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網路熱詞“duang”走紅 20歲留學生“duang”了60歲的成龍

  • 發佈時間:2015-03-18 09:39:21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 3月12日,正參加全國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演員成龍抱怨:“一個‘duang’,講100年。” 他發現記者都在問“duang”,自己的提案反而沒人關注了。

  60歲的他或許想不到,推他上風口浪尖的是一位20歲的留學生,網名“緋色toy”。這個置身美國的年輕人,這些日子也跟成龍“大哥”在思考同一個問題:“duang”為什麼這麼火?

  無節可過的留學生成了“怪物新人”

  2月14日,因涉毒被判刑的成龍之子房祖名出獄後在北京舉行道歉會。

  家在北京的單身青年“緋色toy”則在費城德雷塞爾大學的宿舍裏做著一件無聊的事情——寫作業。

  “美國這邊出門的消費比較高,理髮、去餐館都貴。”他説。雖然來自歐美的3個室友都出去過情人節了,但他無法像在國內一樣出去到處玩。

  不過,這個電腦係的學生已經想好如何打發獨處的時間。兩年前,他曾在Bilibili彈幕網站(以下稱B站)上傳過兩個視頻作品,播放量都在1萬左右。對一個“想學和媒體結合的電腦技術”的大二學生來説,這顯然有些難以接受。

  電腦係現在在教“C++”和“Java”,但新學期以來,“緋色toy”投入最多精力的是在網上自學網頁編程語言“HTML”、三維動畫渲染和製作軟體“3Dsmax”。他逛各種論壇,看視頻教程,加軟體學習群。

  “製作《我的洗髮液》,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水準有多少提高。”他説。

  2月15日,週日,睡到11點左右才起床後,他開始著手自己的視頻計劃。

  年輕人決定視頻以成龍多年前的防脫洗髮水廣告為素材,以風靡網路的歌曲《我的滑板鞋》為背景音樂。

  在這段最終長度為2分50秒的視頻裏,成龍在視頻製作者的設計下,踏著2014年網路神曲《我的滑板鞋》的節奏,甩著一頭“烏黑濃密”的頭髮,認真地念著被重新剪輯的臺詞:“當我第一次知道要拍洗頭水廣告的時候/其實我是/是拒絕的……加了一個月/特技/之後呢/頭髮duang~……頭髮duang~ duang~ duang~”

  為剪輯這段視頻,“緋色toy”在前後兩天裏共花了15個小時。“每一個創意都很不容易。” 他一本正經地説。

  2月20日,大年初二,當父母在北京歡度春節時,在大年初一剛考完物理的“緋色toy”則在大洋彼岸滑鼠一點,將《我的洗髮液》上傳至B站。

  隨後,“duang”開始頻繁被微網志上一些知名段子手使用或轉發。

  2月24日,成龍更新微網志後,評論區被與微網志內容無關的“duang”佔滿。

  尚未走出春節歡樂氣氛的人們,乍然發現一個新的漢字誕生了。這個字上下結構,上面是“成”下面是“龍”,讀音為“duang”。

  而常混跡于B站的人們,驚訝地發現又來了“怪物新人”——彈幕中常見的一句話是“新人都是怪物”,用來形容名不見經傳的新視頻上傳者創造出意想不到的好作品的現象。

  這個“怪物新人”就是兩年前曾嘗試過鬼畜視頻(一種配合著背景音樂重新剪輯素材,以達到搞笑效果的作品)的“緋色toy”。

  當時戰績平平的他,這一次目瞪口呆地見證了什麼叫“火”。視頻上傳一天后,播放量就達到1萬;第二天,各項指標——收藏量、播放量、彈幕數、硬幣(B站上觀眾給上傳者的獎賞)都超過了“緋色toy”此前的作品。

  “在我當時的概念中,這個視頻已經火了。”他説。但令他不敢相信的是,到第三天,播放量居然漲到12萬。《我的洗髮液》浮到“鬼畜區”榜首,後來又浮到B站首頁。

  “一天1萬,這是什麼概念?但它告訴我,可以一天10萬。一天10萬,我覺得已經太帥了,但它告訴我可以一天20萬。本來我覺得這視頻已經無敵了,但它告訴我,其實我還可以更無敵!”説到這兒時,“緋色toy”激動了。

  這一切,很大程度上源於2月26日成龍在自己的微網志上也“duang”了一下。

  從微網志評論來看,本是“黑成龍”的“duang”,經過成龍的自嘲式使用後,反而給他帶來不少“路人轉粉”的新粉絲。

  成龍的一聲“duang”,又使《我的洗髮液》和“duang”更火了。從B站的評論時間來看,2月26日後涌入了大量觀眾和評論,播放量猛增。

  2004年就有的“duang”在2015年火了

  不僅如此,“緋色toy”在2013年2月上傳的舊作《千本成龍》,也被網友翻了出來,播放量從原本的1.7萬多猛增到30多萬。

  不少網友特意來此發彈幕,感嘆:“堅持就是勝利!”

