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美麗中國>
台州警察幫48歲的“隱形人”拿到人生第一張身份證
公益中國 gy.china.com.cn  時間: 2019-09-16  責任編輯:信子維

  中秋佳節,此刻的你在哪?已經與家人團聚,還是依舊漂泊在外?今年的中秋節,黃岩嶼頭鄉上鳳村村民納迫在台州過上了第一個“有身份證”的中秋佳節。

  納迫,雲南少數民族人,無戶口及身份證,嫁到黃岩嶼頭鄉20多年,曾經像“隱形人”一樣活了48年,在台州警察的幫助下,終於拿到人生第一張身份證,戶口正式遷到了黃岩……

  活到48歲了她不識字,沒有戶口,沒有身份證,不管是在原始森林裏生活還是嫁到黃岩她始終像是一個“隱形人”。近日她終於拿到了人生的第一張身份證,展露笑顏的她給民警送來了錦旗。

  她叫納迫,拉祜族,老家在雲南省西雙版納動海縣布朗山鄉曼囡村拉祜族寨子。納迫回想起來,這個寨子當時接近原始部落狀態,長期與外界隔絕,寨子裏的族人幾乎都沒有戶口。1996年,台州市黃岩區嶼頭鄉村民小趙做小生意到動海,經人介紹認識了納迫,在當地的鄉里,納迫就報了個名字,和小趙結婚登記,後跟隨他來到台州市黃岩區嶼頭鄉上鳳村,一住就是20多年。

  沒有戶口和身份證,意味著無法出門、無法工作、無法享受應有的福利,生活中有太多的不便。

  其實,納迫一直想要找回自己的身份,不再當“隱形人”,結婚的第二年,她就計劃回雲南辦證,可是那時候家裏經濟拮據,和丈夫兩人往返雲南費用實在太高,她只能放棄。2015年,她和丈夫再次回到了她魂牽夢縈的拉祜山寨,此時,她的父母和兄弟都已經去世,無法進行DNA鑒定。人口普查為寨子集體登記戶口的時候,由於她已經嫁出去,長期未與家裏聯繫,家裏也沒有將其登記,導致當地查詢不到納迫的資訊記錄,戶口還是無法辦理。回到黃岩,納迫幾乎已經死了這條心了。

  今年3月,黃岩公安分局寧溪派出所副所長陳堯祥在轄區走訪時,一位群眾告訴他,偏僻的嶼頭鄉上風村,有一位外來的婦女這麼多年都沒有戶口。

  陳堯祥立即趕到上鳳村,在村幹部的陪同下找到了納迫。聽完整個情況,陳堯祥明白,納迫這樣的情況非常特殊,必須先在動海落戶,然後再遷到黃岩,但是這個過程並不容易。

  “放心,我一定幫你想辦法!”聽到陳堯祥的答覆,納迫的心中重新燃起希望。

  回到單位,陳堯祥千方百計查到了動海縣布朗山鄉派出所的電話,一位姓石的所長聽完後表示很為難,因為納迫在當地沒有任何戶口記錄,再加上她無法提供直系家屬的DNA鑒定證明,這種情況下不符合辦理身份的相關規定。

  陳堯祥不死心,第二天又打電話給石所長,一是介紹了納迫情況的特殊,以及沒有戶口給她生活帶來的不便,同時還向石所長介紹了浙江的“最多跑一次”政策,希望動海警方能夠特事特辦。熱心的石所長非常感動,他立即找到了動海縣公安局治安大隊負責戶政的王警官,陳堯祥直接和王警官通上了電話。王警官也被浙江同行所打動,答應全力幫助納迫,經過多次溝通,終於商議好一個方案,先取得納迫身份的證據材料,然後為其開放辦理戶口的“綠色通道”。

  由於納迫情況的複雜性,為了切實解決群眾的困難,黃岩分局領導決定,派陳堯祥陪同納迫前往動海,協助她找回身份。經過查詢,從出發地到布朗山鄉2900公里。

  5月27日,陳堯祥和納迫踏上了前往雲南的旅途,由於沒有證件,她只能乘坐汽車,三天三夜後,陳堯祥終於和納迫一起輾轉到了布朗山鄉。

  當天下午,陳堯祥和納迫來到了鄉派出所,見到石所長後,大家就需要的有關證明材料再次進行了確認,石所長派出一名民警,又聯繫了駐村幹部,驅車一個多小時,走進了茫茫大山裏的曼囡村。

  在當地幹部的幫助下,陳堯祥找到了納迫的姑姑、弟媳,製作了調查筆錄,第二天,他們又找到了寨子裏的幾位老人,確認了納迫的身份,在得到當地警方的認可後,陳堯祥和納迫才返回黃岩。

  7月24日,寧溪派出所收到了布朗鄉派出所寄來的身份證,立即將身份證送到了納迫手中,捧著有生以來的第一張身份證,納迫激動萬分,從此,找工作、外出坐車住宿、享受社保福利,納迫再也不是“隱形人”了。

  目前,納迫的戶口己正式遷到了黃岩。


國家機關 | 駐外機構 | 社會團體 | 新聞網站 | 媒體網站 | 地方政府 | 城市網站 | 地方網盟 | 友情連結 | 黃金鏈 全部>>
中國網際網路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 | 中國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 12321垃圾資訊舉報中心 | 中國新聞網站聯盟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