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聚焦

嘉必優被訴侵害中科鴻基商業秘密,燕窩酸市場暗戰打響

發佈時間:2021-12-03 10:45:07 | 來源:新京報 | 作者:郭鐵

日前,中科鴻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簡稱“中科鴻基”)以“侵害商業秘密”為由,將科創板上市公司嘉必優及其關聯方告上法庭,索賠515萬元。

一紙訴狀,揭示出生物技術企業對新食品原料市場的爭奪,也折射出燕窩酸的産業應用前景。

資料顯示,燕窩酸主要來源於母乳和奶製品,目前主要作為營養增補劑添加在嬰幼兒奶粉中,2017年進入我國新食品原料名錄。按照中科鴻基方面的公開説法,其是經國家衛健委批准生産燕窩酸的唯一廠商。“如果通過微生物發酵法生産燕窩酸,嘉必優有可能涉嫌盜竊或者侵犯商業秘密;如果通過轉基因方法生産,那麼可能涉嫌生産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嘉必優方面則在12月1日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主要通過生物發酵技術生産燕窩酸,菌種擁有自主智慧財産權。嘉必優所有食品生産都取得了國家相關部門資質和文件,合法合規。其燕窩酸枯草芽孢桿菌基因工程法僅是實驗室儲備技術,並沒有在實際生産中應用。

嘉必優被訴侵害商業秘密

11月30日晚,嘉必優生物技術(武漢)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嘉必優”)發佈涉訴公告稱,原告中科鴻基日前以侵害商業秘密為由,將嘉必優、嘉必優子公司武漢中科光谷綠色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簡稱“中科光谷”)以及湯臣倍健共同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決三被告支付經濟損失及維權費用合計515萬元。

中科鴻基訴稱,嘉必優與中科光谷共同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原告基於相關菌種組合、製備 N-乙酰神經氨酸(又稱燕窩酸,唾液酸,SA)的生産和應用商業技術秘密,中科光谷利用該技術生産、銷售與原告産品相同或實質相同的産品。湯臣倍健明知原告的前述技術秘密,仍惡意使用中科光谷生産的前述産品,三被告共同侵害了中科鴻基的商業秘密。

嘉必優則在公告中表示,公司高度重視自身智慧財産權保護,也充分尊重同行企業的智慧財産權。本案被訴産品 N-乙酰神經氨酸,係嘉必優全資子公司中科光谷聯合中科院合肥物質研究院自主研發的科技成果,中科光谷擁有完全自主的智慧財産權,已經申請相關發明專利62項,全面覆蓋菌株、發酵工藝、分離提純工藝及應用技術。

“本公司及中科光谷從未實施過任何侵犯原告商業秘密的行為,原告的起訴材料中亦無證據顯示本公司及中科光谷存在侵權行為,原告的起訴缺乏基本的事實基礎,其訴訟請求不應得到法院支援。”嘉必優稱,目前已聘請律師團隊積極應訴。

12月1日,嘉必優方面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對案件中提出的情況需要在開庭審理中進行辯論,現在不是很方便回答。”公告中提及的“起訴材料中無證據”,指的是嘉必優律師基於現有材料做出的一個判斷,“案件比較複雜,涉及不是一家被告。他們(中科鴻基)肯定在立案過程中提出了其他證據。”

中科鴻基自稱唯一獲批廠商

資料顯示,N-乙酰神經氨酸,又名燕窩酸,是一種天然存在的氨基糖,最初由牛頜下腺粘蛋白中分離而出,也因此而得名唾液酸。目前主要作為營養增補劑添加在嬰幼兒奶粉中,在化粧品、保健品、醫藥領域也有所應用,在市場上素有“腦黃金”之稱。

中科鴻基所訴被侵害的“商業秘密”,主要指“基於SA-8菌種發酵製備N-乙酰神經氨酸”的工藝技術。從官網資訊可以看出,該技術的研發應用對中科鴻基來説可謂意義重大。

2020年7月,中科鴻基發佈文章《國研科技,砥礪十年,打造全球領先食品級唾液酸》,稱唾液酸發酵提純是中科鴻基與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聯合開發、全球獨有的技術,比傳統化學方法更加安全、環保,純度可達到98%以上。作為核心關鍵點的發酵菌株SA-8原始菌株,早在1993年就在自然水體中分離獲得,“經過科學家長期努力,通過紫外誘變,不停迭代培養,篩選30多代形成了最終的生産菌株。”

技術問題解決後,中科鴻基從2012年起便開始了N-乙酰神經氨酸的新食品原料申報之路。中科鴻基稱,由於我國對孕婦及兒童的新食品原料審查異常嚴格,申報過程遠比預想的艱難。經過近百場專家評審,數百次對原料、菌種、工藝和産品的安全測試與驗證,N-乙酰神經氨酸最終在2017年5月進入新食品原料名錄,“自此中科鴻基的唾液酸真正從實驗室從走向市場”。

