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海峽


停工近五年 雲南富源至興義高速何時通

來源:中國商報 編輯:邱宏達

近日,中國商報記者接到雲南興富高速公路項目的社會投資方山東通達路橋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通達)的投訴稱,自2016年2月24日,富源至興義高速公路項目(以下簡稱興富高速)在項目起點雲南曲靖市富源縣舉行開工儀式,此後五年再無任何施工進展。

據悉,興富高速是雲南省“十三五”規劃及曲靖市“五年會戰”的重點項目之一,是雲貴兩省的一條重要公路通道,也是雲南省高速公路規劃網中的組成路段。據記者了解,近年來,富源縣百姓不斷反映興富高速什麼時候能正式開工建設,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也多次提出意見建議,要求早日啟動項目建設。然而曲靖市政府及有關部門以“市級財政壓力大、原規劃路線壓覆27個採礦權、方案需進一步深入論證”等為由,重新規劃了富源至羅平等高速公路項目替換興富高速,並建議興富高速的項目公司——雲南興富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富公司)解散清算。

停工近五年 雲南富源至興義高速何時通-中國商網|中國商報社0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特許經營權被解除

“興富高速已經不再是單純的經濟問題,也不是項目方案是否要重新論證的技術問題,而是關係到政府的誠信問題,是涉及一個地方投資環境的優劣和政府公務人員是否依法行政的政治問題。”興富公司專項法律顧問陳智勇律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曲靖市政府聲稱財政承受能力有限,但寧願倉促開工其他建設項目,也不願意將如今已經基本具備開工條件的興富高速貫徹始終,甚至欲將已經獲得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兩階段初步設計批復和兩階段施工圖審核的興富高速廢掉,而用未經過任何論證的新路線取而代之。

陳智勇表示,新項目規劃時間長、未經過權威論證、不可控因素較多,不利於項目推進。而興富高速終止、公司解散清算,等於將興富高速自啟動開始至今六年來的工作和投資全部歸零。

興富高速是貫穿雲南富源縣全境六個鄉鎮,與貴州興義市烏沙鎮G78汕昆高速公路相接的一條重要出省通道,由興富公司負責建設、運營。2017年7月24日,曲靖市人民政府以社會投資方山東通達“履約能力不足、被列入失信企業、多次違約”等為由,分別向山東通達和興富公司發出《投資建設協議》和《特許經營權協議》解除函。此時,距離山東通達增資控股興富公司並完成工商變更登記不足兩個月,距離山東通達第三期註冊資金逾期不足一個月。

記者從興富公司了解到,2015年12月22日,山東通達與曲靖市公路建設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按8:2的比例出資1億元人民幣,註冊成立了雲南興富高速公路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2月19日,興富高速《工程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獲得雲南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審批答覆。2016年4月11日,山東通達經公開招標被確認為“富源至興義高速公路(雲南段)”項目的投資人。2016年7月26日,曲靖市政府與山東通達簽訂了《富源至興義高速公路項目投資建設協議》,與興富公司簽訂了《富源至興義高速公路特許經營權協議》。2017年5月31日,興富公司變更公司章程、註冊資本和股東結構,註冊資本由原1億元變更為10億元,其中山東通達佔股71.48%。截至2017年6月,各股東已到位註冊資本金6億元,其中山東通達公司等社會投資方到資3.2億元。目前,興富公司已為富源至興義高速公路項目支出約3億元。

在給上級部門及社會人士的多份反饋件中,曲靖市有關部門將興富高速不能如期開工的原因歸責于社會投資人山東通達違約及融資能力差,“嚴重影響項目進程”。

山東通達授權代表、興富公司董事長郭遠振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在曲靖市政府發出解除特許經營權協議的通知後,山東通達和興富公司隨即通過曲靖市交通局向市政府提出異議意見,不同意解除協議,並多次向曲靖市政府和市交通局上報有關項目公司重組及推進項目進展的方案,但均未得到明確答覆。

郭遠振認為,曲靖市政府不該單方倉促解除協議,在解除函發出後的兩年多時間內,在曲靖市領導和職能部門安排下,興富公司仍在正常履行特許經營合同、推進興富高速,承擔了興富高速雲南段第二輪報件及貴州段報件等項目前期工作,繼續為興富高速的推進承擔了全部後續工作並支付了4396萬元的各類費用。其中,初步設計于2017年8月23日獲得雲南省交通運輸廳批復,土地重新預審工作也于2019年12月23日獲得批復。

違約爭議項目停滯

陳智勇律師告訴中國商報記者,曲靖市政府單方解除協議沒有法律依據,在解除協議後,曲靖市政府及交通部門仍然安排興富公司開展各項工作並承擔鉅額費用,這代表其以實際行動接受了興富公司提出的不同意解除協議的意見,興富公司法律地位仍然存續。