  再仔細追溯一下歷史,他們發現,《我的洗髮液》裏的廣告和廣告裏的“duang”,2004年就有了。那時,離iPhone 1上市還有3年,離B站建立還有5年,離“緋色toy”第一次上傳視頻還有9年。

  在上傳《千本成龍》當月的稍早時候,北京市海淀外國語學校的這個高三學生上傳了自己的第一個視頻《一個龍蜜的告白》,並且都使用了成龍出演的洗髮水廣告作素材,並多次出現“duang”。

  有網友調侃,“緋色toy”可能是“被霸王洗髮水坑過”。因為成龍代言的霸王洗髮水在2010年左右涉嫌“虛假宣傳”。

  但20歲的“緋色toy”説,自己很健康,頭髮很正常,“沒用過成龍大哥做廣告的洗髮水”。

  真正的起因是,高中室友中有一位是成龍的粉絲,人稱“龍蜜”,“龍蜜”除了經常提成龍,還總向其他同學推薦成龍的作品。“緋色toy”和其他同學趁寒假製作的這兩個“黑成龍”的視頻,只是為了調戲“龍蜜”。結果證明,“緋色toy”的這次“調戲”不算太成功。

  倒是《我的洗髮液》的一夜成名,把昔日的“龍蜜”也“duang”到了。他在成龍貼吧和其他粉絲討論《我的洗髮液》,不過“大家覺得這不算黑”。作為視頻“調戲”的對象,他稱,“自己不會傳播視頻,但仍會‘duang’。”

  畢竟,這已成為他生活中不可回避的一個詞語了。 “duang”甚至走出國門走向了世界。3月2日,英國廣播公司(BBC)網站在“潮流首頁”登載了介紹“duang”的文章,美國《外交政策》雜誌也對“duang”的走紅進行了分析。

  在《我的洗髮液》的傳播過程中,關鍵一步是“王尼瑪”、“淚腺戰士”、“伊麗莎白鼠”等動漫、遊戲、視頻圈的大腕和知名視頻上傳者的轉發。他們不僅在小圈子裏擁有眾多擁躉,在微網志等公共平臺上也有大量粉絲。

  其中,“叫獸易小星”的轉發和模倣,對“緋色toy”來説意義特殊。因為他是“緋色toy”中學時代的偶像。

  從2006年起,本職是監理工程師的“叫獸易小星”,利用業餘時間把自己打遊戲的過程錄下來,配上解説,上傳到網路,意外獲得了很多關注,成為中國第一代在網際網路上上傳自製視頻的人。“緋色toy”曾把網上能找到的“叫獸易小星”的視頻都看了。

  在看這些偶像和高手的作品時,他喜歡揣摩他們的製作技巧和認真的態度。這次剪輯《我的洗髮液》,“緋色toy”花了大量時間來遮原素材右上角的浮水印,他一幀一幀地遮,目的是讓觀眾注意不到右上角,眼神都集中在成龍的頭髮上。

  2月27日,實際上沒有頭髮的“叫獸易小星”,架起錄影機,拍了翻唱視頻,然後上傳到網上。他在微網志上寫道:“仿佛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指引,我終於還是翻唱了這首《我的洗髮液》。”

  “緋色toy”看到昔日偶像模倣自己的作品後,有一種“説不出的感動”。

  被網際網路意外送到風口的年輕人們

  只是如今,“緋色toy”已經不怎麼看偶像的作品了。

  偶像“叫獸易小星”如今的身份,也被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而改變,不再是視頻上傳者,而是導演。

  2011年,想當“正經”導演的“叫獸易小星”辭去湖南老家的工作,漂到北京,和一家視頻網站的人一起成立了影視公司。兩年後,他執導的網劇《萬萬沒想到》,登錄視頻網站,該劇和劇中主人公“王大錘”迅速走紅,當年10月末,《萬萬沒想到》的總播放量突破兩億。

