珍貴的文物古籍,也令人痛心地散失了。

黨和國家對《格薩爾》的蒐集整理和學術研究工作非常關心和重視。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國家加大了對民族民間文學的搶救和保護力度,在“六五”“七五”“八五”期間,《格薩爾》連續3次被列入國家哲學社會科學重點科研項目。如今,這一事業還在持續,成為了一項跨世紀的文化建設工程。這在藏族文化史上是一個壯舉。所有這一切,充分體現了黨和國家對保護和弘揚藏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高度重視,對藏族人民的親切關懷;同時,也體現了黨和國家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保護、發展和弘揚。

由於《格薩爾》蒐集整理工作取得的巨大成就,我國已經擁有無比豐富的、鮮活的第一手資料。不少國內外學者認為,《格薩爾》事業發展很快,已成為中國藏學乃至民族民間文學領域最為活躍的學科之一。一個以馬克思主義文藝思想為指導,有中國特色的“格薩爾學”的科學體系已初步形成,並不斷發展。

我國在《格薩爾》事業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其深遠意義在於,它讓世界以崇敬的目光重新審視這個被雪山環抱的民族,重新審視它的歷史和文化,徹底改變了我國史詩研究的落後狀況,也徹底改變了世界史詩的文化版圖,在世界史詩發展的歷史上牢固地樹立起《格薩爾》不可動搖的地位。《格薩爾》與《荷馬史詩》,一個代表古代東方文明,一個代表古代西方文明,二者交相輝映,堪稱人類文明史上兩顆輝煌的明珠。《格薩爾》在學術文化領域為偉大祖國贏得了巨大榮譽。

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達縣格薩爾博物館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