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0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趙令歡:國企改制一定要有管理層持股

  • 發佈時間:2015-03-21 16:37: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5”于3月21日-23日在北京舉行。弘毅投資總裁、聯想控股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趙令歡出席分會場“公司治理與企業改革”並演講時表示,國企改制有好的方案,但是為了得到好的結果,一定要有適當量管理層持股,因為中國法制不健全,企業治理歷史還不長,最重要的保證讓一個計劃能夠得到結果,是利益一致化。

  以下為演講實錄:

  我們是根據西方發達國家最佳實踐的管理方式來管理的,我認為我們是比較另類的,我們把西方的模式引入到中國來,在中國的市場上來競爭,我們的主要業務也是我們非常擅長的業務,就是國企的重組。過去12年我們一直在做這個事情,大概有70家國企我們進行了投資。都參與了他們的重組,也像剛才李總説的,有一家是公開上市的公司,比如中國集裝箱,這樣能夠把觀點傳達的更加好。

  國企改制是做的時間最長、案例最多、體會也很多的這麼一個投資模式。十八大之後,我們以前叫“國企改制”,十八大給它一個特別響亮的名字叫“混合所有制”。本來大家都覺得中央這麼一揮手大家就可以一塊上,過幾年所有國企就都被改掉了,沒想到討論一年之後現在所有參加討論的人都猜不準下面是真改還是假改,是改還是不改。作為一個實踐者我們有諸多的體會,想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幾個要點。

  第一,我們覺得叫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好,叫國企改制也罷,實際上它的一個核心目標很簡單,讓中國的企業,包括國家擁有的企業變得更有競爭力、更有持續力。所以我想提的第一個簡單觀點就是怎麼討論都行,但是目的是能夠讓企業有競爭力。這個事聽起來簡單,但實際上不簡單,如果回顧一下過去理論界和政策界的討論,你會看到討論的焦點都和這個目的有關。所以我想借這個機會提出幾個大家討論的議題,來説明如果我們的目標定了之後,有些討論甚至爭論實際上很容易就可以形成共識。比如大家擔心這一輪改革如果不做好的話,會是一輪私有化的過程,所以討論焦點就變成中國這麼一個國家,我們的經濟主體應該是公有的還是私有的?事實上,我覺得國企改制從來就不應該是私有化的過程,我覺得中國的國企改制應該是市場化的過程,就像很多中國個人擁有的私有企業,要想發展也在變得更市場化。

  事實上弘毅做兩件事,一方面通過股權多元化,因為基金本身就是多元,我這兒管的中國社保的錢,美國養老金的錢,加拿大養老金的錢,都是十分多元化的錢,但是通過弘毅這麼一個轉移的,以管公司、治理公司為基本業務的集團來對他們實施制度上的建立和管理上的提升,所以我們基金的特性本身就是混合所有制的一個結果,但是通過的是專業管理,幫助公司做什麼呢?走市場化道路,我們認為市場化道路是讓企業有競爭力的道路,國企如此。我剛才講我們主要做法是國企改制,弘毅在中國做的另外一個主要的業務是幫助大型民企,通過注資幫他提升治理結構和競爭力,實際上是私企改制。往哪兒改呢?往更市場化去改,這樣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我們當時投了一個南京的制藥企業,幾乎是一個個人管理的家族企業,我們進去之後股權多元化,給它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牛市,由於我們是機構性投資人,這個公司可以更有誠信的被國際資本市場接受,離市場更近。甚至還有更微小的例子,它是一個民營企業、家族企業,以前要想到清華大學去招生,他招不到最好的畢業生,因為清華大學的畢業生擔心在一個家族企業裏面,因為它不是擁有者的血親,得不到公眾待遇。但是我們幫助他們到清華大學招生,那一年招到優秀的清華大學的學生,全是市場化的過程,我們應該往市場化去推,不應該拘泥于公有還是私有。

  第二,國有企業不管怎麼做都是國有資産流失的過程。這個爭論不光是在中國,在外國也有這種爭論,但是我只想講一個觀點,我們往往用簡單的數字來説話,好比説一個公司五年前被改制了,現在價值變成五年前的10倍,大家就説5年增長了10倍,以前肯定是賤買了,我們是不同意這個觀點的。在我們每一個國企改制例子裏面,過五年、十年之後都是比以前更成功。有的企業由於沒有改制,在同樣競爭環境裏面,十年之後他仍然是老企業甚至已經不存在了,所以改制目的是讓企業有競爭力,做得更好,做得更好的結果是讓企業更有價值。有的時候基於這種爭論容易走不出去。

  第三,那怎麼去解決這種擔心呢?好比如説中飽私囊,這個現象有沒有?太多了,所以擔心是有道理的。我們的建議是過程一定要陽光、透明、規範、依法、依情、依理,但最重要的是放在太陽底下曬著,整個過程和程式都是透明的。

  第四,國企改制有好的方案,但是為了得到好的結果,我們建議一定有適當量管理層持股,因為中國法制不健全,企業治理歷史還不長,最重要的保證讓一個計劃能夠得到結果,是利益一致化。企業不管有多強的治理,實際上是為企業有控制權來作主的。它如果自己的利益和企業、股東利益不能基本保持一致,很難被管的能做的規範。

  這是我們的幾點體會,謝謝大家。

  蘇銘天:謝謝。我想問一下趙總,對於國企的重組,我想大家普遍會認為國企有産能過剩的問題,那麼在國企改制的過程當中,是否對就業或者失業帶來較大的影響?您怎麼來應對這個問題?

  趙令歡:您説的這一點非常對。大部分的中國國企來説,他們的創作肯定比你説的還要差,通常是他們有很多過剩的陳舊的産能,我們的任務就是兩個。第一就是一定要做對,你可以把減少公司過剩的産能,或者能更好投資未來可能賺錢的方向,我們在國企改革過程當中都是這麼做的。我舉個例子,我們投資了一家招商局下面的子公司,這個公司本身是治理非常好的上市公司,而招商局是一個主要的股東,但是因為招商局它是一個追求利潤的股東,它們基本上讓這個公司保持獨立的運營,不讓任何的行政干預。結果公司出現了過剩産能,公司在投資新技術、新産品方面比較激進,我們進入以後就改善它的效率,所以國企改制非常困難。但是從我們基金投入角度來説,收入是非常高的。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