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01月18日 星期六

財經 > 新聞 > 專家視點 > 正文

字號:  

陳鳳英:上海發展應定位於“紐約型”

  倫敦、紐約、香港、新加坡,之所以成就今日的地位,各有其歷史淵源。

  “倫敦、紐約兩大金融中心,在形成之初都依託了母國的強大實力作支撐。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説。倫敦得益於英國19世紀工業革命後造就的工業實力,英鎊又是當時的國際主要貨幣;紐約則背靠19世紀後期到20世紀之間的“美國世紀”,尤其是兩次世界大戰以後隨著英國的衰落,美國強勢崛起,國際貨幣體系以美元為中心,迄今仍未改變。因此,倫敦和紐約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是英國和美國的世界強國地位提供了堅實有力的後盾。

  “香港和新加坡之為自由港,正如其名,是以自由為依存,重在開放、法制、透明。 ”陳鳳英説。

  在功能定位和資源稟賦上,四座城市也各有“比較優勢”。

  倫敦和紐約各擅所長,陳鳳英介紹,紐約的強項在於期貨交易,憑藉美元作為結算貨幣的有利條件,掌握全球石油等大宗商品的定價權;而在貨幣交易上,倫敦又比紐約更勝一籌,無論是銀行間交易,還是貨幣、外匯、保險、票據的買賣,倫敦都首屈一指。

  香港和新加坡的自由港角色也是同中有異。香港的“金融中心”色彩比新加坡更為明顯,尤其是借時差與倫敦、紐約更好地形成互補。而且,香港在地緣位置上背靠中國大陸,後者既為其提供資源,又是其一大市場。新加坡借助港口多的優勢,發展貿易和海運。 “從這一點説,香港比新加坡更具競爭優勢。 ”陳鳳英説。

  無論是金融中心,還是自由港,都讓四座城市獲益良多。

  憑藉完善的金融體系和立法、高度透明的監管制度,倫敦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沒有隨風而去,仍為英國創造了大量財富,英國財政收入的三分之二都來自金融中心的産出。憑藉紐約的“金字招牌”,金融危機後,華爾街的虛擬經濟率先復蘇。自由港地位讓香港保持了經濟持續發展的良好態勢。新加坡的經濟騰飛更是明顯受益於自由港,日本經歷了“失去的20年”,南韓也受到金融危機打擊,唯獨新加坡幾乎總是立於不敗之地。

  陳鳳英認為,上海的城市定位應更接近紐約類型,即一座擁有巨大經濟影響力的城市,成為經濟、金融、貿易、航運“四個中心”。以金融中心為例,上海已有歷史積累。解放前,大批外資銀行就進駐上海,上海已類似于自由港形態。改革開放以後,上海金融發展起步也早,浦東陸家嘴已成為央行主要機構、國際各大銀行和金融機構的駐紮地。因此,上海應該像紐約那樣是全方位的金融中心,特別是未來要掌握商品定價話語權。而且,上海更具備“紐約化”的特點和條件。最顯而易見的就是地理優勢相似。上海和紐約都是港口城市,航運、海運、物流發達,便於開展貿易,這是倫敦所不具備的。

  不過,陳鳳英指出,上海成為“紐約型”城市的前提之一是人民幣國際化。當然,這一進程非一蹴而就,至少需要20年時間。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