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2月05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黨國英:“三農”之憂

  “三農”的良性發展應該是農業生産農場化、農村社會城鎮化與農民權利市民化。但現實的“三農”卻顯露令人憂慮的趨勢,筆者將其概括為農業公司化、農村莊園化與農民雇工化

  中國改革開放幾十年,農業進步是一大亮點;農業進步也支撐了國民經濟的整體進步。但今後中國農業現代化能否順利推進,似乎越來越成為一件令人憂慮的事情。

  廣義地説,“農業”這一概念所具有的廣大內涵,已經能夠在很大程度上滿足我們討論農業諸多相關問題的需要,但大概是因為受詞語排列魅力的吸引,人們現在更喜歡使用“三農”這個詞語,把農業、農民、農村並列起來,將其看做三方面的相對獨立的問題。這樣一種用語方式,倒也不無壞處,似乎能讓人們從較短的文字中,得到更多的資訊。

  以往我們曾經把三農問題概括為農業增産、農民增收、農村穩定問題,大略來説,這種概括現在也能説得通。但這個概括的缺陷是看不出問題的真實所在,甚至還可能引起誤解。筆者這裡提出另一種説法。

  中國農業所面對的是開放條件下的國際競爭力問題。制約我國農業産出增長的壁壘,並非土地與勞動的絕對量不足,而是農民對農産品價格的反應。例如,農民撂荒土地的面積大體與農産品價格有關。目前,國內農産品價格總體偏高,進口包括走私的壓力越來越大。降低我國農業成本,提升農業競爭力,有多種舉措,而最重要的是發展家庭農場,使專業農戶的規模不斷壯大。

  中國農民面對的是權利平等問題。公共品供應在城鄉之間嚴重不平等,與社會主義原則相背離,但這個事實偏偏發生在我們這個號稱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最嚴重的公共服務不平等是城鄉之間實行了歧視性的財産權制度。城市居民可以搞私營經濟,農民在農業領域偏偏必須堅持集體經濟,而且這個集體經濟還要不斷壯大。

  中國農村面對的是人口佈局調整、社會結構轉變的問題,説到底是面對一個逐步城鎮化的問題。這不是説中國村莊要完全變為城市,而是説在比較理想的狀態下,中國的一部分自然村要消失,一部分自然村會轉變為小型的專業農戶居民點,還有一些村莊會轉變為小城市,有更多的農民會進入各類城市。這個過程受政策的影響很大。從現在的變化趨勢看,前景不是那麼令人放心。

  概括説,“三農”的良性發展應該是農業生産農場化、農村社會城鎮化與農民權利市民化。這“三化”也是農業現代化的幾個關鍵所在。農業生産農場化給農業現代化提供了基本的産業組織基礎;農村社會城鎮化給農業現代化奠定高效率的市場供求關係;農民權利市民化則會為農業現代化提供基本的制度基礎。

  但是,現實的“三農”卻顯露令人憂慮的趨勢,筆者將其概括為農業公司化、農村莊園化與農民雇工化。做這樣的概括,並不是説我國已經完全形成了公司化的農業、莊園化的農村以及雇工化的農民群體,而是指現實政經體制缺陷扭曲、變形以後,為這種發展趨勢提供了某種條件,並使其已經顯露行跡。

  地方政府大多熱衷公司化農業。目前究竟有多少公司型企業涉及到田間生産環節,尚沒有官方統計數據,但從進入農業的企業基本都使用合作社的招牌看,數量應該不少。目前我國合作社數量近100萬家,其中示範社在10萬家左右,而達到示範社標準的多有公司背景。按筆者的調查,公司化不見得比家庭農場有更高的效率。差不多在1000畝以上的公司農業,都會出現土地分包的情形,否則管理成本會非常高昂。反過來説,一個農業生産單位一旦出現土地分包情形,就意味著出現了因規模過大而發生的“不經濟”問題。一些公司化農業投資者直接或間接從農民那裏以較低的租金率拿到土地,借助政府的財政支農項目對土地進行大規模整理,然後再高價出租給實際農業生産者,自己從中凈賺一筆。在有的地方,土地的一進一齣所産生的差價可以達到3倍以上。這種以套取國家農業補貼為目的的公司不會認真從事農業經營。分包農戶因為土地租約期較短,也沒有長期經營行為。

  農村莊園化則是新農村建設中的一個不和諧片段。近些年,一些地方在優化農地利用上有過一些比較好的做法,保持甚至增加了耕地面積。但也有一些地方出現了在優質耕地上借發展“都市農業”、“觀光農業”、“有機農場”、“文化農村”的名目建造私人或集團莊園的現象。一些機構在農村圈地建立自己的“基地”,而所用名義也是發展現代農業。還有一些地方政府花鉅資打造“新農村樣板”,實際卻沒有多少示範意義。某地竟然花四五千萬將一個人口不到20戶的自然村“包裝”為精品村莊,其中包括超出自身需要的公共設施。所有這些農業形式均非市場化農業,其實是滿足少數人需求的莊園經濟。這種勢頭如果繼續蔓延,中國農業的平均真實成本只能越來越高。

  因為公司化農業與莊園經濟的興起,我國農業領域的雇工人數出現增長勢頭。一些地方官員經常説農民獲得了多種收入,有工資收入、租金收入、補貼收入,因此以為是好事,遂大力推動農業雇工經營。但據筆者在國內外調研、訪問,可認定一般農業田間生産如採用雇工生産方式,其效率會很低。歐美家庭農場的勞動力不足使時,也會請人參與,但通常會以聘請“合夥人”的方式來操作,而不是按計時工發工資。國內有的專業農戶給筆者講過一些生動的故事,説明農業雇工經營與家庭農場經營之間的巨大差異。

  依筆者之見,為提高我國農業競爭力,促進農村社會轉型,應遏制農業公司化、農場莊園化、農民雇工化趨勢。政府對相關行為可以不強力禁止,但決不可鼓勵,尤其不可將支農資金投到有這種趨勢的當事人手上。□黨國英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