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8年11月17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日本消費稅上調幾率增大

  日本官方定於12日公佈4至6月國內生産總值初值。市場普遍預測,在“安倍經濟學”的推動下,二季度日本G D P增速有望在3%以上,將成為安倍政府上調消費稅的重要籌碼。

  共同社對日本經濟學家的預測調查顯示,4至6月日本G D P增速經通脹調節後按年率計算大約為3%,超過日本政府此前為提高消費稅設定的參考目標。日本經濟研究中心此前對41位經濟學家的預測調查顯示,4至6月日本經濟將增長3.03%。

  另外,根據接受道瓊斯調查的17位經濟學家的預期中值,在國內需求和出口增加的支援下,日本4至6月G D P折合成年率可能增長3.6%。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受訪經濟學家們表示,日本4至6月經濟增幅中約三分之二可能來自國內需求的 貢 獻 。 其 中 , 商 業 投 資 或 較 前 一 季 度 增 長0.6%,為六個季度以來首次實現增長。此外,受日本股市表現強勁提振,佔G D P比重60%左右的消費支出料增長0.5%,為連續第三個季度增長。經濟學家們還稱,由於2月推出的13萬億日元額外支出計劃開始奏效,政府基礎設施投資或增長2.8%,為三個季度以來最快增速。

  日本計劃在2014年4月將消費稅從5%上調至8%,在2015年10月上調至10%,其中重要的觸發因素就是日本實際G D P增速在2011財年至2020財年的平均值應保持在2%左右。儘管G D P增速並非提升消費稅的綁定因素,但安倍政府閣員多次表示,將把這一指標作為重要考量指標。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此前公開表示,政府將在今年秋季就是否提高消費稅作出決定。安倍強調,提高消費稅率是重建日本財政的重要手段,政府將在密切注視宏觀經濟形勢、特別是今年第二季度經濟數據後做出“適當決定”。

  日本今年第一季度實際經濟增長率換算成年率達4.1%。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二季度G D P增長率符合預期在3%以上,那麼安倍政府提升消費稅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安倍政府內部目前就是否按時提高消費稅存在分歧。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上周舉行的議息會議後表示,日本經濟形勢良好,若推遲國內消費稅上調計劃將犯下大錯。黑田東彥認為,日本政府應繼續推進明年4月起上調當前5%的消費稅的既定計劃。他還認為,日本經濟足夠穩健,可以承受增稅帶來的負面影響。日本經濟大臣甘利也明示,日本除了上調銷售稅沒有其他選擇。甘利説,安倍內閣將盡最大努力改善經濟,以便推行這項計劃。

  與此同時,安倍政府內部有聲音對消費增稅表示擔憂,認為容易導致消費急劇降溫,從而使“安倍經濟學”中途夭折。有報道援引伊藤忠商事株式會社首席經濟師丸山義正的話説,如果經濟在提高消費稅後陷入衰退,市場將對“安倍經濟學”打個大問號。國際評級機構標普也發出警告,提高消費稅可能會扼殺日本經濟近期取得的改善。

  瑞穗綜合研究所一份測算報告顯示,如期提高消費稅率,將使2014財年至2016財年的日本實際G D P減少1.2%至1.6%。日本政府的經濟學家預測,如果按計劃在2014年4月將稅率從5%提高到8%,那麼下一財年經濟增長率將放緩至1%,而一些私營部門的經濟學家預測,日本將重新陷入衰退。安倍經濟智囊、內閣參與濱田宏一曾多次表示,考慮到消費增稅對日本經濟的衝擊,政府應慎做決定。只有未來兩個季度年化G D P增速仍然維持在4%水準,日本才可以按照計劃提高消費稅稅率。

  此外,儘管經濟數據亮眼,凍結消費稅率上調也存在市場風險。日本公共債務相當於G D P的230%以上,但日本國債仍能維持低利率,主要緣于市場認為日本通過提高消費稅率仍有財政增收餘力。一旦市場對日本政府改善財政努力的信心動搖,日本國債可能遭到拋售。日本財務省日前表示,第二季度日本中央政府債務首次突破1千萬億日元大關。截至6月底,日本中央政府的未清償債務 總 額 為1 0 0 9萬 億 日 元 , 超 過3月 底 時 的991.601萬億日元。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 F)日前發表針對日本經濟改革的報告稱,如果“安倍經濟學”得到完全實施,將會發揮作用,日本經濟將得以重振,但大膽舉動若未成功,將會成為世界經濟最大的風險之一。IM F指出:“如果不能重新平衡經濟增長來源,從出口和投資轉向國內消費,很可能導致劇烈而持久的經濟增長放緩。”這很可能使全球經濟增長速度降低1.5個百分點。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