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多時段播出的《女兒紅》為啥能火?專家這麼説

發佈時間: 2017-07-25 13:05:55  |  來源: 紹興晚報  |  作者: 周能兵  |  責任編輯: 曾鑫
分享:

7月18日,由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及浙江省新聞出版廣電局主辦的“電視劇《女兒紅》專家研討會”在北京舉行,趙化勇、仲呈祥等專家學者和該劇出品人參加了研討會。紹興《女兒紅》的成功之處,究竟在哪?《女兒紅》的文化自覺與擔當,給人們帶來了怎樣的啟示?

藝術、思想、價值取向三者融合

《女兒紅》品位、情懷很高

《女兒紅》在央視一套黃金檔播出後,央視一套下午時段很快又重播,之後還將在地方檯播出。一部《女兒紅》,很快就紅遍中國,這是為什麼?

中央電視臺原臺長、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主席趙化勇説,《女兒紅》是部好戲。把藝術性、思想性、價值取向結合起來的作品不多,《女兒紅》把這三方面很好地融合在一起,這是一種藝術欣賞和享受。講好中國故事,是當代藝術家的責任。但故事該怎麼講?不一定都要是大題材。小題材、大情懷,也能講好故事。《女兒紅》就是從紹興黃酒這個小切口開始講故事,卻展現了家國情懷。《女兒紅》是浙商不屈不撓的奮鬥史,體現了有責任企業家的一種大情懷,也蘊含著一種哲學、精神和文化境界,是我們文化自信、民族自信、精神自信的表現。

趙化勇説,正因為如此,電視劇《女兒紅》給全國人民帶來了豐盛的精神大餐。“我很喜歡,也給我補了課,讓我學習了紹興黃酒的知識。”他説。

人民日報海外版文藝部主任劉瓊説,《女兒紅》這部電視劇故事講得特別精彩,人物形象塑造得很好。劇中的矛盾把故事一波波推向高潮。以趙一迪為代表的浙商仁人志士所展現的寬容與仁義、聰慧與果敢、重信與重義、大氣和大義,在電視劇中表現得淋漓盡致,趙一迪是傳承中國文化的傑出代表、企業家的傑出代表、中華民眾的優秀代表。

劉瓊認為,寫行業劇最怕行業味太濃。看完《女兒紅》後,大大出乎人們的意料,行業味不濃,情懷很高,檔次品位很高。《女兒紅》還把紹興的風土人情、秀麗風光都展現了出來,讓人看了想跟著《女兒紅》遊紹興。

不足之處,就是結尾有點倉促,交待不夠,和整部大戲份量比起來,略顯輕了點。

創立地方文化品牌 彰顯地方精神風采

《女兒紅》蹚出了行業劇成功之路

在歷史劇、玄幻劇、反腐劇等國産電視劇紛紛亮相螢幕時,行業劇也在不斷發展。

中國文聯原副主席、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著名評論家仲呈祥説:“現在行業題材電視劇普遍存在一個問題,出於滿足行業的宣傳需要,導致電視劇的行業味甚濃,藝術味甚淡,缺乏生命力。但《女兒紅》卻不同,它立足於紹興酒行業,卻高於酒行業,書寫了一段當地的歷史以及活躍于這段歷史中人物的精神傳奇。《女兒紅》重視地方文化資源,以電視劇的藝術形式創立地方文化品牌,彰顯地方精神風采,這方面《女兒紅》蹚出了一條成功之路。”

仲呈祥認為,中華民族主張“天人合一”的和諧文化,尤其在當下更具有重要意義。《女兒紅》女主角趙一迪身上最可貴的品格便是包容,幾大家族爭鬥到最後和解,不是血緣關係的“和”,而是文化象徵的“和”。一部具有歷史哲學和人生哲理意味的影視作品,超越了宣傳行業的淺層次,書寫了地方文化傳承的歷史,這是該劇區別於其他平庸行業劇的最本質之處。這也體現了紹興市委、市政府的目光和遠見。

