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聚焦

“農頭工尾”,促好糧賣出好價

發佈時間:2019-01-11 09:36:30 | 來源:人民日報 | 作者:

■核心閱讀

■訂單農業成趨勢,龍頭連農戶接市場,促進糧食生産提質增效

■直面經營壓力,企業千方百計降成本,品牌化提高糧食“身價”

■著力全産業鏈升級,制度保障優糧優價,向“吃得好”“吃得放心”轉型

一紙訂單的效應:

龍頭企業帶農戶,穩糧價降成本,引導種植結構不斷優化

市場冷暖,企業先知。龍頭企業是糧食産業的“農頭工尾”,最先察覺到市場變化——

“好米才有好出路,做大路貨肯定不行了!”在湖南省寧鄉市,衛紅米業總經理周正春坦言,“一斤稻穀出六兩米”,普通大米每斤能賣2元左右,按現在的稻穀價,基本是保本微利。

好大米是種出來的,優結構必先穩糧源。衛紅米業與5000戶農戶簽了訂單,統一品種、統一收購,輻射帶動了10萬畝優質稻。

一紙訂單,讓糧農心裏托了底。雙江口鎮興桂村大戶范劍鋒感慨:“晚稻1斤一塊五,比市場價高兩毛錢。”公司有倉庫、有烘乾塔,簽了訂單,不光銷售不愁,還能享受整地、治蟲、烘乾等全程服務,每畝種糧成本節約80元,算大賬能增收200多元。

“更實惠的是‘糧食銀行’。”雙江口村農民範文波接過話茬,稻穀收完,農民可以像存銀行一樣把糧存到服務中心,根據市場價選擇銷售時間,既降低了倉儲成本,又消除了賣糧後顧之憂。

在安徽省巢湖市廟崗鄉,許多農民也嘗到了訂單的甜頭。蓮花社區糧農楊鹹四,過去一直以種“嘉花”稻為主,品質退化,效益下滑。去年簽下50畝優質水稻訂單,老楊一下子緩過勁兒來:“每斤比市場價高0.1元,這樣種糧,咱才能掙上放心錢!”

訂單農業,激活農民“調優”積極性。黑龍江樺川縣玉成農機合作社理事長李玉成,最得意的是,去年簽了3000畝綠色水稻訂單,“每斤價格2.4元,少施肥、不打藥,好米能賣出好價錢,農民種地才有奔頭!”

糧農手中一張張訂單,正是企業面向市場轉型的體現。巢湖市光明槐祥公司採購部經理翁厚彪分析,如今長三角地區消費者偏愛口感好、香味濃的大米。瞄準商機,公司通過訂單農業,推廣“南粳9108”新品種,高價收購香型大米,實現了從産業下游向上游的倒逼。

市場倒逼,換來田野裏的“一手好牌”。湖南常德市鼎城區,去年推廣優質稻50萬畝;樺川縣調優結構,良種覆蓋率達到100%。該減的減下來,該優的多起來,農田煥發新的生機。

越來越多的龍頭企業參與,糧食市場出現積極變化:從各地收購情況看,政策性收購量減少,市場化收購增加,市場主體更加活躍。“民營企業有靈活性,只要品質好,高一點給價沒問題。”黑龍江大錦農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負責人岳彩樹介紹,公司産業覆蓋肉雞養殖、屠宰、有機肥、飼料等領域,採購玉米主要作飼料,年用量4萬噸左右。“我們是收一季、用全年,去年收購價每斤8毛5,只要指標合格,敞開收。”

調查發現,糧食市場優質優價機制正在形成。從各地入庫進度看,目前中晚稻的價格平穩,優質稻穀市場價明顯高於最低收購價。比如安徽中糧(巢湖)米業收購的粳稻,平均每斤價格1.34元,高出最低收購價4分錢。“不要小看這幾分錢,面積大了,就是筆大賬!”巢湖市銀屏鎮三勝村大戶陳玉扣坦言。

一套組合拳的合力:

真金白銀強龍頭,著力提升先進産能,讓有潛力的企業壯起來

在糧食産業鏈上,龍頭企業是關鍵一環。對黑皖湘糧食主産區經營主體調查顯示,85%的企業反映“成本高、壓力大”,亟待“突圍”。

“米價走低,谷價仍高,加工企業利潤薄。”寧鄉市花明糧油公司負責人沈志強説,大米加工成本中原糧是大頭,佔到80%以上。去年稻穀收購價每百斤130元,再算上電力、人工等成本,加工普通大米利潤率不足3%。

樺川縣付士米業公司也感到同樣壓力,副經理陶建峰表示:“公司年加工水稻10萬噸,按現在的米價倒推,谷價要在1.25元左右才掙錢,這幾年稻穀收購價一直偏高,成本利潤倒挂。”

什麼原因造成“稻強米弱”現象?鼎城區糧食局副局長沈十美認為,這反映出糧食産業的結構性矛盾,大路貨多,綠色優質的少,階段性供過於求與供不應求並存。

中央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化糧食收儲制度改革,為的就是理順市場,促進糧食産業高品質健康發展。

