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聚焦

茅臺鎮洞藏酒:散酒灌制的“三無”網紅

發佈時間:2019-02-25 13:57:45 | 來源:新京報 | 作者:遊天燚

土陶罐灌散酒,做舊長霉變電商“寵兒”,有人一天賣出上萬瓶;當地兩年前就已禁止産銷洞藏酒


某短視頻平臺上銷售的“網紅”洞藏酒廣告,該産品被標注“茅臺鎮洞藏美酒”的標識進行銷售。網路截圖


在淘寶網上,一商家銷售的洞藏老酒,經過記者向仁懷市市場監管局證實,該産品為三無産品。網路截圖


2月13日,茅臺鎮一白酒生産商向記者展示其假冒的洞藏老酒,在該産品的吊牌上寫有“二十年”,實則是新酒灌裝後做舊而成,罐體“長毛”也是刷糨生成。


2月15日,一白酒生産商向記者展示其洞藏酒,承認此為“三無産品”。

2月15日,仁懷市中樞鎮一家白酒包裝專賣店內堆放著當地已禁止生産、銷售的洞藏酒。

在霉灰和塵土包裹之下,土壇陶罐的“茅臺鎮洞藏酒”,近來火遍了大江南北成了“網紅”,巨大的銷量讓其成為了名副其實的電商“寵兒”。

但鮮為人知的是,這些打著“十年洞藏陳釀”、“二十年洞藏陳釀”的“網紅”背後,標配卻是散裝白酒、土壇陶罐、刷糨生霉做舊,一條龍的“三無”産品生産線。

2019年2月中旬,新京報記者在貴州仁懷市茅臺鎮實地調查中,當地多名産銷“茅臺鎮洞藏酒”的業內人士透露,這些網上售價幾十元到數百元一瓶的“洞藏酒”,真實成本甚至能控制在5元左右,所謂洞藏酒只是噱頭,商家只需要買來土壇陶罐,灌上散裝白酒,再對包裝做舊,就當做“洞藏陳釀”來賣,通過電商平臺和短視頻平臺的推廣銷售,有的商家最多時一天能賣出上萬瓶。

這些網紅“洞藏酒”,多是三無産品,有的包裝上即使印有生産廠家名字、地址,核查發現也是虛假資訊。仁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仁懷市早在兩年前就已禁止白酒生産企業生産、銷售洞藏酒,“可以這樣説,任何打著‘茅臺鎮洞藏酒’旗號的産品都是三無産品。”

“三無”的網紅洞藏酒

貴州遵義市仁懷市(縣級市)茅臺鎮因茅臺酒而聞名,但現在,另一種酒的聲名也在緊追“飛天茅臺”,那便是有著“網紅酒”之稱,火遍網路的“茅臺鎮洞藏酒”。

土壇陶罐、黴斑遍佈,甚至長出了毛,這樣包裝的酒看起來像是在山洞裏存放了多年。這些酒被貼上特色、洞藏、醬香、茅臺鎮的標簽後,成為電商平臺上的新一輪網紅流量産品。

在淘寶平臺上,通過搜索“洞藏酒”彈出來的商品均打著“茅臺鎮洞藏老酒”的名頭,多數商家的銷量高達數千,評論量多達數萬條。這些商家除打著八年、十年、二十年陳釀的名頭銷售之外,還打著低價、試飲的名目。在一些短視頻平臺上,一些商家用圖片做成視頻廣告,或者直接拍攝開箱視頻並附有講解進行廣告推送,點讚量過萬。有商家表示,最多時一天的銷量過萬瓶。

貴州省黔九天酒業有限公司在淘寶平臺上的店舖首頁,主打産品就是“茅臺鎮洞藏酒”。一箱6瓶裝的洞藏酒價格為138元,平均一瓶(一斤裝)價格為23元。為了讓消費者相信産品品質,商家把公司銷售主管陳洪敏的身份證和洞藏酒放在一起拍成圖片,挂在電商平臺進行展示,並且打出“五年陳釀、五年原漿、小妹賣買酒、歡迎扯淡”的口號。

新京報記者致電貴州省黔九天酒業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得知,公司只負責銷售,不參與生産,其公司在淘寶上銷售的“茅臺鎮洞藏酒”,實則是貴州永恒酒業有限公司産品,並非茅臺鎮廠家所生産的洞藏酒。因為公司銷售主管陳洪敏是仁懷市人,故此用其身份證資訊放在平臺上來做廣告。

