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海鑫鋼鐵七月初或宣佈破産重組 李少帥遭遇倒戈

  • 發佈時間:2014-07-01 07:13: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山西省最大的民營鋼企海鑫鋼鐵自3月18日全面停産以來,已經百日有餘。期間海鑫鋼鐵3次傳出復産,現已經證實全部落空。《證券日報》記者近日親自前往海鑫鋼鐵所在的聞喜縣進行調查:公司復産遙遙無期的背後到底有什麼隱情?

  在聞喜縣,提到海鑫鋼鐵,人們的第一反應是,海鑫鋼鐵欠你多少錢。當地一位計程車司機在得知記者要去海鑫鋼鐵時脫口而出:“去海鑫鋼鐵要債嗎?”在得知記者並非債主時,這位司機略帶嘲諷地説,“不是要債去海鑫幹嘛呢?現在去海鑫鋼鐵的人大部分是要債的,前幾天把路堵得水泄不通。”

  討債信心全無

  債務償還比例或不足20%

  記者到達海鑫鋼鐵公司所在的聞喜縣,見到了之前和記者聯繫的海鑫建築工人蘇某,在問及海鑫欠其工程款一事時,他告訴記者:“復産根本不可能,要錢更是沒希望了,我們現在一得到海鑫有高層來辦公的消息,就到公司門口堵路,希望能見到有關負責人。但是見沒見到人都是一個回復,復産要等,要錢沒有。”

  蘇某是海鑫鋼鐵建築工人的代表。2008年,蘇某的建築隊承包海鑫鋼鐵一項建築工程,在工程完工後,海鑫鋼鐵一直拖欠著這個建築隊大約5000萬元的工程款,至今仍未歸還。

  蘇某表示,“我們也向當地政府反映過此事,海鑫鋼鐵在春節時付給我們7萬元,其餘未付清的打了一個欠條並蓋了章,允諾年後肯定付清。可是至今還是沒有回復,後來我們再去討説法,基本都是石沉大海”。

  記者從一位不願具名的海鑫鋼鐵相關人員那裏得到消息,海鑫鋼鐵7月初可能就要宣佈破産重組了。“從政府和法院那邊得到的消息説,海鑫鋼鐵可能即將要宣佈破産重組的消息了。”該人士向記者表示。

  據了解,一旦海鑫鋼鐵宣佈破産重組,按照法律程式,像蘇某這類債務可能會放在最後一個環節進行償還,而且償還比例不高。

  北京威諾律師事務所主任、金融證券投資律師楊兆全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司破産過程中,債務履行有兩種方式,首先是重整過程中,主要債權人會和公司進行協商,制定一個債權處置計劃,計劃若能通過,債權就對照計劃按比例進行償還。而如果重整失敗也就是説沒人接手,公司正式進行破産重組,公司的財産首先用於支付員工工資,國家的稅收在這之後,而像普通債權會放在最後一檔。施工費用、勞務費用以及銀行借款等都屬於普通債權,普通債權得到償還的比例都是很低的,一般都是低於20%,很多的甚至低於10%以下。”

  曾經鬧得滿城風雨的海鑫鋼鐵負債事件,莫非真的是要以破産重組畫上句號?

  記者試圖進入海鑫鋼鐵公司內部詢問詳情,不過公司以不方便回復為由拒絕記者採訪,隨後記者找到聞喜縣政府負責海鑫鋼鐵事件的工作人員,該人士表示,政府現在把重心放在找到願意接手海鑫鋼鐵的公司,爭取讓海鑫鋼鐵繼續運轉下去。

  “不是破産,而是在積極尋找願意接手的公司,最終希望海鑫能夠復産。”上述政府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但他拒絕透露哪些公司有意願接手海鑫鋼鐵。

