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9月16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網際網路金融,監管政策莫誤讀))

  

  硝煙四起的網際網路理財市場對金融監管帶來新的挑戰。

  徐 駿作(新華社發)

  3月11日,中信銀行與騰訊、阿里巴巴宣佈即將聯合推出網上虛擬信用卡,客戶通過現有的支付寶或微信賬號可以實現信用卡線上“即申請、即發卡、即支付”,自動開卡並綁定快捷支付後,就可用於網上購物。而二維碼(條碼)支付也已滲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不少商場和超市推出掃碼支付,只要輕鬆“掃一掃”,就能直接通過支付賬戶付款。

  可是,此前有關媒體報道了多起二維碼支付中消費者賬戶資金被盜事例。虛擬信用卡可能帶來的體驗還未嘗到,央行便暫停了這兩項業務。“暫停”風潮未平,央行尚在起草過程中的《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又在網上被披露。

  對此,市場各方説法不一。贊成者認為,應當加強對網際網路金融的管理,促進其健康發展。反對者則認為,這些政策説明央行對網際網路金融的“觀察期”結束,監管開始加碼。還有人甚至認為,這些政策是為了保護中國銀聯、商業銀行的利益。他們分析,第三方支付機構將線下支付轉到線上,繞開了銀聯繫統進行轉接清算,也相應減少了線下支付過程中銀聯獲取的手續費收入,這才是央行暫停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條碼)支付的主因。

  事實究竟怎樣?應當如何正確看待這些網際網路金融“新政策”?本報記者採訪了央行、市場機構和專家學者。

  ●防範風險、保護消費者權益是央行的初衷

  專家認為,二維碼如能通過金融行業相關安全認證,還是有可能再次啟動。能否重啟虛擬信用卡,取決於其缺陷能否彌補

  面對爭議,不少專家坦言,市場對這些監管政策的理解有誤讀的成分。二維碼(條碼)支付、虛擬信用卡只是暫停而非叫停。防範風險、保護消費者權益是央行出手的初衷。

  目前二維碼支付的確存在一些風險隱患。“二維碼支付安全性屏障不夠,網銀支付一般在支付密碼之外,要求客戶輸入短信驗證碼作為輔助驗證,而二維碼支付只需輸入支付密碼就能完成。另一方面,如果智慧手機感染病毒或木馬,支付賬號和支付密碼極有可能被洩露,二維碼資訊也可能被篡改,導致收款賬戶和支付金額被修改。” 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説。

  “為什麼環顧全球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沒有二維碼支付大規模應用的案例?答案是目前金融級應用的二維碼認證通用標準還未完整構建,缺少第三方安全檢測和認證體系。”中國銀行電子銀行部助理總經理董俊峰説,相對銀行卡收單的POS通用認證體系,目前還沒有權威機構可對各家網際網路企業推出的二維碼認證演算法或線下掃碼機具做安全認證。中國是一個億級客戶基數的市場,如果貿然大規模推廣二維碼支付,會帶來惡意篡改、交易抵賴等諸多損害消費者利益的可能性。

  黃震認為,未來二維碼支付如能通過金融行業相關安全認證,保證其操作和支付指令的安全性,還是有可能再次啟動。

  而虛擬信用卡省去和弱化了發卡風險控制的關鍵環節,同樣有風險隱患。“目前線下信用卡發卡應遵循‘三親’原則,即親見申請人本人、親核申請人身份證原件、親見申請人本人簽字。但即使這樣,在實體信用卡中仍然會有風險事件發生,更何況無法遵循‘三親’原則的虛擬信用卡?”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秘書長蔡洪波説。

  蔡洪波指出,如果現在就允許虛擬信用卡發行,不僅可能衝擊金融賬戶實名制,埋下洗錢、套現等風險隱患,還會與商業銀行櫃檯發行的實體信用卡監管標準不一致,對執行現有監管標準的商業銀行來説是不公平的。“未來重新啟動虛擬信用卡,取決於這兩個‘缺陷’能否彌補。我判斷,即使允許啟動虛擬信用卡,由於其‘弱實名’的特點,恐怕在功能、金額上也會作點限制。”