“強龍頭才能穩産業”,各地真金白銀扶龍頭,打出政策組合拳。

扶優扶強,提升先進産能。“市場優勝劣汰,産業面臨一次重新洗牌。”沈十美坦言,鼎城區有120多家糧食加工企業,市級以上龍頭企業僅10家,其他大多小而弱,前些年盲目擴張,造成産能過剩,導致目前平均開機率不到40%。“政策扶持,不是眉毛鬍子一把抓,而是讓有潛力、帶動能力強的企業壯起來。”

同樣加工稻穀,精為天米業蹚出新路。“一粒稻穀變身胚芽粉,附加值提高5倍以上。”在公司展廳,董事長彭長秀拿出新産品介紹,借力“中國好糧油”行動,公司與南京農業大學聯合攻關,開發的專利技術國內領先,早餐胚芽粉供不應求。立足創新,如今公司年産精米10萬噸、食用油3萬噸、胚芽食品1.5萬噸,一條糧食産業鏈,緊緊“鏈”住了6000多戶種糧農民。

龍頭聚集,打造産業集群。黑龍江富錦市,著力理順糧食産業鏈,實施錦稻集團60萬噸水稻加工、象嶼集團200萬噸玉米深加工項目,達産後,可消化全市90%的水稻和全部玉米。圍繞玉米澱粉深度開發,向醇類、酸類等高端領域延伸,實現糧食就地增值。

打響品牌,提高糧食“身價”。在常德,10家企業首批授權使用“常德香米”地理標誌,力爭3年在核心區域發展200萬畝,産值過百億元。金穗米業嘗到了甜頭, “好口碑不愁市場,常德香米粒型好、口感香,一斤比常規米貴一倍,品牌農業是今後的發展方向。”總經理蘇運德表示。

改革不會一蹴而就。調查發現,部分企業面臨“收糧難”問題。

加工有需求,種植跟不上。記者了解,付士米業本季收糧總體進度慢,要滿足加工需求,缺口還有2萬噸。“主要原因是品種和品質問題,公司要求出米率不低於69%,但許多農戶的稻穀難達標。”陶建峰坦陳。

品質問題同樣難住了中糧(巢湖)米業。公司負責人吳軍表示,他們主要收購優質粳稻,但去年收購量縮減了40%,有産能、有市場,關鍵還是稻穀品質不匹配。

有的受訪企業則反映,有好糧,不敢收。“最低收購價下調,糧價波動大,存新糧風險大。”翁厚彪細數,2016年的晚秈稻一斤1.38元,2017年降了兩分錢,去年降了1毛錢。“市場預期不穩定,不敢存糧;可不存,糧源不夠,開機不足,又會推高成本,企業兩頭為難。”

“穩預期,才能保障優糧優價。”不少加工企業呼籲,糧食最低收購價公佈時機再早一些,充分留出市場消化時間,避免市場大幅波動。他們還希望進一步完善種糧補貼政策,帶動種植端向優質綠色轉型。

一條産業鏈的升級:

從田間到車間一起補短板,理順市場,讓更多扶持舉措精準落地

糧食産業的健康發展,需要種植、收購、加工、銷售等全鏈條升級。

——強種植,調優結構。

坐擁建三江平原,産著東北米,樺川人開始居安思危。副縣長張義利説:“瞄準綠色、有機,東北大米才更有競爭力。”舍得真金白銀,縣裏每年投入研發資金1.2億元以上,優選出稻花香、五優稻3號、三江6號等適宜本區域的優良品種。同時,廣泛推廣有機水稻覆膜、益生菌育種等新技術,有效培肥地力。全縣綠色食品認證面積85萬畝,有機認證3萬畝,成了名副其實的“綠色食品之鄉”。

好大米讓糧農嘗到甜頭。“有機水稻,全程無農藥化肥,浸種採用鹽水,苗床用益生菌培養,生態米賣出幾倍價錢。”樺川縣五良純生態農業合作社理事長付延飛説,5年努力,合作社有機水稻生産單元從75畝發展到5000畝。

種得好,還要賣得好,更重要的是建立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寧鄉市農業局副局長羅德輝説,訂單不足,農民調結構就沒有方向,目前全市大戶存糧量普遍較大。他建議,政策層面應出臺精準扶持措施,進一步完善“龍頭+合作社(大戶)+農戶”機制,從源頭保障“舌尖上的優質”。

對於糧食補貼政策,樺川縣農業局局長孫立新認為,現在補貼項目多且細,“優質”導向作用不明顯。建議結合市場需求,制定精細化糧食補貼政策,給予規模經營主體更多扶持,引導農民“缺什麼、種什麼、抱團種”。