  李少帥遭遇倒戈

  成行業負面典型

  説到海鑫鋼鐵破産的原因,套用一句網路流行語即可概括:“不作死就不會死”。

  “如果李兆會不是把重心都放在投資上,即使現在鋼鐵行業不景氣,但以海鑫鋼鐵之前所積攢下的‘余糧’來看,公司是絕對不會走到破産這一步的。”一位業內專家向記者表示。

  1987年,海鑫鋼鐵的創始人李海倉在聞喜縣建起了第一個合股經營的洗煤焦化廠,當時註冊資本僅為40萬元。而到2001年,海鑫總資産翻了十三番,利稅增長5000倍。達到年産140萬噸鐵、140萬噸鋼和75萬噸鋼材的能力。李海倉擔任全國工商聯副主席,當時被稱為“山西鋼鐵大王”。此時的海鑫鋼鐵在聲譽和公司實力上達到了巔峰狀態。

  2004年,海鑫鋼鐵還曾以納稅22756萬元位列中國私營企業納稅百強榜榜首;2005年,公司實現銷售收入70.14億元,凈利潤為2.13億元。2011年,聯合金屬網對全國民營鋼鐵企業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在李海倉時代,海鑫鋼鐵資産總額達40.36億元,凈利潤為4.13億元,在國內民營鋼企中排名靠前。

  而李海倉意外身亡,其22歲的兒子李兆會臨危受命,成為海鑫鋼鐵由盛轉衰的分水嶺。

  李兆會與其父親最大的不同是,他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繼續做鋼鐵,李兆會在留學期間主修的是金融,如果説李海倉是熱衷鋼鐵業的實業家,那麼李兆會更像是一名狂熱的投資家。他對於經營鋼鐵業務不感興趣,而是更熱衷於資本運作。

  從2004年開始,他成立了北京惠宇投資有限公司、北京嘉和投資有限公司等數家投資平臺公司,主要從事對基金、證券、影視等投資業務,他以北京為主要據點,曾經盛極一時的海鑫鋼鐵在聞喜縣的總部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個“空巢”。他與小他3歲的妹妹李兆霞在海鑫鋼鐵的平臺上,開始編織複雜而神秘的資本運作體系。他們以海鑫鋼鐵集團為基礎,打造出了“海鑫係”。

  據記者了解,2004年11月份,李兆會曾以海鑫旗下的山西海鑫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名義以5.9億元的價格,受讓中色股份所持民生銀行的1.6億股份,成為民生銀行的第十大股東。海鑫實業在2007上半年的牛市高點,拋售了手中民生銀行近1億股份,套現超過10億元。這也堪稱李兆會迄今為止最成功的投資。不過也有人透露,李兆會投資的功勞其實主要在其父親李海倉。

  而隨後爆出的海鑫鋼鐵負債百億元事件徹底撕下了海鑫鋼鐵看似華麗的外表。在海鑫員工張某眼裏,海鑫鋼鐵走到今天不是偶然。

  “海鑫欠款我們早已經司空見慣了,原料款、工程款、土地款以及工人工資欠著不還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只是一直都是捂著掖著沒曝光而已。”海鑫員工張某向記者表示。

  而此次海鑫鋼鐵在行業裏如此引人關注,我的鋼鐵網分析師徐向春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公司頗具傳奇色彩的發展經歷以及後來李海倉遇害,李兆會子承父業這些事情的發生都使得海鑫鋼鐵在行業裏顯得與眾不同。“海鑫鋼鐵在行業裏屬於規模比較大的鋼企,它的轟然倒下勢必會引起軒然大波。此外,海鑫鋼鐵的倒下也有其特殊性,它不是受行業低迷業內競爭激烈所淘汰,而是因為公司高層重心不在鋼鐵,而且負債金額之大,債務種類之多,都使得海鑫鋼鐵處於風口浪尖”。

  海鑫鋼鐵負債事件造成的負面影響也是不容忽視的,“這對民營鋼企、銀行和地方政府敲響了警鐘,如果海鑫鋼鐵破産,就説明鋼企確實已經進入一個優勝劣汰的階段。經營不善、資不抵債的企業會退出鋼鐵市場,銀行對鋼企的貸款以後肯定會更加謹慎,而這其實對目前鋼鐵行業來説就是雪上加霜。可能會使一些本可以生存下去的鋼企遭遇行業洗牌。”徐向春説道。■本報見習記者 王荊陽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