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食品中國> 頭條

揭秘"坑老"的保健品:騙局幾個套路 屢試不爽

發佈時間: 2017-04-10 09:05:11  |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  作者:  |  責任編輯: 曾鑫
放大縮小

在寧夏銀川,一處保健品展臺通過向老年人免費發放各種小禮品,獲得了領取人的姓名、電話、患病症狀、詳細住址等資訊。新華社記者 李 然攝

林子(化名)怎麼也想不到,72歲的母親竟成了保健品行銷的受害者。林子在某事業單位工作,他的母親是退休教師。本以為一家人的工作與生活經驗足以抵擋騙子的花言巧語,然而在銷售人員的花言巧語和重重攻勢下,母親還是為保健品掏出了5萬多元。

山東青島的陳女士同樣沒想到,60歲的父親以這樣的方式告別人世。因為自覺被保健品行銷公司欺騙,老人在海邊自溺身亡。一段時間來,這一事件頻頻被提及,成為保健品銷售“惡果”的鮮活事例。

由保健品行銷引發的家庭悲劇,近年來頻頻上演,保健品銷售亂象屢禁不止。如何規範和有效監管保健品市場,不再讓老年人成為騙局的受害者,已然成為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

騙局

幾個套路 屢試不爽

“先是免費辦講座,還給老年人送花生油、送雞蛋,把他們‘穩住’後就開始推銷所謂包治百病的保健品。”林子説,雖然自己跟母親苦口婆心地勸了好多次,還拿出權威媒體的報道,然而母親還是被“套路”了。

陳女士的父親則是被保健品公司免費旅遊的幌子矇騙了。2013年以來,該公司以買保健品送旅遊等名義,騙老人買了近6萬元的保健品。去年4月,公司又承諾帶老人和他的老伴去西安、巴厘島等國內外城市旅遊,但保健品買了,旅遊的承諾至今沒有兌現。

記者梳理髮現,以會議、講座等形式銷售保健品已成為行業內的“標配”推銷手段,一些不法分子往往通過相同的招數,向老年人變相推銷高價保健品。與此同時,隨著老人的警惕性提高,一些新的招數也應運而生,但萬變不離其宗。

其一,是以“免費牌”吸引上鉤。保健品公司在先期推銷時通常會採取發放免費日用品、贈送藥物、免費義診等方式,放長線釣大魚,給老年人製造不花錢就能看病、得實惠的假像。有的企業打出送100個雞蛋的口號:第一次領10個雞蛋,第二次帶人來給20個雞蛋,第三次30個,第四次40個……以此“套牢”老年人。甚至有銷售人員稱,利用大數據的方法統計發現,一個顧客被成功轉換,只需要52.7元錢。

據業內人士透露,一些保健品銷售現場的火爆景象,其實是精心策劃的行銷噱頭。騙子利用各種頭銜對自己進行包裝,然後誇大産品效果,運用“送禮物”“返利”等手段引誘老年人掏錢購買。一些老年人貪圖便宜參加活動,隨後就會以“溫水煮青蛙”方式上當受騙。

其二,是以“專家牌”強力洗腦。部分不法商家利用所謂的專家做宣傳,通過專家講座、專家義診等形式,打消老年人的顧慮。

為了宣傳保健産品的效果,講座人往往被冠以國家高級營養顧問、軍醫老專家等各種頭銜。為了讓老年人對産品深信不疑,講座者在宣傳方面大做文章,為産品銷售做足鋪墊。有媒體調查發現,所謂專家,有的竟然是賣保健品店主,經過一番包裝,“大忽悠”變成了“大專家”。而在“義診”過程中,這些騙子經常憑空捏造出一些病症,嚇唬老年人自掏腰包買高價保健品。

其三,是以“親情牌”騙取信任。一些保健品行銷人員採取“溫情攻勢”,通過各種“話術”與老人拉近關係,一旦獲得老人的聯繫方式、家庭情況等資訊後,會表現得非常熱情,不斷對老人們噓寒問暖,關心老人的疾病,通過逐步的交流來騙取老年人的信任。

老人

認知不夠 關懷不足

“家裏人勸也勸過好多次,可母親就是不聽。還認為我們不關心她的健康,只惦記她的錢。”林子説,和母親幾次“交鋒”下來,自己成了壞人,騙子反倒成了好人。

而在青島的案件中,向保健品公司索賠的老人説:“開會時,有的人買少了,他們就説,你看誰誰一買都買好幾箱,你就買這幾盒,讓我們覺得丟人。這麼一説,有些人不好意思就多買了。要不然,業務員就跟著到家裏繼續做工作。”

保健品銷售亂局頻發的背後,是中國日益加深的老齡化現狀。據國家衛計委預測,到2020年,中國老年人口將達到2.55億。而在上海,目前老年人口數量已接近總人口數量的1/3。這給健康産業創造了機遇,也讓不少人看到了謀財的“機會”。

