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葉檀:推廣PPP有清末官督商辦為史鑒

  • 發佈時間:2016-04-11 07:1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PPP是政府與社會資本的合作,如此一來,官方可以用民間資金以特許的方式,加快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官方與民間合力,加快經濟發展,聽起來會有著很廣闊的前景。

  不過,筆者詢問過十幾個民間商人,對PPP項目大都不感興趣,原因不難了解。這些大型項目所費資金動輒十幾億,民間出了幾億,卻很難享有管理權,甚至在財務不透明的情況下,連分紅權都無法徹底保障。被財富不安全的案例傷透了心,民間資金不相信在不對等的權利義務關係下,能很好地完成信託任務。

  在洋務運動以後,晚清工業化過程中有官辦、官督商辦與官商合辦等形式,民間經營一直存在,不過沒能成大氣候。雖然李鴻章與張之洞在官辦與官督商辦的具體舉措上有分歧,但對於官督這根弦卻從來沒有放鬆,官方插手是一定的、必須的。

  是李鴻章等人貪腐才讓官員插手嗎?有一定的原因,但不是主要原因。張之洞以醇儒自命,《勸學篇》展示西學為體、中學才是根本,“保中國”進而“保名教”,這是張之洞在19世紀80年代中期以後的基本思路。因此,張之洞希望官辦,絕不是為了可以讓自己貪腐。

  在清代,官方插手有自身的原因,主要是當時信託責任、法制體系、市場體系不全。

  晚清從新政開始十幾年,直到1904年才有第一部公司法,在此之前,是借用權力拓展的空間在夾縫中求生存。

  就是李鴻章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不斷拓展自己的空間。了解李鴻章和自己所需的盛宣懷要在“招商局”上做文章,為首長招商引資,搞軍事化的金融産業集團,作為首長的“戶部”。

  李鴻章、張之洞、左宗棠等人都是權傾一方的“首長”,考慮到晚清官場的大環境,從財政到軍事必須靠這些大員。這些人經歷槍林彈雨的戰爭考驗,還必須自己練兵、自己籌措軍費、自己購買兵器,不必熬死熬活地從科舉出身,是真正的人才。而他們手底下的那些人,比如薛福成、唐景星、徐潤、胡雪岩、鄭觀應,無論從眼界還是外交、經商能力,也是國內首屈一指的人物。這些人就是當時中國的精英,也只有李鴻章等人能把當時中國一流的精英聚合在一起,開始一場前所未有的商業化、工業化變革。

  當時人説“官劣為商、商劣為官”,李鴻章與其信任的盛宣懷就是典型,李鴻章當官並掌握實權後進行新政革新,把政治資源與經濟資源集中到一起。

  洋務從國防開始,也是官方插手的重要原因。打仗打輸,兵器不如人是洋務運動的直接導火線,而國防當然掌握在這方面大員的手中。

  官督商辦、官商合辦免不了人浮於事、互相扯皮、貪污腐敗。不論官辦、商辦,只要有丁點權力的人,都如蚊子一般吸血,缺乏起碼的信託責任。

  從招商局開始,官督商辦企業貪腐橫行,挪用資金。而在爭取路權運動中,民營招股企業高管所展示的厚顏無恥同樣讓人瞠目結舌。由於鐵路公司在收回路權後普遍展示出公司賬務管理不善,高級職員貪污成風,1911年,中央政府把所有私營和半私營的鐵路都收歸國有,部分原因是廣州鐵路和另一條重要的私營川漢鐵路經營失敗。在移交的時候,粵漢鐵路公司實收資本約1600萬元,其中已花的大約1000萬元只鋪設了45英里長的鐵軌。像這樣低的效率,再加上公開揭發出來的高級職員貪污之風,就使商辦公司的信譽完全掃地了。

  無論是官資、民資都無法盡到信託責任,從法律環境、信託責任來看,李鴻章也好,張之洞也好,都是不夠的。

  100多年後,國有企業如中石油等傳出醜聞,而民資上市公司則不時傳出掏空上市公司的醜聞,無論是哪類性質的公眾公司,都讓人懷疑沒有妥善盡到信託責任,法律土壤不健全,這就使得對國企低效腐敗、民企不誠信的指責都能找到大量證據。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到解決信託責任的好辦法。

  以史為鑒,現在推廣PPP一定要吸取清末的教訓,不能重蹈官督商辦的覆轍,而這必須要打造一個法律能夠制約且能夠達成信託責任的社會。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每經評論員 葉檀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