仲呈祥認為,文藝作品的藝術性、思想性、價值取向總是通過文學家和藝術家對歷史、時代、社會、生活、人物等方方面面的把握來體現。影視作品要先經得住藝術上的分析和美學上的考量,這樣思想上的深厚和豐富才有價值。以文化人、以藝養心、以美樹人、貴在自覺、重在引領、勝在自信。企業家要站在造福一方、為當地文化品牌建功立業的高度,這樣,中國電視劇特別是行業題材的電視劇才會超越過去狹隘的宣傳意識,上升到審美意識,真正提高全民素質。

仲呈祥説,《女兒紅》聚焦於人,把人寫真寫活,關鍵寫出了他們的精神形態,講好一個圍繞紹興黃酒的中國故事,彰顯中國精神,塑造中國形象。

《女兒紅》是一曲酒魂之歌

這是一部有大想法的電視劇

電視劇《女兒紅》創作之精心、精細和精湛,加上特定的歷史氛圍、濃郁的地域特色和強烈的懸念感,使該劇成為一幅包羅人生百態、濃縮世紀滄桑的風俗長卷,一條嵌挂著眾多個性人物的畫廊,一部具備和體現民族氣派與文化傳承精神的佳作。

中國電視藝術委員會高級編輯陳芳説,首先,該劇題材獨特新穎,用電視劇這種藝術形式,表現中國悠久的酒文化歷史,以黃酒為媒介,將民國時期軍閥混戰、戰亂頻起的亂世,紹興酒商世家趙、王、孫3個家族兩代人的宅門恩怨、悲歡命運、愛恨情仇、家族爭鬥、傳奇身世以及黃酒的釀造、勾兌、調酒技術、品酒真諦等諸多元素有機地串聯雜糅起來,《女兒紅》是第一部。因而它對於拓展電視劇的題材表現領域,凸顯電視劇的藝術表現力,無疑具有開拓價值。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該劇通過黃酒的釀造、勾兌、買賣,彰顯與傳承的是中國人一直以來所秉持的“仁義禮智信、忠孝悌順親”的傳統美德和文化精神。電視劇把主題的彰顯從黃酒本身上升到中華傳統文化的延續和傳承上來,使該劇的劇情看上去在講紹興黃酒的故事,實則講的是紹興人精神傳承的東西,是浸泡在黃酒中的關於中華傳統文化與人性之間的關係,引發人們思考在當下商品經濟大潮衝擊下,應當如何堅守與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與美德風範的問題,體現出該劇創意、立意的高遠和深邃。

陳芳認為,《女兒紅》是一曲酒魂之歌。該劇的核心是“女兒陳”的秘方,趙家兩代人用自己的信念和行為表明:堅持傳統的文化操守才是“女兒陳”的真正秘方。紹興人釀的是酒,但酒裏面注入的是傳統文化的精髓,這也是紹興黃酒的酒魂。劇中關於鳳凰坡的傳説意味深長,極具象徵意義。中國的民族工業如何能夠找到這樣一個世外桃源,保留它的純正基因,良性健康地發展下去?這顯然是當時民族工業者的一個理想,也是那個時代所面臨的困惑。電視劇的這一筆可謂用心良苦。

“女兒陳”所代表的是悠遠的經營智慧、文化心理和審美情結,其所象徵的民族精神、家族榮譽和道德價值,飽含了無限的人生滋味。作為民族企業的一種符號乃至靈魂,在整個劇情的推進中,《女兒紅》像一曲醇厚綿長的酒魂之歌,其興衰、存廢、沉浮的命運跌宕,成為牽連扭結最強最深的戲劇因子。

《女兒紅》全劇寫得過於實。如果説女兒紅有前世今生的話,那麼,該劇對女兒紅的今生描寫充分,而前傳則不足。

中國藝術報總編輯康偉則認為,《女兒紅》是一部有大想法的電視劇。中國文化中的家國情懷、舍生取義、仁義守信等精神內核,都是創作者著力蘸著一種名叫“女兒陳”的黃酒酒漿,書寫在江南水鄉的歷史煙雲之上的。《女兒紅》表面上是酒的故事,但本質上是表達家國和文化的命運,是大時代碾壓下複雜人性的體現。通觀《女兒紅》全劇,創作者在這方面做出了可貴的努力。這種努力,讓我們可以相信,酒窖毀了,酒缸破了,酒杯碎了,但大道仍存,文化不死,家國永續。

