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1年10月17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何志成:去庫存背景下 房産稅若開徵應適當放寬門檻

  • 發佈時間:2015-12-29 07:2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何志成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與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套開,規格空前,其中最大的亮點可能是在會議公報中重提房地産。會議又一次傳遞出房地産去庫存的重要信號,這將有助於扭轉被房地産行業下滑拖累的中國經濟被動局面。

  鼓勵賣房子恐怕不僅僅是鼓勵農民工市民化、鼓勵農民工購房這麼簡單,應當還有對投資性購房提高容忍度這一層意思在裏面。

  中國夢是什麼?是財産夢,是富裕夢,是幸福夢。而這些要素的關注點還是要落在住房上——畢竟住房目前還是中國最重要的財産凝結物。

  很多富裕的人儘管收入很高,能夠住在超級大城市中,但不得不忍受堵心的交通,隔三差五還會遭遇霧霾襲擊,他們的幸福程度也會打上折扣,他們難道不想遠離都市,哪怕是每週末離開一兩天也好。而中國現在交通發達,1000多公里都能做到朝發午至,有時在北京赴飯局堵在路上的功夫,恐怕都能趕到濟南、鄭州的飯桌上。

  對於一部分中高收入人群來説,應當容許他們在外地置業,在超級大城市之外再營造一個舒適的居家環境,當然這也符合目前房地産去庫存的需求。

  目前,全世界的發達國家甚至俄羅斯這樣的新興市場國家,很多居民都有兩套房甚至三套房,週末度假能有去處,中國未來出現這樣的趨勢也理所應當。但如果按照此前徵收房産稅的規劃,對購房者第二套房子以上每人平均超出一定面積的部分要開始徵收,這樣表面上的制度公平,其實可能隱含著新的不公平。

  以農村居民為例,即使是收入較低的農民,在自己的宅基地上也可以有兩套房、三套房。現在國家鼓勵農民在城裏買房子,如果他們在城裏買房後,算不算有二套房或三套房,對此政策可能很難明確。

  換個角度看,如果政策容許農民進城買房,同時保留鄉下的老宅子包括宅基地,同時又通過房産稅等對城市居民的住房面積進行限制,由此政策的公平性也會受到質疑。

  房産稅未來應該要徵收,但按多大面積起徵,是否該放寬起徵點,這是一個必須嚴肅對待的問題。稅法在最初制定時就一定要想得長遠,想到平等,要想到不能朝令夕改。

  城市居民超出一定標準應該繳納房地産稅,但要城鄉平等,既然考慮到農村居民目前無法承擔稅負,那為什麼不考慮一下城裏人在買房子時已經交了較重的稅而予以一定程度的寬免呢?

  經濟學家應該知道:鼓勵大家買房子——這對城市居民和農村居民應該一視同仁——房子賣得多了,房地産商繳納的稅費也就會增加,國家稅收也就自然增加了,這是買房人對國家的間接貢獻,對此要鼓勵、要支援,不能在另一邊用房産稅這把達摩克裏斯之劍嚇著他們。更何況當前中國經濟確實面臨較大的困難,房地産行業如果不能完成去庫存的任務,如果再拖整個經濟的後腿,那可能會破壞“十三五”末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大局。

  應該要看到,目前在城市中購買第二套住房的家庭,絕大多數都是改善性需求,對此不僅要容忍,還需要鼓勵。

  對大部分人來説,改善性需求都算剛性需求,他們未來不僅有可能在一個城市中有改善性需求,而且越來越多的人會在工作城市以外産生改善性需求,比如尋求冬暖夏涼的居所,尋求空氣品質較好的居所,這種改善性需求可能是跨越地域的——未來越來越多的人都可以在不同地域有兩套房,三套房。

  鼓勵購買第二、三套房子,既要需求側發力,同時也涉及供給側改革——即需要開發企業提供更好的有效供給。中國已進入老齡化社會,很多人年紀大了,不願意在大城市休息,可以到風景區買房,頤養天年,起碼這對未來的旅遊消費也是良性刺激。這樣的好事,對國家和老百姓是雙贏,也是房地産去庫存的破題之舉。

  (作者為獨立經濟學家)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