2017年5月,中科鴻基N-乙酰神經氨酸通過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審查。圖片/企業官網截圖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中科鴻基早在2020年8月就在官網挂出“特別申明”,稱其是經國家衛健委批准生産N-乙酰神經氨酸的唯一廠商。國家衛健委公告中標示的生産唾液酸菌株SA-8為中科鴻基擁有,“世界僅此一株,生産工藝無法複製,唾液酸的標準為本公司企標,沒有國標及地方標準。”

2020年8月至今,中科鴻基在其官網挂出的“特別申明”。圖片/企業官網截圖

中科鴻基還在該申明中強調,“市場上出現的非本公司生産的N-乙酰神經氨酸不僅嚴重侵犯了本公司産品,而且均未獲得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審核。特此申明請廣大用戶謹慎採購,杜絕食品安全隱患。”

而近期,在嘉必優未發佈涉訴公告前,就有媒體拿到了中科鴻基的起訴材料。中科鴻基北京分公司總經理毋生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達了對嘉必優燕窩酸生産工藝的質疑,“如果通過微生物發酵法生産燕窩酸,嘉必優有可能涉嫌盜竊或者侵犯商業秘密;如果通過轉基因方法生産,那麼可能涉嫌生産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作為中科鴻基燕窩酸研發合作方,中國科學院微生物所燕窩酸項目研發負責人同期對媒體表示,“在衛健委沒有給嘉必優出具實質等同文件之前,嘉必優的發酵菌種屬非合法菌種,生産工藝從發酵原料、提取純化都有可能違規。由於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從未與嘉必優有過合作,如果嘉必優使用食品新原料的公告菌株則涉嫌菌株盜竊,若不使用則違法。”該負責人還推測,嘉必優通過轉基因辦法産出唾液酸的概率比較大。

嘉必優稱其産品合法合規

嘉必優是否盜用了中科鴻基的發酵法技術?如果沒盜用,其燕窩酸核心技術又是什麼?

資料顯示,嘉必優生物技術(武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4年,主要生産不飽和脂肪酸ARA、藻油DHA 及SA(燕窩酸)、發酵來源β-胡蘿蔔素等生物合成營養素,産品廣泛應用於嬰幼兒配方食品、膳食營養補充劑和健康食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等領域。2019年12月,嘉必優登陸科創板,是食品生物科技領域率先登陸該市場的科技創新型企業。

根據招股書等材料,嘉必優2010年起與國內外多家知名乳製品企業達成合作。自2013年起,嘉必優開啟多元化戰略,2016年開始燕窩酸的研製、生産和試銷售。

2017年,嘉必優以348萬元從控股股東的股東烯王投資手中購得中科光谷64%股權。官網資訊顯示,中科光谷是中國科學院湖北産業技術創新與育成中心生物技術工程化中心的運作管理主體,2017年研製出燕窩酸並實現工業化生産。2020年,嘉必優N-乙酰神經氨酸産品獲得“2020食品行業—榮格技術創新獎”。

根據國家衛健委2017年6月發佈的解讀《乳木果油等10種新食品原料的公告》,N-乙酰神經氨酸是以食品級葡萄糖和玉米漿為原料,經大腸埃希氏菌(菌株號SA-8)發酵、過濾、滅菌、水解、提純等工藝製成。生産單位應按要求進行生産,保證該原料的安全。

新京報記者在國家智慧財産權局官網查詢到,中科光谷2014年以來申請了多個N-乙酰神經氨酸生産方法及應用專利,主要生産技術包括大腸桿菌發酵法、有機溶劑轉化法、微波水解法、枯草芽孢桿菌基因工程法等。

中科光谷申請的多個N-乙酰神經氨酸生産方法及應用專利。圖片/國家智慧財産權局官網截圖

面對中科鴻基的種種質疑,嘉必優方面12月1日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主要通過生物發酵技術生産燕窩酸,底盤用的都是大腸桿菌,但生産工藝不同。“從菌種角度來説,他(中科鴻基)有他的菌種,我們有自己的菌種,我們的菌種擁有自主智慧財産權。”

針對“嘉必優使用食品新原料的公告菌株則涉嫌菌株盜竊,若不使用則違法”的説法,嘉必優方面稱,“我們對中科鴻基的觀點存在質疑,他的命題相當於不是A就是B,實際上存在其他情況。”

至於嘉必優生産的燕窩酸是否需要向國家衛健委報批,嘉必優方面認為,燕窩酸一旦獲批,意味著國家對這種物質予以了認可,可以作為食品使用,“我生産的是SA,你生産的也是SA,為什麼你生産的能用,我生産的不能用?我們認為這個邏輯是有問題的。嘉必優所有食品生産都取得了國家相關部門資質和文件,是合法合規的。”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中科光谷2014年申請的“一種産N-乙酰神經氨酸的枯草芽孢桿菌基因工程菌及其構建方法和應用”專利,涉及“將編碼UDP-N-乙酰氨基葡萄糖差向異構酶和N-乙酰神經氨酸合成酶基因引入枯草芽孢桿菌中表達”。這是否為上述中國科學院微生物所燕窩酸項目研發負責人所質疑的“轉基因”方法?嘉必優方面對此回應新京報記者稱,該專利只是實驗室的一種儲備技術,並沒有在實際生産中應用。

