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海峽


霍童古鎮,遺落風塵的凈土

來源:閩東日報 編輯:黃芷晴

在戴望舒的詩篇裏,雨巷成了悽婉而又浪漫的代名詞,錯落有致的石板路,加上多情的雨,仿佛自己就是詩中描繪的主人公。不知是因為戴望舒的驚世才華造就了雨巷,還是雨巷成就了戴望舒。

福建寧德的霍童古鎮,原名霍山,因西周霍童真人在境內修行而得名。2014年入選中國十大最具影響力名鎮及中國最美村鎮;霍童線獅、霍童鐵枝分別列為第一、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境內有支提山國家森林公園以及全國佛教重點寺院支提山華嚴寺,現為全國紅色旅遊經典景區。所有這些,都使霍童聲名鵲起。但在當地人的眼裏,古鎮只是一個生他們養他們的地方,並沒有什麼特別。

古鎮雨巷  行者 攝

這是我第二次來這裡,第一次是慕名而來,而這次是散心之旅。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個晴天,陽光明媚,路上游人如織;而這次來卻是落雨紛紛。相互錯落的老房子,平整又安靜的石板路,此時寂靜的有些荒涼,兩次經過,都會有一種感覺,一種心靜神化、歸依真性的感覺,也許是看多了城市的繁華,才能體會到這裡回歸寧靜的感覺。

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霍童古鎮在千年風雨的洗禮中經歷了什麼。千年的時光,世事更疊,時代在飛速發展。但在這裡,你會感覺時間似乎是靜止的。房屋還是土墩的、木質的,或是青磚黛瓦,大門上還挂著或刻著似乎寫在古時的大字。鐵具還是打鐵匠一錘一錘砸出來的。做飯用的還是木飯桶,盛具用的還是簸箕,坐的還是木質凳子,河裏的水鴨還是嬉翻了天……雖然這裡成了旅遊景點,但你看不到一個個舉著喇叭揮著小旗的旅遊團,也沒有人頭攢動熙熙攘攘的場面。當地人的生活還是那樣的緩慢,仿佛一切都沒有改變。沒有人在意你,也沒有人打攪你,祥和的讓你感覺並不是在一個景點裏,而是一种家的親近。

進入古鎮便可看見那木質的拱門和上面雕刻著“霍童古鎮”四個大字。跨過拱門,便是明清一條街了。這是古鎮最有歷史感的地方。古街兩旁便是各色各樣的民居土樓,這些舊屋有些是黃土堆砌的,不少已是危房,沒有人住了;有些是純木建的,也因歷史的侵蝕有些傾斜;更多的是青磚黛瓦房,面上長滿了青苔,年代感十足。屋子參差錯落,飛檐翹角,古色古香,盡顯古建築的魅力與神奇。這些樓裏發生過什麼故事?或許我們已無法得知了,大多已經遺落在歷史的年輪裏。整條青石板路古樸狹窄,中間一條主幹,兩邊分小路通往各自的房子,全長大約一公里左右。走在上面,看著兩旁的老房子,仿佛穿越回了童年時代,回到了無憂無慮的淳樸年代。

古街的盡頭,便可看到一棵古榕樹。這棵老樹似乎有些久遠,或許古鎮有的時候它就在了。在當地人的眼裏,它不僅僅是一棵樹,而是一種精神紐帶。古榕剛好坐落在交叉路口,一條是明清古街,一條是現代化的水泥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站在樹下,望向兩邊,你仿佛站在了通往兩個世界的交叉口。再望不遠處,便是寧德的母親河——霍童溪。溪的對岸是雄偉翠綠的青山。霍童溪的溪水,潺潺不息流了千年,養育了世世代代的霍童人。依稀記得第一次來時陽光明媚,霍童溪水碧綠的讓人陶醉。青山倒映在溪面上,隨著溪水波動,仿佛活了一般。而這次,煙雨朦朧中的霍童溪更美了。溪水雖不再清澈,但水量充沛。水面上升起的水霧,映襯著對岸的青蔥樹林,遠處青山也被繚繞的雨霧包裹著,宛如秘境,美極了。山、水、人完美的結合,成就了古鎮的魅力。

古鎮上還有很多小舖子。與其説是舖子,更像是當地人在自家門口售賣手工藝産品的攤點而已。沒有叫賣聲,更沒有商業氣息。在這些舖子裏,你看不到現代機器的影跡。手工藝品完全是傳統的古法製作。它們代代傳承,並沒有因為時代的進步而消失在年輪裏。已經很難領略到如此純粹的淳樸了。或許霍童人並沒意識到,讓人慕名而來的,除了這裡的青山、綠水、古建築,還有他們身邊的淳樸。 

一路徜徉,到鎮子盡頭。很不捨,要走了,想留下些什麼。但我發現什麼都沒法留下。只在心中又一次默念著:或許我還會再來,帶上不一樣的自己。(閩東日報 若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