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海峽


湖南今年通報近百公職人員涉毒 多為基層公職人員

來源:中國新聞網 編輯:顏學輝

湖南今年通報近百公職人員涉毒

多為基層公職人員,“聚眾吸毒”、“夥同他人吸毒”情形頻發;湖南將對幹部涉毒案件保持高壓態勢

近日,湖南多地再曝公職人員涉毒案件,類似由湖南各地紀委通報的案件頻現媒體。新京報記者根據公開通報統計,今年以來,湖南省部分市、縣紀委通報的涉毒公職人員至少有92人。

記者梳理髮現,湖南涉毒公職人員中有市、縣級機關的黨員幹部,也有鎮政府工作人員、村黨支部書記。從通報情況看,湖南公職人員涉毒案件,多現“聚眾吸毒”、“夥同他人吸毒”等情況,一檢察院檢察官還進入專供吸毒取樂的“嗨吧”吸食毒品。除吸毒外,一些公職人員還存在販賣、種植毒品的現象,邵陽武岡某村支部書記還在自留地非法種植罌粟。

湖南為何頻現“毒吏”?公職人員涉毒將如何處罰?如何防止毒品侵蝕官場?對此,湖南省紀委相關工作人員表示,對於涉毒官員,湖南各地堅持公開曝光、嚴肅查處的態度,釋放出從嚴從緊的信號,為的就是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

- 盤點

一檢察官進入“嗨吧”吸食K粉

近年來,湖南因曝光市長、檢察長這樣的級別較高的“毒吏”而引發關注。

2015年4月,時任湖南臨湘市長龔衛國因涉嫌吸毒被調查,當年8月,臨湘市檢察院前檢察長劉群林也因涉嫌吸毒被查,據媒體報道,約有22人捲入龔衛國吸毒案,其中有不少公務人員。

從今年湖南各地通報的情況看,涉毒公職人員多在基層,以鄉鎮政府、街道、社區支部、村支部等工作人員為主。如今年11月9日寧鄉縣紀委通報的玉潭街道辦事處綜治辦幹部熊春山吸毒案,11月30日長沙縣紀委通報的黃興鎮人民政府工作人員龔志雄吸食毒品案。

此外,也有市、縣機關幹部或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涉毒。如湘鄉市市場和品質監督管理局張景吸毒案,漢壽縣城管局工作人員劉峰吸毒販毒案,衡陽市南嶽區發展和改革局保留正科級待遇幹部伍宣吸毒案等。

近年來,湖南有的地方出現公檢法工作人員參與吸毒案件。據媒體報道,湘潭市在2012年查處了多名警察、法官吸毒案件。

而類似事件今年在湖南亦有發生,今年5月,長沙市開福區紀委就通報了開福區人民檢察院反瀆局檢察員常正強吸毒案,通報稱常正強在位於長沙縣安沙鎮太興村興隆組一“嗨吧”內吸食毒品K粉,被公安機關查獲。

有村支書用自留地種近千株罌粟

在各地紀委的通報中,“夥同他人”、“與他人一同吸毒”或“容留他人吸毒”成為熱詞。今年6月,長沙、常德通報的4起幹部吸毒案件中,就有3起涉及“夥同他人吸毒”,而另一起案件——長沙市教育後勤産業管理處主任馬金旭(副縣級)吸毒案的通報中則顯示,馬金旭2次都是“受邀吸毒”。個人吸毒被查獲的案件也有,如湘鄉市市場和品質監督管理局張景,于2016年4月18日在某歌廳地下停車場自己車內吸食K粉時被公安局禁毒大隊查獲。

此外,還有一些“毒吏”涉及販毒、種植毒品。

今年,湖南漢壽縣城管局工作人員劉峰、寧遠縣太平鎮國土資源所職工龍剛、寧鄉縣公路局公路養護服務中心職工文斌等人的案件通報中均被指“販毒”。

今年12月14日,據武岡市紀委通報,迎春亭街道辦事處玄羊村原黨支部書記陶少章在武岡市原頭堂鄉玄羊村2組自家的自留地裏非法種植罌粟957株,其被武岡市公安局抓獲歸案並刑事拘留;迎春亭街道黨工委給予陶少章留黨察看一年處分。

- 追問

為何湖南“毒吏”頻現?

