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天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A股走出“政策市”

2020-10-20    中國網財經 記者 李春暉

  編者按:

 

  自1990年滬深交易所開業至今,中國資本市場已經步入第三十個年頭。三十年來,中國資本市場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在改革與開放的雙重動能下破浪前行,成為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也是全球經濟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嚴峻考驗之年。“三十而立”的中國資本市場如何在中國經濟疫後復蘇中發揮作用?過去經歷過的挫折、走過的彎路,對市場未來發展提供哪些啟示?改革開放不止步,而立之年再出發,未來的道路又該怎麼走?

 

  為了探尋答案,中國網財經推出“三十而立·再出發——中國資本市場三十週年特別報道”,專訪資本市場三十年改革發展的親歷者和推動者,為新時代資本市場健康發展建言獻策。

 

  老股民在談起A股歷史時,總會提到一個詞——“政策市”,意指政策左右股指漲跌。這一現象在上世紀90年代較為明顯。當時資本市場處於幼年期,各方參與者也不成熟,監管部門難免“過於呵護”。

 

  此後三十年間,《證券法》持續修訂完善,資本市場法治愈加健全;股權分置改革使A股步入“全流通”,註冊制試點終結“炒殼”,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QFII、滬港通、深港通……資本市場雙向開放持續推進,加速與國際接軌。“政策市”的特徵越來越淡化。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在接受中國網財經專訪時表示,中國資本市場成長到今天,已經是一個相對比較成熟的市場。交易所、券商、審計師、會計律師事務所等市場主體和仲介機構逐步建立健全、成熟壯大,政策直接干預市場的必要性越來越低;監管部門也明確了“建制度、不干預、零容忍”,回歸監管本位。

 

  “這個時候中國資本市場再用‘政策市’來管理已經不是很必要了。”滕泰稱。

 

  三十年成長,走出“政策市”

 

  何為“政策市”?如果只是政策出臺後對股市造成某種程度影響的話,尚不足以稱之為“政策市”。

 

  滕泰表示,政策本身就是一個影響資本市場運作的重要因素,即便在發達國家的成熟市場也不例外。是否具備“政策市”特徵,關鍵在於是政府部門以行政手段直接干預股市,還是以市場化的方式參與。

 

  “如果是政府部門以人為製造牛市為目標,或是認為市場有‘泡沫’直接喊話、出手打壓,這叫‘政策市’。”滕泰稱,“但如果是運用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進行宏觀調控,或是推動法治建設和制度創新,提高市場透明度,培育市場主體,進而對股市漲跌産生影響的話,這種情況是合理的,是不違背市場規律的。任何國家都會如此。”

 

  滕泰表示,“政策市”現象在上世紀90年代比較明顯,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這個階段的必然産物。

 

  在我國資本市場誕生初期,由於市場不成熟,法治不健全,投資者缺乏風險意識和專業知識,出現了一系列在今天看來“不可思議”事件:深圳“8.10”事件、“327”國債期貨事件等等。一些事件不只影響到股指走勢,甚至關係到證券市場的存續和社會穩定。

 

  “在市場主體發育不完善時,政府多管,從某種程度也體現了一種‘呵護’。” 滕泰稱,“但有時就容易管過界,變成政府説了算,而不是市場説了算。”

 

  如今的中國資本市場,與誕生初期已不可同日而語。滕泰表示,過去三十年中,一系列重要改革舉措使資本市場沿著法治化、市場化、國際化的軌跡不斷成長:

 

  1998年《證券法》出臺,中國資本市場法治建設有了跨越式進步,對市場從不規範走向規範具有重大意義。一些坐莊、操縱市場等違法行為,在有了《證券法》之後得到糾正和改善。

 

  2005年,具有裏“程碑式”意義的股權分置改革啟動,中國資本市場告別了法人股、國有股不能流通的“瘸腿”走路階段,成為一個全流通的市場。

 

  同年,肩負著證券承銷、交易、並購、産品創新等重要任務的市場仲介機構——券商開啟行業“洗牌”。一些違法違規、經營不善的券商主體退出市場;更多競爭力強勁的券商機構在兼併重組中崛起,並迅速發展壯大。

 

  此後數年,創業板、新三板相繼開板,滿足不同發展階段、不同類型市場主體融資需求的多層次資本市場框架逐漸確立。

 

  2019年、2020年,科創板註冊制、創業板註冊制相繼實施,中國資本市場在發行上市方面朝著市場化又邁進一步。

 

  經過三十年發展,市場化觀念已深入人心,“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成為既定發展戰略和全社會共識。證券監管部門也真正找到了自身定位——“建制度、不干預、零容忍”,堅持市場中性,回歸監管本位。

 

  多年來,中國資本市場國際化程度越來越高。90年代推出B股、2002年QFII機制啟動、2014年滬港通啟動、2016年深港通開通……資本市場雙向開放的力度和範圍不斷增加。

 

  “這些年,我們看到了一個行政干預越來越少、市場化程度越來越高、市場主體持續發展壯大、國際化水準不斷提升的資本市場。”滕泰表示。

 

  “中國資本市場成長到今天已是一個比較成熟的市場。”滕泰稱,“這個時候用‘政策市’來管理已經不是很必要了”

 

  不以“牛”“熊”論英雄

 

  在中國資本市場三十年曆程中,出現過多輪牛市和熊市,總體上看“牛短熊長”。這成為不少股民詬病中國資本市場不成熟、不健康的依據。

 

  什麼樣的市場才是一個健康的資本市場?牛市或熊市是判斷標準嗎?