中科光谷2014年申請的“一種産N-乙酰神經氨酸的枯草芽孢桿菌基因工程菌及其構建方法和應用”專利詳情。圖片/國家智慧財産權局官網截圖

中華預防醫學會健康傳播分會常委、科信食品與健康資訊交流中心主任鐘凱認為,按照新資源食品的管理模式,燕窩酸生産僅限于批准的菌種,這主要考慮到安全性的需要,“不同菌種需要單獨評估,避免次生代謝物引入其他風險。至於是否涉及商業機密或侵權,不屬於安全管理範疇。”

燕窩酸應用市場暗戰

目前,嘉必優與中科鴻基的商業秘密侵權案有待司法部門作出最終裁決,但隱藏在這場官司背後的燕窩酸市場仍值得關注。

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9年上半年,嘉必優的燕窩酸産品銷售收入分別為29.43萬元、33.46萬元、752.30萬元、325.58萬元,佔公司主營業務收入比重從0.16%上升至2.22%。2020年受公司持續開發新客等影響,嘉必優SA産品營收為3153.09萬元,同比增長141.32%,佔公司營收比重升至9.75%,毛利率同比增長6.5個百分點至59.93%,居各産品之首。2021年半年報顯示,嘉必優SA産品在兒童産品領域的應用持續增加,報告期內實現91.68%的持續高增長,子公司中科光谷實現凈利1332.79萬元。

嘉必優財報截圖。

嘉必優在今年10月接受投資者調研時表示,其燕窩酸産品國內主要客戶是君樂寶和飛鶴,同時正在逐步向個人護理及化粧品領域拓展。今年前三季度,嘉必優燕窩酸産品保持高速增長,計劃明年上半年將産能擴大到30噸,並根據市場需求逐步擴産到50噸。

與嘉必優相比,燕窩酸之於中科鴻基的戰略意義似乎更為重要。中科鴻基北京分公司總經理毋生龍曾在去年8月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中科鴻基生物科技産業園一期項目已投資15億元,主要圍繞唾液酸産品展開。他認為,唾液酸作為新食品原料最具市場潛能的四大目標領域分別是母嬰乳粉領域,保健品領域、美容抗衰領域以及醫藥領域,將擁有千億級藍海市場。

“2019年我國奶粉行業市場規模為1755億元,可以説中國乳粉行業的市場有多大,唾液酸的藍海市場就有多廣。目前國內幾家頭部乳粉廠商已和我們就唾液酸的合作在積極接洽,部分項目已經進入實驗階段。”中科鴻基毋生龍在媒體採訪中強調。

值得注意的是,中科鴻基看好的母嬰乳粉廠商,恰恰是嘉必優擅長掌握的客戶資源。招股書顯示,嘉必優與達能、貝因美、伊利、飛鶴、君樂寶、聖元、雅士利、健合集團、安琪酵母等國內外知名企業建立了長期的合作關係。在已經完成配方註冊的100余個企業中,嘉必優已與其中超過70家嬰幼兒配方乳品企業開展合作,佔比超過65%。

有投資者認為,中科鴻基起訴湯臣倍健,而不是伊利、飛鶴等奶粉企業,“可以看出其目的是在乳製品供應鏈,避免起訴得罪行業巨頭。”還有投資者認為,這場官司從側面印證燕窩酸真正的用途是在食品、保健領域,“如果添加到所有年齡段的奶粉中,空間就巨大了。”

對於燕窩酸市場目前的競爭狀況,嘉必優方面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市場上不止嘉必優和中科鴻基在生産燕窩酸産品,還有其他公司參與。中科鴻基訴訟行為是否有市場競爭方面的意圖,“公司僅是猜測”。

針對相關問題,新京報記者12月1日聯繫中科鴻基方面,截至發稿尚未回應。

責任編輯:

貝因美 和中國媽媽在一起貝因美以“愛”為基礎,幫助親子家庭健康幸福。【詳情】

老字號智慧財産權保護研討會聚焦稻香村、泥人張等老字號典型案例。【詳情】

奶粉食用指南 守護寶寶健康成...提供奶粉餵養指南,解讀奶粉配方成分,幫助新手爸媽理性選擇奶粉。【詳情】

點滴營養,綻放每個生命蒙牛乳業推動營養知識普及、提升國民健康水準。【詳情】

友情連結: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 新華網食品 | 中國經濟網食品 | 人民網食品 | 央視網美食 | 光明網食品 | 全國糖酒商品交易會 | 紅餐網 |

關於我們ABOUT US

中國網食品頻道堅持“給你一個真實的中國”的永恒追求,融合各地民族風俗、地方特産,延伸至整個食品行業,展示中國食品豐富性、多元性,搭建中國食品展示平臺。

聯繫方式CONTACT WAY

新聞熱線:010-88564110

投訴建議:010-88564110
電子郵箱:

foodchina01@126.com

版權説明COPYRIGHT NOTICE

本網所有內容,凡註明”來源:中國網食品”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