陳智勇説,《特許經營權協議》明確約定:曲靖市政府負責做好項目前期工作,並辦理項目審批、土地報批和項目核準手續,以使其獲得履行本協議所需的各種批文。2018年12月29日,雲南省審計廳(雲審投報【2018】138號)《審計報告》明確指出,“興富高速路線多次調整,至今未確定路線起點”“興富高速至今尚未完成建設用地審批”。陳智勇認為,曲靖市政府客觀上存在沒有及時、全面地履行相應合同義務,是興富高速至今無法開工建設的原因之一。

山東通達作為投資建設協議約定的工程總承包,因為曲靖市政府單方解約導致項目停滯,進而導致山東通達被拖入數起工程訴訟糾紛,也導致山東通達在興富公司的71.48%的股權被法院凍結。郭遠振則表示,山東通達自簽訂投資建設協議後,不僅完成項目公司的組建,在徵地拆遷尚未開始、初步設計尚未得到批復的情況下,第一二期註冊資本金3.2億元已按時、足額注資到位,完全具備履約能力。曲靖市政府對建設用地沒有得到審批等政府違約在先等問題選擇性忽視,卻在給上級領導的反饋中將項目遲遲不能開工建設的責任全部推給山東通達,這種行為明顯是“開門招商、關門打狗”,嚴重破壞營商環境,造成不良社會影響。

對於雙方履行合同的相關爭議,雲南省審計廳(雲審投報【2018】138號)《審計報告》指出,截至2018年7月10日,雙方未能按照投資建設協議的約定解決爭議,未對協議的解除達成一致,項目處於停滯狀態。責成曲靖市政府與山東通達公司依法依規解決爭議問題,確保項目按期完成。

為了弄清事實真相,中國商報記者來到雲南省曲靖市政府要求採訪有關領導,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有關興富高速公路的問題,市領導也不一定會清楚,分管領導也在外地出差。該工作人員建議記者到市交通運輸局了解情況。

記者來到曲靖市交通運輸局説明採訪來意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局領導對興富高速的問題可能也不太清楚,在辦公室工作人員的協調下,工作人員讓記者找曲靖市政府投資方的代表——興富公司副董事長張建國。

張建國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曲靖市政府雖然發函解除與山東通達的投資協議,但解除後又沒有解決清算問題,還讓興富公司參與興富高速的推動。由於雙方都存在一些問題,才導致該項目停工多年,希望興富高速公路能按原來的規劃進行開工建設,以免造成多方的損失。

“能通全通”為何不通

記者在曲靖市採訪期間了解到,由於興富高速至今未能實質性開工,也無法按照雲南省“十三五”計劃要求在2020年底前建成通車,經曲靖市人民政府上報請示,雲南省政府于2019年9月6日同意將該項目從省“十三五”建設計劃調出,不再作為“能通全通”考核項目進行考核。

記者在曲靖市政府採訪時,有關人員表示興富高速在今後幾年都沒有修的可能性了。富源縣交通運輸局有關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也表示,“被調出‘能通全通’項目,我們的理解是市裏應該不會再修這條高速了”。

對此,興富公司多名管理人員認為,興富高速的審批手續齊全,已具備開工條件,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如果終止已經獲得工可批復和初步設計批復的興富高速項目、重新規劃其他新路線項目的論證,將造成重復投資、財政資金浪費和國有投資決策失誤。鉅額的經濟損失又由誰來承擔?

記者從興富公司拿到一份落款為今年9月8日,曲靖市交通運輸局出具的《關於陳智勇反映“富源至興義高速公路”問題的答覆意見書》。該意見書顯示:“項目無法按照‘十三五’計劃要求在2020年底前建成通車的原因,是原社會投資人無法履行項目主體責任。原規劃的路線將壓覆27個採礦權……該項目路線方案需要進一步研究和論證。”

富源縣交通運輸局有關負責人告訴中國商報記者,經過論證批復的興富高速項目是貫穿富源縣全境最好的路線,也最適合富源縣人民的出行,而壓覆礦權等拆遷問題早已做好了前期工作。如果該項目不修建,還要重新規劃新路線,反而不利於當地群眾的交通出行。

該負責人表示,興富高速停工至今已有多年,當地政府、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曾多次向上級政府呼籲早日建成通車。興富高速如果建成通車,將給全縣人民帶來最大的福利,人民群眾出行更快捷、更舒適。為全縣融入滇中經濟城市發展圈開闢了新通道,也為縣城擴容、提速提供了新抓手,更為重要的是打通了南接沿海經濟發達城市快速幹道,一舉多得。

一條經過政府部門論證審批的道路民生工程,至今已停工近五年。這條路修還是不修、如何修,當地政府是否存在不作為、亂作為等問題,投資人的合法權益又如何得到保障,中國商報記者將繼續跟蹤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