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海峽


您的位置:首頁 >> 體育

中國情結裏的世界檯球夢 專訪世界斯諾克協會主席

摘要】中國情結裏的世界檯球夢 專訪世界斯諾克協會主席

新華社大慶10月28日體育專電(記者鄭直 范迎春 王君寶)世界職業檯球和斯諾克協會主席傑森·弗格森隨著2016世界斯諾克國際錦標賽再度來到了中國大慶,在接受新華社專訪時,他聊到了大慶、梁文博、推動檯球進入杭州亞運會乃至2024奧運會的前景,將這項運動在中國乃至世界範圍內推廣依然是他不變的理想,而出於某些特別的原因,他對中國的情結與普通話的造詣正愈發深厚。

“去年的比賽很驚艷,這一次來感覺更好。”剛和球員們造訪了大慶一中的弗格森説,“孩子們穿著馬甲,打著領結,展示著想要變得更好的強烈意願。我們的球員為他們介紹斯諾克這項紳士的運動,還有公平競爭與體育家精神。”他援引因癌症英年早逝的保羅·亨特的話説:“無論成功或失敗都要保持自我。”

近年來,在中國舉辦的檯球賽事數量大增。而在各大比賽中,已經有17名職業球員來自中國。丁俊暉是其中的代表。“他是冠軍,也是斯諾克的大使,不僅在中國,在全世界他都是年輕人的偶像。”而近年來,梁文博也開始大放異彩,其外向、激情的性格也獨樹一幟。“他每年都在進步,近來在英格蘭公開賽第一次拿到大型排名賽的冠軍,他的性格為他在歐洲贏得了許多粉絲。”弗格森説。

在之前的專訪中,弗格森認為趙心童最有可能成為下一個丁俊暉式的巨星。一年過後,他依然覺得趙心童是一名“天生的球員”。不過他也表示,現在有許多球員可以選擇,徐思、顏丙濤等也已經嶄露頭角。

弗格森説,得益於與中國檯球協會的合作,雙方攜手建立了培訓學校與項目,培訓球員、教練和裁判。“英國深厚的檯球基礎是長期積累的結果,架構反倒可能不夠清晰。”弗格森認為,在中國,檯球發展的架構可能更好,為其他國家提供了學習的樣本。

中國正成為斯諾克世界版圖不可或缺的一塊,弗格森透露,大慶在與斯諾克世錦賽的舉辦城市謝菲爾德進行友好洽談,主題是“斯諾克之城”間的合作前景。“每個舉辦斯諾克比賽的城市都是一座‘斯諾克之城’,我們會腳踏實地地與之合作,希望為城市帶來切實的利益。”

弗格森表示,這樣的精神與奧林匹克運動也是一致的。“奧林匹克運動致力於改善人們的教育、生活,通過舉辦比賽讓社會受益。”在他看來,這塊版圖不能缺少奧運會一環。

“很多人覺得檯球比起游泳、田徑不像體育,但它是一個心理競技,十分艱苦的項目。”弗格森説。“給我們一個現有的體育館,不大的場地,我們就可以做出精彩的賽事並且在世界範圍內廣為傳播,有報道稱奧運會要削減開支,我相信這也是國際奧會想要的。”

弗格森透露,目前他們正在為2024年奧運會做準備。“這是一座我們必須翻越的大山”。他表示在回到英國之後自己將很快到瑞士(國際奧會總部所在地)商討這一項目。“我們已經把檯球項目帶到了2017年波蘭的世界運動會,下一步計劃是重返亞運會。這項工作在這幾天就開始了,我有幸造訪杭州,討論了2022年亞運會的相關工作。”

“現在離2022年還有很長時間,但是我們要早做計劃。”弗格森介紹説,目前需要中國奧委會等相關方提出增項申請,然後將申請提交至亞奧理事會。

弗格森對檯球運動的激情一如既往,但他的變化同樣難以忽視。每次在中國看到他,他的普通話水準總在突飛猛進。在中國公開賽期間就能用中文為自己點一杯“焦糖瑪奇朵”的他,有一個特別的老師。

“作為一名前球員,我非常努力,但也有一位特別的老師教我中文。”弗格森停頓了一下,切換成中文,“我的中國太太。”

“他們現在叫我,唔,中國女婿?”弗格森的幸福溢於言表。“我很高興在一週前和我的愛人喜結連理。我們在北京舉行了婚禮。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弗格森的太太李晶也為世界斯諾克工作,兩人在一次賽事相遇後逐漸熟識,只不過現在除了檯球方面的工作,她還要承擔起中文教學的重任,在一些場合,弗格森也開始使用一個寓意頗佳的中文名——“福澤盛”。

“工作很忙,沒有太多時間,但很幸運有太太教我中文。”“福澤盛”先生説,“一直堅持下去,可能有一天我就不需要翻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