在淘寶平臺上,還有多個商家以類似方式銷售“茅臺鎮洞藏酒”,但很多“洞藏酒”的包裝上並沒有生産廠家名稱地址、生産日期及衛生許可證等,屬於典型的“三無産品”。

貴州茅臺海旭酒業在淘寶上以158元/6瓶的價格銷售洞藏酒,其店舖資訊顯示,洞藏酒産自茅臺鎮老字號釀酒廠。而老字號釀酒廠負責人表示並沒生産洞藏酒,公司資訊被茅臺海旭酒業盜用了。在記者聯繫貴州茅臺海旭酒業詢問廠家情況時,相關負責人表示“無法提供廠家資訊”,隨即挂斷電話。

一家專為多家網店供貨的酒業公司負責人表示,因為“洞藏”商標無法註冊,他們賣的洞藏酒沒有廠址等資訊,“實則就是三無産品”。

仁懷市市場監管局一名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證實,從2017年開始,包括茅臺鎮在內的整個仁懷市,就已叫停了洞藏酒的生産和銷售。

上述工作人員表示,這幾年來,所謂的洞藏酒不符合相應的標準,市場上假貨也多,市場監管局因此才叫停洞藏酒的生産和銷售,“可以這樣説,現在任何打著‘茅臺鎮洞藏酒’旗號的産品,都是三無産品。”

“出了事我負責”

王兵和王曉芳兄妹倆的公司,是眾多銷售洞藏酒的電商之一,他們的生意,始於2016年。

王兵一家都在和酒打交道,“從白酒生産到後期包裝以及銷售,算是家族式企業”,全國各地都走過貨。王兵介紹,隨著洞藏酒成為網紅,他于2018年6月成立了貴州省仁懷市維懷酒業銷售有限公司,主營酒類産品銷售,妹妹王曉芳則在短視頻平臺上註冊賬號,發佈洞藏酒廣告。“最多一天的銷量能達到2000件(一件6瓶,一瓶一斤),總共12000瓶。”王兵説。

2月1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仁懷市中樞鎮見到王兵。王兵在辦公室裏打開寫有“洞藏老酒”的紙箱,取出一壇佈滿灰塵、瓶身長有黴斑的酒,隨即將其打開。“這是我們賣的最好的酒,就是短視頻上發佈廣告的那種。”王兵説,這樣的酒以400多元一箱的價格對外銷售。

王兵拿出的洞藏酒包裝上,沒有任何關於商品的資訊。酒罈被看起來氧化多年的紙張包裹,撕開紙張能看到盛裝白酒的土罐,罐口被木塞封口,想要打開,還需要小心翼翼地撕開紙張,將瓶口擦拭乾凈後,用類似于紅酒開瓶器的工具將瓶塞拽出。

王兵拿起酒瓶,往一次性塑膠杯裏倒酒,“你看,酒線很長,都能聞到香味。”

王兵稱,洞藏酒是他用20年的老酒進行勾兌,“不像網上那些五六十一斤那種,劣質酒,”王兵説完,反問記者,“那種你敢買嗎?”

王兵極力向記者推薦其洞藏酒,“自己公司生産,有保障”。但據天眼查資訊顯示,王兵成立的“貴州省仁懷市維懷酒業銷售有限公司”,經營範圍只有酒類銷售、酒類包裝材料銷售,並沒有酒類生産。

洞藏酒産自哪?洞在哪?藏了多久?

面對一個個疑問,王兵稱藏酒的溶洞是親戚家的,因有違規産品不能參觀。他還拿出一個白酒包裝,指著上面的“貴州維懷酒業有限公司”字樣稱,“生産廠家就是這個公司,自己的廠子,放心。”

新京報記者通過全國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和天眼查查詢發現,並無“貴州維懷酒業有限公司”註冊資訊。

面對質疑,王兵承認其所售洞藏酒為“三無産品”,“一樣賣,你要洞藏的酒就沒辦法了,就只有這種,這個洞藏的商標註冊不上,就算是三無産品,出事了我負責。”

“二十年陳釀”7天製成

無法註冊,禁止生産,這些號稱“十年陳釀”、“二十年陳釀”的洞藏酒到底什麼來路?