粵滇毒品入湘 湖南強力掃毒

公開資料顯示,近年來,湖南省已成國家打擊毒品犯罪的重要陣地之一。公安部部署的百城禁毒會戰,就將衡陽市作為外流販毒重點城市納入了會戰名單,而衡陽市西北部的衡陽縣近些年也在打擊毒品犯罪上保持高壓態勢。

從湖南省通報的這些涉毒公職人員被查獲的情況看,他們吸食的毒品包括“麻古”、“冰毒”、“K粉”等。湖南省衡陽縣公安局禁毒大隊負責人曾公開透露,從公安機關目前掌握的情況看,該縣被查出的涉毒黨員幹部、國家公職人員主要也是吸食新型毒品,如冰毒等。

湖南省公安禁毒幹警透露,該省的新型毒品主要來源地為廣東省,而傳統毒品則主要來自雲南省。

“毒吏”面臨何種黨紀處分?

涉毒情節嚴重 可被開除黨籍

對於吸毒的公職人員,除了公安機關給予的治安處罰或觸犯刑律受到的判決外,有的被處以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有的被處以留黨察看一年的處分,有的還受到開除黨籍的處分。那麼,對於“毒吏”,處分有何標準?

中央紀委一名負責案件審理的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根據黨的《紀律處分條例》,違反有關規定吸食、注射毒品,應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留黨察看或者開除黨籍處分。

“有的幹部,在黨內沒有職務,按規定應該處以撤銷黨內職務處分的,則可以執行‘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這位工作人員表示,把“撤銷黨內職務”處分轉為“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必須要滿足的條件是,給予被處分人僅僅是“撤銷黨內職務”這一個處分,同時他又在黨內沒有職務。“如果違紀黨員可以給予留黨察看或開除黨籍處分,無論他在黨內有沒有職務,都不能將‘撤銷黨內職務’的處分轉為‘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而給予“毒吏”開除黨籍處分,這位工作人員解釋,一方面是涉毒情節嚴重;另一方面,黨的紀律處分條例也明確,因故意犯罪被依法判處刑法規定的主刑的,要處以開除黨籍處分。

如何防範公職人員涉毒?

應監督幹部8小時外生活軌跡

在查處、通報“毒吏”的同時,湖南一些地方也出臺了專門針對公職人員吸毒的處理辦法。

2015年7月底,湖南省紀委在其官網披露,衡陽縣專門出臺了《衡陽縣關於黨員、國家公職人員吸毒行為的處理辦法》,堅持“涉毒嫌疑必檢、涉毒疑犯必究、涉毒案件必挖、涉毒公職必查、涉毒場所必罰。”

這份文件規定,凡經公安機關認定為吸毒的黨員、國家公職人員,將給予相應的黨紀政紀處分。而採取注射方式使用毒品、多次使用兩類以上毒品等吸毒情節嚴重者,可直接開除。同時,辦法還明確,被查出的涉毒黨員、公職人員每月要定期進行3次尿檢,以掌握後續動態。

湖南多地紀委在曝光幹部吸毒案件的同時,也明確提出要對此類事件持續關注、保持高壓態勢。本月,永興縣紀委在通報時就表示,將推進幹部涉毒檢查的常態化。

談及如何防範的問題,中央黨校教授辛鳴表示,對於承擔公職的官員,必須始終處於監督之下,應對“幹部吸毒”的問題予以特別關注,監督黨員幹部,尤其是領導幹部8小時之外的生活軌跡。

湖南省紀委相關工作人員介紹,幹部涉毒往往在案發前會有大量的群眾議論。湖南省道縣一名機關幹部告訴新京報記者,有幹部或幹部家屬吸毒的情況,縣裏的各機關和老百姓議論都會很大。

辛鳴認為,事情的發生都會有徵兆,應該慎重對待社會中的傳聞,尤其是針對領導幹部的傳聞,不讓小問題變成大問題。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吳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