  ●網路支付新政策一定會在監管部門、支付機構、消費者三方達成共識的基礎上最終出臺

  未來將廣泛徵求公眾意見。如果消費者認為賬戶功能和具體額度不合理,還可以相應修改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余在接受本報獨家採訪時表示,對網路支付業務制定專門的管理辦法是央行與業界的共識,在此基礎上,央行與業界已經互動3年了,目前對賬戶功能劃分和實行額度管理也是屬於進一步的共識,但在具體功能劃分和具體額度限制方面,業界不同機構之間就有分歧,還需做進一步的溝通和論證。網上流傳的《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就是央行和一些支付機構之間進行點對點溝通的最近工作底稿,可以肯定地説,這個辦法的重心不在具體額度設定上,而是在業務及流程的各類風險控制上。

  “網際網路金融是為大眾服務的,我們認為,與社會公眾的溝通和與網際網路金融機構的溝通同等重要。將來在央行和支付機構達成共識的基礎上,《管理辦法》還將廣泛徵求公眾意見。如果消費者認為賬戶功能和具體額度設置不合理,無論是過松還是過緊,均要對相關條款作相應的調整。總之,一定要在監管部門、支付機構、消費者三方之間尋求‘最大公約數’,在達成共識的基礎上最終出臺《管理辦法》。”劉士余説。

  網上流傳的《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也折射出央行對第三方支付定位的思考。“《管理辦法》中的‘轉賬’是指沒有任何交易背景的個人匯款而非買餘額寶等行為。對這種‘轉賬’業務的限制,可能是監管部門想儘量減少弱實名的支付賬戶間的劃轉,並非限制個人消費購物。簡單説,就是你可以將第三方支付作為通道進行支付,但不希望你把銀行的錢充到第三方支付賬戶裏去,然後再在這些支付賬戶裏劃轉。”仁和智本資産管理集團合夥人陳宇説,由於網路支付是“弱實名”,因此從反洗錢等角度出發,央行應當將沒有交易背景的大額匯款引導到“強實名”的商業銀行中去進行。事實上,世界各國都嚴格監管大額支付行為,國外的標準還高於中國。

  陳宇認為,第三方支付應當回歸其設立的初衷,即作為商品交易的支付工具,立足小額支付。“當初給第三方支付頒發牌照是因為它更多是一種通道型支付。所謂通道型支付,就是立足商品交易,幫助資金更好地流轉,而不是截留資金或是資金對資金的純粹劃轉。”

  ●鼓勵網際網路金融發展創新的理念、方向、政策沒變

  既然是創新,就肯定有失誤和風險。我們既要包容失誤,同時也要防範風險

  “央行暫停虛擬信用卡主要是為了維護市場的公平競爭。如今線下實體信用卡監管標準相對嚴格,如果虛擬信用卡適用條件寬鬆,借助網際網路企業積累的數億支付用戶,發行虛擬信用卡的銀行就會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引起競爭格局突變和相關利益調整。作為金融主管部門,央行理應維護公平的市場規則和秩序,對違反原有規則的行為進行監管。在美國,如果有金融機構擅自突破已有監管規則,不僅相關行為會被叫停,而且還會受到重罰。”黃震説,至於二維碼(條碼)支付,目前已經出現了一些風險苗頭,屢有用戶投訴,央行等金融主管部門理應及時採取必要的監管措施,保護消費者權益。

  “一句話,央行不是為了所謂銀聯、銀行的利益而出臺、醞釀新政策。作為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人民銀行更多考慮的是維護金融市場秩序及防範金融風險、保護消費者權益。”黃震説。

  這些新政策也不代表央行對網際網路金融的態度發生了變化。“應當説,央行鼓勵網際網路金融發展創新的理念、方向、政策沒有改變,網際網路金融是包容性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有旺盛的市場需求,應當給予支援,也應當佔有相應的市場份額。”黃震説。

  創新和風險總是相伴相生。央行認為,在積極支援和鼓勵網際網路金融創新發展的同時,也要清醒認識到網際網路金融蘊藏的風險,認識到網際網路金融的金融功能屬性和金融風險屬性,應當通過適度監管的各項措施將潛在風險控制在可預期、可承受的範圍內,促進以創新為動力的這一新型金融服務業態在可持續的軌道上健康發展。

  “網際網路應用的大眾化和金融服務的普惠功能提升已經呈深度融合、相互促進的大趨勢,網際網路金融是創新的産物,既然是創新,就肯定有失誤和風險。一切有利於包容性增長和實體經濟發展的金融服務創新都應當受到尊重。我們既要包容失誤,又要防範風險,堅持底線思維,才能處理好創新、發展與風險之間的關係。” 劉士余強調。

  • 來源:人民網 作者: 田俊榮 歐陽潔
  • 編輯:羅伯特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