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6日 星期三

財經 > 證券 > 證券評論 > 正文

字號:  

葉檀:做空火力下 嬰兒底到底在不在?

  • 發佈時間:2016-01-27 07:04: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恒

    中國的資本市場正遭遇嚴峻挑戰——從匯市到股市,做空勢力蠢蠢欲動——這不是陰謀,而是陽謀。在全球去杠桿並尋找埋單者的過程中,中國手中還有不少埋單的資本,被巨鱷盯上並不奇怪。

  A股市場繼續探底。1月26日,滬綜指報收于2749.79點,重挫6.42%,創13個月以來新低。1月以來,滬綜指已大跌超過20%,創下A股26年來1月份表現最差的歷史紀錄。

  港股市場是導火索。從昨日早盤開始,國企指數與恒生指數破位下跌。A股本身就疲弱低開,當A股跌破關鍵點位時,再次顯示出對全球市場的影響力,亞太主要市場下跌,歐洲市場開盤不利。

  無論是境內還是境外,國際做空資金在香港市場的揮灑度比內地大得多。

  索羅斯在上周的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他做空了標普500指數,現在買入股票還太早。索羅斯在2015年底買入了美國國債,做空了原材料生産國股市,並下注亞洲貨幣將對美元下跌。他直截了當地表示,由於過度負債導致中國經濟放緩,也會使世界其他地區的問題出現惡化。

  索羅斯的判斷很明確:全球經濟還會下行,原材料價格還會下行,避險産品如美國國債等依然是主要投資標的。與此相對應,澳元等資源型貨幣、與中國經濟密切相關的經濟體沒有到回暖的時候。而索羅斯之所以現在講這番話,是想引發共振效應,在佈局早已完成的情況下,開始收割部分羊毛。

  A股下行的另一條導火索是農行票據案可能引發的資本貨幣市場去杠桿。事實上,任何一個市場大跌都與去杠桿有關。讓人奇怪的是,銀行系統的風控到底是不是“稻草人”,而監管部門對市場杠桿資金狀況是不是真正了解?

  農業銀行1月22日晚發佈公告,該行北京分行票據買入返售業務發生重大風險事件,涉及風險金額為39.15億元。造成這一重大金融風險案件的原因是2名員工涉嫌非法套取38億元票據進入股市。

  環球老虎財經的數據顯示,票據貼現餘額與上證指數有強烈的正相關性(2010年~2011年票據下滑幅度相對較大,是由於限貸令對貸款總額的限制)。票據貼現進入股市估計並非個案。票據仲介通過與銀行內部人員勾結,對沒有真實交易背景的匯票進行承兌進而貼現、轉貼現套取現金。

  或許正是不清楚規模到底有多大,市場不得不以下挫來應對可能開展的票據套取資金檢查,應對新一輪的去杠桿。

  做空力量下注的另一個火力點,是中國手中擁有的“子彈”是否足以維持市場的穩定。

  做空者瞄上了兩大命門:一是中國經濟轉型期僵屍企業出清的時候,就像動物蛻皮一樣是最軟弱的時候;二是央行對人民幣匯率左右為難,如果大幅降準,人民幣匯率將進一步降低,所謂一步降到位是不存在的,而如果不降準,現狀就是目前的持續尋底。

  1997~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時內地與香港市場隔離,而現在港股市場中內地上市公司佔據大半壁江山,2015年九成融資屬於內地公司,AH股溢價成為價差的明確指標,一旦遭遇大的動蕩,兩地市場都難以獨善其身。另一方面,人民幣迅速國際化,境內外人民幣匯率與其他市場形成了連動,境內與境外的人民幣形成雙重價格,央行不得不考慮境外市場人民幣匯率的高低,備感為難。

  中國手中的3萬多億美元外匯儲備消耗速度偏快,這樣的失血必須立即止住。

  金融戰爭的目的就是找到一家真金白銀的埋單者。而應對之道是把無關緊要的面子全部撕掉,現在控制貨幣流通是必要的。只要堅持出清僵屍企業,大部分藍籌上市公司質地無懈可擊,圈錢掏空的企業堅決退市,做空資金就找不到下嘴之處。

  我們不能停留在以為西方市場不懂中國的幻想上,事實上他們尋找市場軟肋並讓恐慌自我發酵的手段極高。但我們也沒有必要被牽著鼻子走,中國好企業仍然存在,並且數量不少。只不過,很多可能不在股市上。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