“把散酒裝進做舊的包裝,一個星期就能出長滿黴斑的成品。”作為“洞藏酒”供應商,陳建榮説這在洞藏酒生産行業裏並不算什麼秘密。

在陳建榮的印象中,近年來,隨著知名度的提升,市場對洞藏酒的需求一直在上升,“但以前的洞藏酒那麼多,現在也不許生産銷售,只能作假。”

陳建榮的作坊位於茅臺鎮中茅大道旁的爛田灣村,離茅臺鎮中心不足4公里。沒有任何生産資質的陳建榮,利用其他酒廠的資質招攬客戶,以買來的散裝白酒灌裝成客戶所要求的山寨酒和假洞藏酒。

為防範市場監管部門的巡查,陳建榮跟其他生産商一樣,從不在作坊裏存放做好的洞藏酒。

陳建榮説,要作假的洞藏酒,不是非得放在洞裏,只要有做舊的原材料,一個星期左右,瓶子上就能長出毛來。

在陳建榮的作坊裏,他向記者講述了假洞藏酒的生産流程:先到一些酒廠批量購買散裝白酒,再到仁懷市區內找到賣包裝的店舖,訂購土壇,買來紙張,再買些醬油和糨糊,把散酒灌裝進壇子裏,封蓋,瓶身上包好紙張,用醬油打濕包裝紙,再刷一層糨糊或者用豆子泡出來的水打濕酒瓶,然後放在陰暗潮濕的地方,“靜置一個星期後,瓶身長毛,難辨真假。”

另一位“茅臺鎮洞藏酒”銷售商則表示,“洞藏酒”可以定制,一般定制週期也就一個星期左右,包裝作假後,一般人也分辨不出。

勾兌“洞藏酒”成本最低5元

散裝白酒灌制的“洞藏酒”,很多都走上了電商平臺銷售。

陳建榮介紹,雖然茅臺鎮明面上不準生産和銷售洞藏酒,但是做假洞藏酒的商家不在少數,他曾推測,關於當地假洞藏酒的每日銷量,“銷售額可能有上千萬元。”

陳建榮在多個電商平臺上看到過別人賣的茅臺鎮洞藏酒後,給出評價:“那種酒,送我都不要。”陳建榮回憶,他一位朋友做的洞藏酒,在網上賣到40元一瓶,其實裏面的酒都是最次(劣質)的酒,幾塊錢一斤。

“那些酒線、酒花看起來很好,但都能調出來。”陳建榮一邊開車一邊抱怨,“哎喲,都是騙人的嘍,他就是打了一個牌子,一個噱頭。”

話音剛落,他反問新京報記者,“茅臺鎮有真正的洞藏酒嗎?”

隨後,陳建榮笑著搖頭説,“你要量大的話,我5塊錢一壇也可以給你做成。”

按照當地多位白酒生産從業者的介紹,釀酒需要的主要原料是高粱,高粱價格在4元/斤,差不多4斤高粱才能釀造一斤酒,加上其他的人力、物力、酒曲等成本,成本價遠遠高於16元/斤。

因此,包括陳建榮、王兵在內的從業者都表示,如果是真正意義上的洞藏酒,就算是100多元一斤也不一定買得到,“更何況現在不讓生産了。”

陳建榮所説的“5塊錢一壇”的酒,按他的説法則是用食用酒精勾兌而成,一個土罐成本2塊,勾兌酒成本1塊錢左右,加上包裝及人工費,總成本最低能控制在5塊錢左右。

在茅臺鎮中心的街道兩旁,白酒銷售門店鱗次櫛比。據當地多個酒商介紹,白酒銷售門店有上千家,各類白酒品牌上百種。新京報記者走訪多家位於茅臺鎮街上的門店,多家白酒銷售商表示,“洞藏酒已經禁止生産、銷售,不敢明面上賣了,如果需要可以定制。”

做舊包裝“一條龍服務”

定制洞藏酒的白酒在茅臺鎮隨處可以買到,包括土壇陶罐、紙箱木箱等在內的各種外包裝,也有自己的集散地——仁懷市中樞鎮的興盛路和富民路。

中樞鎮離茅臺鎮只有15分鐘車程。“兩條街挨在一起,整個仁懷市就這個地方集中銷售白酒包裝。”一名酒類包裝品銷售商説,這兩條街“暗藏乾坤”,想要什麼包裝都有。

2月15日,在富民路一家名為“匠心雕刻”的白酒包裝銷售店裏,除了各類包裝盒及酒瓶外,還堆放著幾箱“貴州茅臺鎮洞藏老酒”。經過詢問得知,這幾箱酒已經被預訂。

“如果你要的話,紙箱的80元一件(箱)給你,一件(箱)6瓶,”老闆張華春説,洞藏老酒銷量大,外包裝分為木箱和紙箱兩種,“木箱裝的每箱價格105元,紙箱相對便宜,但是現在庫存只有紙箱裝,木箱得等一段時間。”

