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9月22日 星期天

博鰲熱議結構性改革 專家:産業應更大規模創新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9日在博鰲亞洲論壇2014年年會上表示,“4萬億2.0版”出臺的可能性空間明顯收窄,其副作用、社會不認同度明顯上升。200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埃德蒙·費爾普斯表示,為了規避“中等收入陷阱”,中國應對絕大部分産業進行更大規模的創新。

  反週期調控空間收窄

  賈康表示,從資源配置角度來説,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政府應更好地發揮輔助性作用。中國應對亞洲金融危機、世界金融危機衝擊後,更多地吸取西方主流經濟學思想,使用凱恩斯主義主導的反週期調控,但再往前走的空間明顯收窄。“4萬億2.0版”出臺的可能性空間明顯收窄,其副作用、社會不認同度明顯上升,但也不否定此前4萬億經濟刺激實踐的很多可取之處。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張維迎在談及2008年的4萬億經濟刺激政策時表示,由企業家創造真正的需求,而不是提供貨幣形式的需求,經濟才能持續發展。企業家的判斷可能會出錯,但如果企業家整體犯錯就遇到了金融危機,一定是受到了政策的誤導。

  耶魯大學金融學教授陳志武認為,儘管4萬億計劃對中國的長期影響還不確定,但當前中國需要通過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修復4萬億計劃帶來的結構性破壞。

  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耶魯大學全球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史蒂芬·羅奇表示,就中國的情況而言,需求側管理和供給側改革兩個方面都可以發揮積極作用。在國際金融危機時期,中國採取的前所未有的4萬億經濟刺激計劃取得了成功,很快拉動了經濟增長,但這只是短期效應。該計劃導致宏觀經濟結構、政府債務、影子銀行等問題惡化。中國並沒有像其他國家一樣陷入金融危機泥潭,但仍需結構性改革才能解決長期的經濟發展問題。

  結構問題應用創新解決

  羅奇認為,目前中國經濟的結構性問題較嚴峻,實現從依靠出口和投資拉動經濟增長向以消費拉動增長的轉型很難。中國如果過於依賴短期的需求側措施,僅靠國際金融危機時出臺的刺激措施無法完全解決結構性問題。

  200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埃德蒙·費爾普斯表示,中國經濟增長中有一部分由本土創新推動。為了規避“中等收入陷阱”,中國應對絕大部分産業進行更大規模的創新。目前中國需要將技術從東部沿海地區向中部地區轉移。先進技術的擴散是促進中國經濟體量增長的重要因素,同時要繼續延續西方對中國的技術轉移。

  張維迎表示,目前中國GDP增長在一定範圍內與就業的關係並不密切,經濟發展中的結構問題不是增長率能解決的。企業家更願意做長遠的創新,應當讓企業家有更多自由,取消很多管制,使司法更加獨立和公正,使産權得到有效保護。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