  之前在網上小打小鬧的導演和演員,此後完成了徹底的華麗轉身。據媒體報道,“叫獸易小星” 接下來會拍攝院線電影;扮演王大錘的白客,則從《搞笑漫畫日和》的配音演員轉型為影視演員,並於2014年客串韓寒執導的電影《後會無期》,扮演蘇米的弟弟。

  與偶像從網路一頭扎進現實不同。已在網路走紅的“緋色toy”選擇了在現實中儘量“隱身”。

  截至3月16日,微網志熱門話題“duang”的閱讀量已達3.7億次。《我的洗髮液》在B站上的播放達470多萬次,累計彈幕超過18萬條。

  這並沒給身在美國的製作者的現實生活帶來多大影響。“緋色toy”的主要社交活動,依舊是在週末和中國朋友“線上聚會”:聊天、打遊戲。偶爾他也獨自去街上逛逛。

  即便在虛擬空間,“緋色toy”也保持著“神秘”。他已在B站上獲得1.5萬個用戶關注,但他沒有繼續更新作品,也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在用戶簡介裏透露自己的微網志賬號。

  有人在B站私信他,説有視頻網站轉載了視頻,讓他去爭取版權;也有公司邀請他製作宣傳視頻;在微網志上,還出現了好幾個頭像和網名都與B站“緋色toy”相同或相似的賬號,其中有一個的簡介就是“duang”。對於這些,“緋色toy”表示都不在意。

  “我不想讓這件事影響自己的日常生活。” 他説。

  德雷塞爾大學有華人學生會,逢年過節會組織活動,但“緋色toy”不怎麼參加,只是從學生會那獲取一些資訊。現在,德雷塞爾大學華人學生會和整個費城的中國留學生幾乎都知道了“duang”,可能不少人還看過《我的洗髮液》,但他們不知道製作者就在身邊。

  “緋色toy”也沒有把視頻的事告訴父母。他爸媽知道“duang”,但沒想到這個流行詞會和自己的兒子有關。

  “我都不認識它了!” 指著《我的洗髮液》 ,“緋色toy”以驚訝的語氣笑道。

  他不曾料到,這個原本只屬於自己小圈子裏的詞語,會闖進父母這代人的大眾文化和生活裏。

  但網際網路這幾年的高速發展,已悄然瓦解了這種邊界。“緋色toy”早期只在小圈子裏傳播的視頻《千本成龍》,背景音樂是2011年日本視頻上傳者投稿到日本彈幕網站Niconico的原創歌曲《千本櫻》。

  在日本網路和中國的亞文化圈中,《千本櫻》是一首知名“神曲”,這首歌還衍生出了同名漫畫和小説。

  不僅如此,《千本櫻》的演唱者,基於聲音合成軟體的電子歌姬“初音未來”,已成為日本亞文化經濟中的一個現象:她沒有實體,只有形象,但可以和真人明星一樣代言廣告,利用全息技術開線下演唱會。而使用“初音未來”軟體創作歌曲的視頻上傳者,也可以通過發佈專輯等方式獲得收益。目前,中國市場也已出現類似的虛擬偶像“洛天依”。

  談及偶像“叫獸易小星”時,“緋色toy”解釋,自己不再關注他了,“因為他現在沒有頭髮了”,下一秒,他又追了一句,“才不是!”在動漫、遊戲等亞文化中,對這種反覆無常、表裏不一的行為,有一個形容詞:傲嬌。

  和“duang”一樣,“傲嬌”也已成為全網流行的新詞。而在《我的洗髮液》歌詞中多次出現的“特技/加特技”,最近也已成了網路上的流行搞笑用語。

  “‘duang’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們想的意思,就是我想的意思。” “緋色toy”有些狡黠地回答。

  2月24日,“duang”火起來時,成龍為房祖名理了發。而忘了2月18日是除夕、依舊在準備考試和修改視頻的 “緋色toy”,也從網路中回過神來,意識到現實中的自己很久沒理髮了。“明天就要去剪頭!” 他説。

  同時,他也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 “緋色toy” 其實是借用高中同學的賬號,因為上傳《千本成龍》時,自己沒有B站賬號。

  如今,雖然這個賬號火了,但他寧願自己的真實姓名和真正網名都“深埋在浩如煙海的網路資訊中”。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