張華春從店面後屋拿出一箱紙箱裝的洞藏酒樣品,當記者準備從屋內搬出時,張華春立即制止,“這個不讓賣的,抬出去要被查,就在後面屋裏看就行。”

當記者問及裏面的酒是哪家酒廠生産的時候,張華春解釋稱,“就是外面的小酒廠,你放心,不是酒精勾兌的酒。”

張華春介紹,他供貨給很多客戶,不僅是電商,線下也賣過,不過都是熟人圈才敢賣,“一旦查出來,會惹來麻煩。”

和張華春類似,很多商戶在賣包裝的同時,也銷售成品“洞藏酒”。多位銷售商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如果需要做假的陳釀洞藏酒,他們也可以提供原材料甚至作假方法,“做好後,空調一吹最快的,三五天就搞定。”

在興盛路和富民路的近百家白酒包裝銷售門店內,新京報記者發現,一些商家除了賣包裝材料外,還可以提供白酒灌裝、包裝作假、代發貨的一條龍服務。

虛假資訊讓查處難溯源

茅臺鎮的氣候、土壤、水質為醬香酒提供了不可替代的條件,醬香酒也是整個仁懷市的特産和名片。在當地各大白酒企業的市場競爭當中,洞藏酒的概念被提出來後,迅速走紅白酒市場。

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紅粱魂酒業有限公司胡姓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洞藏酒的概念被提出來沒多久就被禁止,但由於産品特殊,很適合作為當地特産白酒推向市場,所以很多人就開始倣造和偽造“三無”産品。

“市場越大,水分可能就會越多。”一名當地從業者説,目前來看,從産品溯源到産品品質,洞藏酒都無法得到保證。

在張華春向記者展示的洞藏酒中,其包裝上均無廠名、廠址與生産日期,只有一個編號為QS520015010035的生産許可證號和一張二維碼圖片,新京報記者通過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查詢,無上述生産許可證資訊。掃描二維碼顯示,該洞藏酒為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醬府酒業有限公司生産,一斤裝,售價688元。

根據新《食品生産許可管理辦法》規定,2018年10月1日及以後生産的食品一律不得繼續使用原包裝和標簽以及“QS”標誌,取而代之的是有“SC”標誌的編碼。

新京報記者致電茅臺鎮醬府酒業有限公司得知,該公司沒有洞藏酒類産品,所有産品各類資訊、手續也都齊全。也就是説,張華春所賣的是假酒。

針對假茅臺酒以及這些“三無”洞藏酒,近幾年來,當地市場監管局已經進行多次嚴厲打擊。

仁懷市市場監管局消費者權益保護科張江告訴新京報記者,仁懷市在打擊違法生産和銷售洞藏酒的過程中,往往在市場遇到資訊不對稱的情況。

張江描述,他們曾多次接到過投訴,對於一些三無洞藏酒無法追根溯源,就算有的酒寫有具體的廠名和廠址,執法人員去查詢時,會發現這些廠名和廠址是被盜用的,讓執法人員難以下手。

(本文除張江、陳洪敏外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陳思

乘改革開放春風 蒙牛犇向世界...蒙牛乳業的崛起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的發展。【詳情】

2018中國特殊食品合作發展...中國特殊食品在2018年邁入了新階段。【詳情】

第99屆全國秋季糖酒會在長沙...超三千家食品酒類調味品及相關産業展商相聚長沙。【詳情】

品質興農萬里行海南站品質興農的大旗從雲南傳到了海南。【詳情】

友情連結: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 新華網食品 | 中國經濟網食品 | 人民網食品 | 央視網美食 | 光明網食品 | 全國糖酒商品交易會 |

關於我們ABOUT US

中國網食品頻道堅持“給你一個真實的中國”的永恒追求,融合各地民族風俗、地方特産,延伸至整個食品行業,展示中國食品豐富性、多元性,搭建中國食品展示平臺。

聯繫方式CONTACT WAY

新聞熱線:010-88564110

投訴建議:010-88564110
電子郵箱:

foodchina01@126.com

版權説明COPYRIGHT NOTICE

本網所有內容,凡註明”來源:中國網食品”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