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1月30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何帆:從警員4214506到“司法燃燈者”

  • 發佈時間:2014-06-02 10:32:52  |  來源:中國民航報  |  作者:佚名  |  責任編輯:羅伯特

  ■衛毅

  這些年,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何帆因為翻譯收穫了名聲,也引來一些非議。比如,有人認為他沒什麼創作能力,只懂翻譯。

  在體制內,翻譯帶來的名聲,不見得全是正面作用。“一個體制內的法官,開公微、搞翻譯,肯定有人説閒話,這都是很難避免的。但我覺得,人活在這個世上,不要有太多束縛,有些事該做就做”。

  曾作為巡警,淩晨3時守著一車橘子

  1999年,何帆在武漢當巡警,編號4214506,工作經常三班倒。最痛苦的一個班,是半夜上班,淩晨3時50分下班。

  許多年之後,何帆翻譯完《九人》,在序言裏寫道:“我想把這本譯著,獻給一名警員編號曾經為4214506的武漢警察。”有的讀者看到這句話,在網上問他,這位警察是你的好朋友嗎?還有人問,這位同志是犧牲了嗎?

  其實,當年何帆是因為沒考上研究生才當了警察。

  “當時覺得真是淒涼,不知道未來會是怎樣”。何帆説,“學經濟學的同學大都去了銀行和證券公司。我當了警察,還是巡警。當巡警也就罷了,還不是跟犯罪分子搏鬥,大冬天的淩晨3時,看著一車橘子”。

  一年之後,何帆考上了研究生,幾年之後,他讀了博士,進入最高法院工作。

  有人問他,給某個時候的自己説一段話,你願意回到什麼時候去?

  “我説,忍一忍就過去了。”説到這兒,他笑了,一切都已過去。

  2008年至今,在繁重公務之餘出版9本譯著

  和大部分機關人員一樣,何帆清晨一到辦公室就要處理各種各樣的文件。“2008年到現在,一共出版了9本”。這是一個驚人的譯介數字。考慮到他在最高法院承擔的繁重公務,簡直可以用“嘆為觀止”來形容。

  與許多從事人文社科領域研究的人一樣,本科學經濟學的何帆不喜歡數學,在考研時,他改選了法學。“學經濟學的人喜歡通過數字解釋社會現象,但中國還不是一個完全用制度治理的國家,無法通過經濟學模型打造一個理想模式。相比之下,法律似乎更有用武之地。”

  而譯介工作讓他找到了一種相對合適的表達方式。他有一個習慣,每翻譯完一本書,都會很認真地寫一篇譯者導言,介紹這本書的作者、內容,以及與當下中國的關聯和意義。在眾多譯者導言中,他認為最能體現其思想的是他為《美國最高法院通識讀本》一書撰寫的導言。現在,他手頭正在翻譯的是《十二怒漢》的劇本。

  通過翻譯探討現實

  何帆翻譯的著作中,以《批評官員的尺度——〈紐約時報〉訴警察局長沙利文案》最廣為人知。“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這句被印在封面上的話,最早因為一位媒體人的引用而廣為人知。這句話來自於法國《費加羅報》的報頭。

  在翻譯法律題材作品之外,何帆也寫一些東西。比如,《我們該如何談論死刑》。“我自己審理過一些死刑案,但我不太説這些事。有一句話叫‘判決之外,法官無語’,你把判決書寫好,把道理説好,之後就不要再多説”。

  “判決一個人死刑的話,會不會有心理負擔?”我問何帆。

  “如果有心理負擔的話,那説明這個人不該死。如果你覺得這個人不該死,又判他死刑,那就有問題了。”何帆答道。

  何帆更關注死刑、公眾人物的隱私、沉默權等,他認為這些與中國現實密切相關,因此常有意識地選擇通過翻譯對中國現實問題進行探討。(原載《南方人物週刊》)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