康偉説,《女兒紅》大體上由兒女情長、家族恩怨、酒市商戰、社會變遷、抵禦外侮5條線構成,這5條線又通過酒這個粘合劑、催化劑,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起承轉合的整體。從社會變遷來説,全劇力求折射江南地區近代以來的歷史更疊。這提升了《女兒紅》的歷史厚度。抵禦外侮這條線,將黃酒行業的命運放到國家和民族的命運中來敘述。這條線説到底講清楚了一個道理:國家興則産業興,國家亡則産業衰。

值得商榷的地方是在劇情設計上,可以更多樣化。這部劇有些地方手法雷同。比如反轉手法的使用就多次出現。如果能夠設計另外的套路,觀賞性會更好些。

《女兒紅》是紹興文化的符號

是講中國故事的紹興探索

《女兒紅》實地取景于紹興。水網縱橫、古橋如織、烏篷悠悠、粉墻黛瓦、黃酒飄香,紹興如詩如畫的畫卷徐徐展開。

紹興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紹興市文聯黨組書記何俊傑説,《女兒紅》既是一部電視劇,也是一杯濃濃的黃酒,更是代表紹興文化的符號。與其説人們在研討電視劇《女兒紅》,不如説是對其身後一座城市文化的研討。紹興是一座文化積澱豐厚的城市,在當代仍然是文化之都、思想之城,是讓人們能在此汲取能量的城市。女兒紅是紹興地域的傳統文化,又作為經典産業經濟呈現,因此,電視劇《女兒紅》非常有意義,具有豐富的當代價值。

何俊傑認為,紹興從稻作文明到大禹治水,再到春秋戰國時期的越王勾踐,魏晉風骨、書聖王羲之,直到唐宋元明清,有歷史、有文化、有積澱、有遺存、有故事,都可以通過影視、文學、戲曲等多種藝術形式來講好這些精彩的故事,影視是最好的傳播方式,是未來文化引領的標桿,能更好地凝聚、傳承傳統文化,我們能通過文化互鑒呈現當代精神。《女兒紅》的成功,會讓更多人來紹興旅遊觀光,也會讓更多人對紹興的歷史、文化、山水、民俗、特産、傳説和獨特人文精神等産生興趣,會有更多的人來紹興寫出更多的作品,拍出更多的電影電視,講述更多的紹興故事。紹興也將會採取更多舉措,來推動這一目標的實現,採用更多的藝術形式,將紹興的好故事傳播出去。

電視劇《女兒紅》出品人、紹興黃酒集團董事長傅建偉説,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紹興人,生於此,長於此,工作於此,對這方土地有特殊的情懷,感恩報答這方土地,是我不變的初心。作為一名釀酒人,我深深知道,好酒總是與城市的山水、溫度、人氣相關。酒因城而名,城因酒而興,彼此是“酒釀酒,親加親,血濃于水分不清”。因此,拍一部電視劇,傳播紹興黃酒是我的夢。一般而言,電視劇上中央一台,需要重大題材,如革命歷史題材、重大事件題材,我找不到這樣的題材,我只有找到紹興文化的符號。以小切口、小題材入手,將思想性、藝術性、哲學性多重融合,並將浙商背景、企業家的擔當與責任作為電視劇的底色,來反映浙商的勵精圖治、家國情懷和敢為人先的精神。

傅建偉説,女兒紅、紹興黃酒都是濃郁的中國元素符號,在一帶一路的大背景下,我們就是通過中國文化的經典元素,講好中國故事。將故事講得生動起來,讓全世界都知道中國的故事。電視劇《女兒紅》在劇組、導演和影視公司的共同努力下,是講好中國故事的紹興探索、紹興嘗試,也算是拋磚引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