 

  滕泰表示,不能完全以牛、熊來判斷資本市場是否成功,但也不能完全否定牛熊市的指徵意義。“市場是牛是熊不是最重要的,但長期熊市肯定是不健康的,它必須得正確客觀的反映中國經濟增長的成果。”滕泰稱。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經濟總量躍居世界第二,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實現歷史性跨越;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30%,日益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之源、穩定之錨。

 

  滕泰表示,資本市場為中國經濟增長做出了重要貢獻。首先在融資功能方面,無論是國有企業還是民營企業,都可以通過上市融得發展資金。中國的上市公司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支柱力量,每個行業具備一定規模的企業基本都已實現上市。

 

  其次,資本市場推動了中國股份制改革以及上市公司法人治理結構的改善,對於推動國企改革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曾經比較原始狀態的創業企業,通過上市實現了治理結構的完善,也建立了更好的股權激勵機制,引進了更多人才。

 

  第三是投資功能。“1998年以前沒有規範的證券投資基金,主要個人散戶為主。1998年以後開始有公募基金,後來又有保險公司、社保等等入市。通過30年發展,通過機構入市、以公募基金方式入市的投資者,獲取了不錯的投資回報。”滕泰稱,“但是資本市場的投資功能也有不足,就是很多個人投資者可能並沒有取得預期收益。從指數的漲幅來,沒有真正反映中國經濟這30年增長的巨大成果。”

 

  “如果一個資本市場,在國家經濟如此高速發展的30年,多數投資者是賠錢的,或者指數沒有客觀地反映經濟增長成果,那也不行。”滕泰稱,“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目前這種狀況在逐漸改變。”

 

  “在對待牛熊市的態度上,監管部門容易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以前是‘牛市情結’,認為只有牛市才能反映資本市場建設成果。2015年‘杠桿牛’破裂以後,有些人開始怕牛市,牛市漲上去以後,萬一再崩了怎麼辦?我覺得這個思維也是錯誤的。不能在旱天的時候防澇。”滕泰稱。

 

  “我們不能天天干預去刺激牛市,也不能光喜歡熊市,一漲就去打壓、就害怕,一跌就心裏踏實,這也是錯誤的。”滕泰表示,“所以説不能以牛熊來判斷資本市場的是否健康,但是長期熊市肯定不健康。健康牛、慢牛、能夠反映中國經濟增長成果的牛市,才是真正健康的資本市場。”

 

  怎樣才能讓股市走勢真實反映中國經濟增長成果?滕泰認為,應該繼續推進市場的法治化、市場化、國際化。“其中法治化是最重要的。市場化與法治化相輔相成。讓市場來發揮主導性作用,減少行政干預,培養足夠的市場主體。再通過國際化提高開放水準和透明度,推動法治化和和市場化進程。”

 

  成為疫後復蘇的“穩定器”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全球經濟陷入二戰以來的最嚴重的衰退。中國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通過全國上下共同努力,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率先復蘇,前三季度經濟增長由負轉正。

 

  但是當前境外疫情形勢仍然比較嚴峻,國際環境不穩定、不確定性仍然客觀存在,國內有效需求仍然不足,地區、行業、企業的恢復還不均衡。經濟持續向好的基礎還需要進一步鞏固,需要各方共同發力。

 

  在中國經濟疫後復蘇中,資本市場發揮什麼作用?

 

  滕泰表示,資本市場發揮著經濟“穩定器”的作用。這一點在上半年已經有所體現。年初疫情防控形勢最為嚴峻的時候,中國資本市場經受住了考驗。“中國股市除了春節後開市首日跌了一下,之後很快就恢復性上漲,到目前來看比較穩定。同時,監管部門應對也比較得體,沒有出現不穩定或者是不理性的狀況。”

 

  滕泰認為,在疫情衝擊下,中國的股市保持穩定,沒有出現大幅下跌,還出現合理上漲,目前來看行情越來越活躍,下半年繼續看好。這進一步説明瞭中國資本市場已經成長為一個相對比較成熟的市場。

 

  此外他表示,資本市場的融資功能在疫情期間乃至現在,沒有受到什麼影響或者變化。“科創板上市的速度還在加快,越來越多的創新企業正在通過資本市場獲得他們必要的融資。那麼投資者的話,尤其是機構投資者,通過購買公募基金的投資者,在上半年都取得了豐厚的投資回報。”

 

  滕泰認為,資本市場的穩定對於疫後促投資、穩消費都有重要作用。

 

  “資本市場如果上漲了,民間投資就會活躍。舉例來講,企業家想要擴大業務範圍時,可以新建一家工廠,也可以在資本市場收購一家已有的工廠。當資本市場估值上漲時,收購不如新建划算。所以資本市場估值上漲有利於促進新增新項目投資。”

 

  其次,資本市場的穩定具有穩消費功能。“消費跟收入水準正相關,財産性收入是居民收入重要的組成部分。”滕泰稱,“目前A股開戶數有1.6億,按每個股民背後有三口之家來計,代表著將近5億家庭成員,這還不包括通過購買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入市的投資者。如果這5億人通過股市上漲實現財産性收入增加,那麼這就是穩消費的重要力量。”

 

  “因此對於實現中國經濟的持續復蘇,保持資本市場的穩定、活躍乃至‘慢牛’是非常重要的。”滕泰表示。

 


出品人:張世福

總監製:陳曉芬

製片人:楊威

策 劃:李春暉 暢帥帥

編 導:劉津池   攝 像:劉津池 趙金博

設計製作:崔志梅 楊雪 暢帥帥


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