——保收購,優糧優價。

政策不斷加力。農發行安徽分行有關負責人介紹,為保證政策性收購資金不斷檔,截至去年12月,累計投放最低價收購貸款76.6億元,同比增加23.41億元。鼓勵市場化收購,累計投放貸款5.34億元,同比增加3.95億元。

採訪中,一些企業仍反映“不解渴”。60%以上加工企業表示“融資難”,資金不足是制約訂單的一大因素。周正春表示,去年當地銀行推出“糧食貸”,但門檻高、落地難,公司收購資金缺口3000多萬元。企業年加工能力10萬噸,目前收購量才2萬噸,開機率僅20%。

保訂單,才能保障優糧優價。加工企業呼籲,政策性貸款再加力,商業貸款也應創新服務,解決糧食企業資金難題,幫他們渡過轉型難關。

——促加工,補産業短板。

“産品同質化,精深加工不足,是糧食産業長期存在的短板。”沈十美認為,不同地區的秈米加工差別不大,基本就是袋裝大米,只是包裝、規格不同。適應市場需求變化,需要企業創新産品,實現差異化發展。

常德金健米業,是國家級農業産業化龍頭企業。從事糧食加工30多年,公司形成一條從種子研發、技術推廣到深加工的全産業鏈,僅大米就有30個單品,目標市場從大眾消費到中高端,多元化經營降風險。

中小企業大多實力較弱,如果沒有政策扶持,靠自身升級難度大。調查顯示,40%的企業近三年沒有獲得過扶持項目。付士米業目前5條生産線只開了3條,現在又改成單班,“電費開銷大,只能晚上開工錯峰用電。”陶建峰無奈地説,“如果企業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降成本上,對於轉型升級,真的辦法不多。”

不少中小企業吐露心聲,激活糧食市場活力,離不開民營企業參與,但在項目扶持、貸款融資等方面,民營企業仍處弱勢,希望産業扶持政策能擴大覆蓋面,為民營企業發展營造更公平環境。

北糧如何南運,是多家黑龍江大米加工企業關注的焦點。有企業負責人提出,黑龍江大米品質雖好,但是外運能力和産量不匹配,降低了價格競爭力。暢通運輸瓶頸,新方案正著力破解老問題。

改革直面難題,不斷向前推進。糧食産業向“吃得好”“吃得放心”升級,共識正在凝聚,市場出現一系列積極變化,廣袤的田野正孕育新的希望。

延伸閱讀

我國積極穩妥推進糧價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改革,採取分品種施策、漸進式推進的思路,先後於2014年取消大豆、油菜籽臨儲政策,逐步調整糧食最低收購價格水準。

2016年,我國取消實行了多年的玉米臨時收儲政策,實行“市場定價、價補分離”,對農民進行生産者補貼,鼓勵多元主體入市收購。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改革理順了價格,激活了市場,提高了競爭力,帶動了玉米加工,也倒逼了結構調整。同年,早秈稻最低收購價格首次小幅下調至1.32元。

2017年,國家首次全面下調三大品種稻穀最低收購價格,其中,早秈稻較高位下調0.05元/斤,中晚稻和粳稻分別同比下調0.02元/斤和0.05元/斤。

2018年小麥(三等)最低收購價調至1.15元/斤,這是自2006年實施小麥最低收購價以來的首次下調。

2018年多地啟動中晚稻最低收購價執行預案,國標三等晚秈稻126元/百斤,同比降低10元;粳稻價格130元/百斤,同比降低20元。

加快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糧油加工業“十三五”發展規劃》提出,要加快發展現代糧食産業經濟,推動加工業轉型升級,促進糧食“産購儲加銷”一體化和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保障國家糧食安全。《關於加快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大力發展糧食産業經濟的意見》明確,到2020年,初步建成適應我國國情和糧情的現代糧食産業體系,全國糧食優質品率提高10個百分點左右,糧食産業增加值年均增長7%左右,糧食加工轉化率達到88%。

責任編輯:陳思

乘改革開放春風 蒙牛犇向世界...蒙牛乳業的崛起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的發展。【詳情】

2018中國特殊食品合作發展...中國特殊食品在2018年邁入了新階段。【詳情】

第99屆全國秋季糖酒會在長沙...超三千家食品酒類調味品及相關産業展商相聚長沙。【詳情】

品質興農萬里行海南站品質興農的大旗從雲南傳到了海南。【詳情】

友情連結: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 |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 | 新華網食品 | 中國經濟網食品 | 人民網食品 | 央視網美食 | 光明網食品 | 全國糖酒商品交易會 |

關於我們ABOUT US

中國網食品頻道堅持“給你一個真實的中國”的永恒追求,融合各地民族風俗、地方特産,延伸至整個食品行業,展示中國食品豐富性、多元性,搭建中國食品展示平臺。

聯繫方式CONTACT WAY

新聞熱線:010-88564110

投訴建議:010-88564110
電子郵箱:

foodchina01@126.com

版權説明COPYRIGHT NOTICE

本網所有內容,凡註明”來源:中國網食品”的圖片,版權均屬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