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8月19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向“窮人”發放貼息貸款: 普惠金融在中國貧困地區起步

  新華網蘭州12月23日電(記者 連振祥)如果不是中國農業銀行甘肅分行的雙聯惠農貸款,甘肅省甘南碌曲縣尕海鄉尕秀村15年沒有從銀行貸到款的情況還會延續下去。

  牧民貢保甲平生首次從農業銀行貸款5萬元,購買了10余頭牛,擴充了自己的牧場。在尕秀這個有365戶牧民的藏族村子裏,今年底將會有104戶牧民和貢保甲一樣,首次享受到總計805萬元的政府貼息貸款。

  去年下半年,中國農業銀行甘肅分行將58個貧困縣的特困戶納入視野,為普惠金融探路。

  “截至12月20日,已累計為11.41萬戶貧困戶發放了76.04億元貸款。”中國農業銀行甘肅分行行長許錫龍説。

  所謂普惠金融就是,那些傳統金融機構原本不願或不能提供金融服務的弱勢群體,將得到更多的金融支援,將全民納入金融體系。這個聯合國2005年提出的理念,今年成為中國的一項改革新要求。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要“發展普惠金融”。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杜曉山説,從中央的正式文件看,這是第一次提到普惠金融。

  中國貧困地區的農民,由於缺乏擔保或抵押,要想得到貸款很難。農村金融機構少、運營成本高,涉農貸款利率普遍大幅上浮,農民利息負擔重,貸款貴。杜曉山説,弱勢群體被排斥在傳統金融服務之外,其負面效應就是導致兩極分化,普惠金融的重要性由此得以凸顯。

  去年8月份,甘肅嘗試破解普惠金融的瓶頸。中國農業銀行甘肅分行和甘肅省財政廳聯合推出了專門針對困難群眾的雙聯惠農貸款專屬信貸産品,農業銀行連續5年、每年安排60億元信貸資金,支援甘肅58個貧困縣的農戶、專業合作組織和農業産業化企業發展。

  甘肅省財政廳廳長張勤和説,為使這項産品普惠更多貧困農戶,政府著重降低了貧困戶的信貸成本。記者了解到,甘肅各級財政注資,在每個縣組建一個政策性擔保公司,為農民貸款提供擔保,省級財政對農民貸款全程全額貼息。農業銀行對貸款執行基準利率,並與地方政府聯合組建擔保調查團隊,開展貸前調查、貸後管理和貸款收回。

  許錫龍説,農業銀行執行基準利率,每年給農民讓利2億元,5年將讓利10余億元,甘肅省財政全額貼息,5年貼息18億元。

  低成本信貸使雙聯惠農貸款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迅速成為覆蓋面最寬的産品。古浪縣高峰村全村80戶村民,66戶貸到了雙聯惠農貸款,用於發展暖棚養殖和大棚蔬菜。村支書楊生涌説,很多農戶是平生第一次在銀行貸款。在合作市勒秀鄉麻木索那村,全村127戶藏族牧民中,除低保戶外,有117戶貸到了507萬元的貸款,是當地貸款覆蓋率最高的村。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認為,雙聯惠農貸款為推動普惠金融進行了積極探索。

  一些現象表明,中國普惠金融體系近兩年已經開始變革,普惠金融的提供者從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農信社等,逐步擴展到小額貸款公司、信託公司等,受助對象也從貧困農戶擴展到中低收入的小微企業主等高成長群體。

  杜曉山説,普惠金融還有欠缺,目前仍然是80%的金融資源,服務著20%的非普惠金融需求。

  許錫龍認為,普惠金融本質上要通過技術和行銷創新,降低享受金融服務的門檻。如何讓金融服務覆蓋到所有老百姓,如何讓金融機構為最低端群體服務實現商業可持續,這是普惠金融要破解的難題。

  許錫龍説,雙聯惠農貸款面向的是甘肅58個貧困縣、8790個貧困村、40余萬特困戶,而政府貼息和銀行實行基準利率,以及連續5年每年60億元的信貸規模,使普惠金融可持續服務成為可能。

  對於中國可持續普惠金融體系的構建,杜曉山認為,應從宏觀、中觀和微觀三個層面來推進。“微觀主要是放寬金融機構的準入,中觀體現為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包括徵信體系、評級體系和資訊管理系統等,而宏觀則是政府政策和法規的完善。”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