保健品銷售騙局中,老年人為何總是“受傷”?對此,專家學者歸納了多方面的原因。多重因素疊加,造成很多老人在健康恐嚇、利誘、情感攻勢等行銷手段面前缺乏抵抗力,甚至心甘情願被“忽悠”。

從身體方面來看,大部分老人身體機能下降、活力減退,更容易患病,很多人也抱有“少生病,給子女減輕負擔”的想法。與此同時,隨著身邊老友的離開,出於對死亡的恐懼,老年人往往更加關注健康。因此,在保健品銷售中,不法分子往往會編造或誇大老人病情,宣傳保健品的治病效果,利用老人的恐慌達到銷售目的。

從認知能力來説,隨著認知能力的退化,不少老年人的知識結構跟不上社會發展節奏,辨識能力不足。由於資訊處理能力較弱,在突然獲取大量新資訊的時候,往往選擇盲從。在接受資訊時缺乏批判精神,對於所謂“權威”的專家聲音更是深信不疑。一旦觀念形成,很難再去信任和聽取不同聲音。

此外,老年人面子觀念比較重。研究發現,老年人自尊心比較強,渴望獲得認可與讚許。還有一些老人因為從眾心理,覺得大家都買了,自己不買就落伍了

更重要的是,來自家庭和社會的關懷不足,給了違法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機。子女不在身邊,防範意識變弱,缺乏親情關懷,使老人極易中招,陷入“溫柔陷阱”。

國家老齡委公佈的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城鄉老年家庭空巢率已近50%,有的大中城市甚至達到70%。有專家表示,長期和兒女分開或者被親人疏忽,造成老人情感饑渴。他們對於交流和被關懷的心理訴求很難得到滿足。一些兒女覺得“自己説話父母聽不進去”,某種程度上也是交流不足造成的。一些老人在推銷人員那裏獲得了表面上的尊重與呵護,特別容易降低對風險的警惕性。

破局

監管入手 多方共治

據不完全統計,2015年全國保健食品生産企業2600多家,從業人員600多萬人,産值超過3000億元。鉅額産值的背後,暴利促使一些企業和個人不斷升級推銷手段,雖然有關部門從嚴監管,但保健食品亂象仍難絕跡。

中國營養保健食品協會秘書長劉學聰認為,保健食品處於食品和藥品間的真空地帶,優於普通食品的功效聲稱,低於藥品級別的市場準入。“爭議”和“混淆”的長期存在,使保健食品成為了帶病前行的巨人。

有業內人士認為,低成本、高利潤是銷售者鋌而走險的重要原因。銷售保健品動輒收益上萬甚至幾萬元,而一旦被查處,罰金僅幾萬元,威懾作用不足。此外,監管體制的不完善也使不法分子有機可乘,不少企業抱著“撈一把就走”的想法攪亂市場,只要沒人舉報、無人追究,便可“悶聲發大財”。

劉學聰表示,截至目前,政府對保健品市場的監管資源和力量捉襟見肘。從産品準入看,審評部門不到20名編制人員,每年需要面對近6000個産品的技術審評。從市場監管看,職能實行屬地管理,礙于機構改革的調整,各地專業的保健食品監管人員數量在減少,監管能力在下降,與實際的監管需求嚴重不符。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俊海認為,保健食品亂象與行業風氣有關聯,由於一些中小企業和批發、零售商利欲熏心,導致保健食品業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這些無序競爭、沒有底線的企業是行業的攪局者,若不清理出局將影響行業可持續健康發展。

針對保健品市場亂象,一系列政策“組合拳”正在蓄力之中。上個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負責人表示,《保健食品功能目錄和原料目錄管理辦法》《保健食品標識管理辦法》《藥品醫療器械保健食品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廣告審查批准管理辦法》《食品安全欺詐行為查處辦法》等管理制度已完成徵求意見,將在近期發佈。

其中,即將公佈的《食品安全欺詐行為查處辦法》,把以網路、電話、電視、廣播、講座、會議等方式進行虛假宣傳的行為列為食品宣傳欺詐,在對生産經營企業處罰的同時,將對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進行處罰。

對此,有專家表示,監管部門應當進一步落實監管責任,對保健品行銷活動進行密切跟蹤,嚴防各種違規宣傳。同時,對涉嫌以欺詐、誤導等手段進行行銷的,應當依法追究責任。此外,應大力推進企業誠信體系建設,對假劣保健食品、非法添加以及虛假誇大宣傳的生産經營企業,要列入“黑名單”。

避免讓老年人成為保健品過度消費者,子女的作用同樣關鍵。專家建議,子女和社會要多關心空巢老人群體。子女的關愛也是重要的保健品,不能讓騙子代替行孝。要幫助老人提高鑒別真偽的能力,避免輕信、誤信;要鼓勵老人多參加科學的健康普及活動,以正確的方式養生、治病;要常回家看看,避免讓老人感到孤單,讓不法分子乘虛而入。

 
分享到:
2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